暑期补课开启“地狱模式” 小学毕业生从早学到晚

教育新闻中国青年报2018-07-16 09:26

令人纠结的小升初终于尘埃落定,新初一的快慢班分班考试又来了

暑期补课开启地狱模式

“妈妈我都懵了,学过的东西试卷上都没有出!”虽然已经过去半个月,李悦儿仍然清楚地记得自己参加过那场“小升初”考试后被伤害的感受。

李悦儿生活在河南郑州,今年“小升初”。不久前,她参加了一所民办学校的招生考试,试卷中“博物馆套餐”和“小鱼儿与花无缺”等题型,都是李悦儿完全没看过的知识。

李悦儿参加的这次考试,后来被很多家长发到微博和朋友圈中,质疑这种连家长都茫然的试卷是不是在“难为”孩子。

其实,被“难为”的孩子不仅在郑州,“难为”孩子的也绝不仅是这样一次考试。

当不少孩子和家长终于熬过了小升初的纠结和煎熬,以为可以利用暑假好好放松的时候,他们迎来的却是一个“假暑假”,因为这是一个比上学还要繁忙的暑假。

“我们是6月20日离校的,出去玩了一个星期之后,便迎来了补习培训,一直要到8月20 日,每天从早上9点开始上课一直到晚上8点。”江苏省的一位小升初孩子家长鲁女士说,“为了能让孩子的体力跟得上,我又给孩子报了游泳班,早晨可以锻炼一到两个小时。这样,孩子每天清晨6点多出门,结束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了,没有一点儿喘息的机会。这就是我们当地典型的地狱式暑假。”

初一分班考达到初三的难度 小学毕业生从早学到晚

其实有不少家长与鲁女士类似,本来对这个暑假有很多期待,但是,突然发现身边很多孩子都在紧张地备考。

比如北京的孙女士。

孙女士6月底带着儿子到了北非,开始了期待已久的毕业旅游。但是,仅仅一周后便提前结束了行程,“中学通知报到时间,什么也没说,但是让孩子带文具,显然是要考试呀,其他孩子早开始准备了,我们只能回去‘备战’。”孙女士说。

孙女士所说的考试是一些中学对新初一学生进行的分班考试。通过考试,成绩好的学生就会被分到“实验班”,成绩一般的孩子就会进入“普通班”。“大家都说,实验班配备的老师和讲课进度都跟普通班不同。”孙女士说。

河北石家庄的大壮,今年也是“小升初”大军的一员,正在马不停蹄地辗转于考试与训练班中:6月26日结束小学期末考试,6月27日到7月9日进入培训班集训刷题,7月10日到15日参加报考的初中组织的夏令营,在夏令营中完成分班考试。

大壮的妈妈章霞介绍,如果能考入“尖刀班”,不仅学的内容可能跟其他班不一样,而且还能免除所有学费(大壮即将进入的中学是一所民办学校)。“分班考选的大多是提前修读过初中知识的‘牛娃’,这正是‘尖刀班’的目标对象。”章女士说。

越来越多的孩子为分班考备战,分班考的难度也在逐渐加大。大壮所在的培训班每节课都会给孩子们准备一套往年各学校的“分班考真题卷”。“大壮刷过的一套英语题特别难,据老师说已经达到‘初三易错题’的难度。”章霞说,“我一个教英语的朋友说,把那套题刷完了,中考也就差不多了。”

虽然教育管理部门多次强调,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能以任何名义按层次设重点班、特色班、实验班,但是,学校分班的情况依然普遍存在。不让分班,分班考自然也是不被允许的。因此,分班考虽然存在,但是存在得相当神秘:学校的通知不会出现“分班考”字眼,也不会早早告知小升初的孩子们哪天进行分班考。所以,很多孩子只能漫无目的地准备着,培训班报了一期又一期。

北京的小学毕业生李嘉,6月中旬之后就跟学校请了假,全力备战分班考。家长先给他报了一个10天的奥数班,结束之后又在一个机构报了语数外三科的“分班考”培训班,同时在另外一个以语文见长的机构再报了一个语文的提高班,这样,李嘉每天第一节课是早上9:30,上完最后一节课是晚上8:30。

“求求你分班考快来吧,否则我就挂了。”已经坚持了很久的李嘉每天在小学的同学群里倒苦水。

从小学到初中 从快乐到应试 小学到初中隔着的是鸿沟?

“除了分班考,我们还报了初一先修课,”章霞说,“这就没有分班考的班那么辛苦了,语数外三科,每天一个下午。”

确实,很多小升初孩子的暑假并不全被分班考占用了,很多孩子还会用暑假提前学习初一课程。

为什么一定要提前学呢?

