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女子捡来脑瘫女儿照料7年 负债20多万不放弃

热点资讯成都商报2018-07-10 07:40

7年前,四川乐山的王桂群在城里捡到一个弃婴,明知是脑瘫但她没有放弃,悉心照料和奔走治疗,并为此背负了20多万元的债务。如今,这个脑瘫女儿已经可以慢慢独立行走,王桂群每天在家为女儿做康复训练:“我希望她真正站起来!”

乐山女子捡来脑瘫女儿照料7年 负债20多万不放弃

为节约费用,在家为女儿做康复训练

7月9日,天气闷热,在乐山市五通桥区冠英镇黄益塘村的一处农家小院里,45岁的王桂群在堂屋里铺开一张席子并垫上床垫,开始了她每天必备的工作——为女儿做康复训练。

听到妈妈的呼唤后,小佳荟扶着门和墙从卧室里歪歪斜斜地走了出来。王桂群用脚底压着小佳荟的脚背,双手扶着她的膝盖处,小佳荟下蹲后又努力站起来。看似很简单的动作,但对小佳荟来说,却很费力。王桂群说,这主要是训练她的腿部力量。

10分钟后,王桂群又压着小佳荟的脚,让她反复