“孩子在小学的时候学习完全没有压力,没有升学考试,学校平时考试也没有排名,每个孩子都以为自己学得很好,到了初中有了中考的压力,孩子不提前适应肯定不行。”北京的家长王先生说。

王先生的话在一位初一班主任那里得到了印证。

宋老师3年前研究生毕业,在北京一所中学任初一年级的班主任,“我这一年没干别的,光教学生习惯了,不少学生连记作业都不会,有些学生经常不写作业,跟父母出去聚餐都能成为不写作业的理由。”宋老师说。

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之争在教育界由来已久,经过多年的改革,素质教育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但是不少“过来人”却说,“其实,素质教育仅仅存在于小学。”

“我儿子小学几乎没有上过课外班,但是从上中学那天起我就后悔了。”江苏的钱盛先生说。钱先生本科、硕士、博士所学的专业都与教育学、心理学相关,一直秉承素质教育的理念,整个小学阶段都让孩子在轻松快乐的气氛中度过。“但是自从上了初中,中考似乎一下到了眼前,我们这里考高中比考大学都难,中考的淘汰率很高,不夸张地说压力真的像山一样涌来了。”于是,从初一开始钱盛给儿子报了语数外三科加上物理课外辅导,而且每一课都是“一对一”。孩子的时间全部用来学习,家长的钱袋子也在快速缩水,一家人压力都很大,小学时候家中“母慈子孝”的气氛完全没了踪影,经常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彼此爆发争吵,“早知应试压力如此排山倒海,我绝对不会让儿子小学一直傻傻地快乐,应该把压力分散一下。”钱盛说。

在很多家长眼中小学和初中之间似乎隔着的绝不仅是一个暑假而是一条鸿沟。“我们周围有的孩子在强压之下整个暑假仅剩下了9天,小学的快乐学习、素质教育一下消失了。”章霞说。

中国的家长对孩子的学习一向从不马虎,当家长们发现了小学到初中这道鸿沟后,就会想办法来填补。

章霞介绍,他们报考同一学校的家长建了一个“小升初夏令营”的微信群。中考放榜后,群里的家长们纷纷化身“福尔摩斯”,根据每个学校考上600分的人数推断出今年中考的学校排名。家长们要对石家庄的各个初中做到“心里有数”,平日里,家长们在群里讨论最多的是初一生物、历史、地理上下册课本的购买方式。“能借的都借完了,没借到的就靠买。”章霞说。

难题会做 简单题出错 “机械式刷题”存在后遗症

小升初的焦虑必然会向下传导。

浙江家长王佳琳的儿子今年9月即将上六年级,前两天她刚刚去学校开了家长会,“学校请了杭州知名民办学校的语数英科老师来传授初中学习。说直白点,就是给家长们讲小学如何为中考做准备。”王佳琳说,“完全以分数为导向,以中考为目标,3年下来再有灵性的孩子也压扁了。”

虽然王佳琳对这种提前学的行为很不赞同,但是,压力还是来了:“别人都开始准备了,我们一点儿不准备肯定会吃亏呀!”

确实,有人已经吃亏了。

北京的家长付先生吐槽,今年小升初想选海淀区一所著名的中学,结果因为孩子小学期间没有奥数杯赛的成绩,最终连考试的机会都没有得到。

这种“血淋淋”的例子必然会被“广为传颂”,于是,越来越多的孩子进入提前准备的大军。

然而这种提前学、疯狂的刷题在给孩子带来机会的同时,也在默默地伤害着孩子。

甘肃一位开辅导班的魏先生介绍了他们的“提前学”的授课方式:比如针对初一数学,先把小学的重点难点全部梳理一遍,再以授课的方式帮助学生预习初中的知识。“我们并不把知识点给学生讲透,只是给他们普及初中的难度。如果讲通了,学生上初中后会出现‘不听讲’的情况,打乱正常上课的节奏”。

魏先生所说的情况不知是否具有足够的代表性,但是培训班经常“不重过程只重结果、让学生死记解题步骤”的刷题模式确实十分普遍。

而这种机械刷题模式的后遗症已经在学生身上显现了。

北京一位小学三年级学生家长栗女士介绍,这次期末复习时老师出了一道数学题:小明从家到学校距离两公里,小明走出一公里后发现有东西忘拿了便回家去取,然后再去学校,问小明一共走了多少公里。

“这种题型老师之前也讲过,但是稍微换了换,全班80%的人都做错了,很多孩子都在外面学着奥数,难道难题会做了,简单的题就不会做了?”栗女士说。

比如这道题:骨笛中不同音高之间的关系很接近我国春秋时期著名的三分损益律,根据给出的相关步骤,推出“羽”的频率是“宫”的多少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表示,这种考试模式才是发展方向,而不再是原来的那种简单把课本知识迁移到试卷上的浅显题目。

“采用刷题为主的教学,我们晚上8点就能下班,但如果要培育学生解题的意识,那可能就得10点才能下班”。魏先生说,有些教育理想的人还是愿意用第二种方式培养孩子,但是,现在的教育生态似乎已经让深陷其中的人无暇讨论教育方式的对错了。正像章霞所说,“我深知身边的教育环境已经出现问题,却也只能被各种培训班的浪潮裹挟着向前走。”因为,学校的高门槛,再加上家长的恐慌,已经成了学生身上卸不下的“担子”。不继续就会被落下,即使有可能是短时间内的落后,又有哪位家长能心甘情愿看着孩子落后呢?

(文中学生均为化名)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樊未晨 实习生 徐怀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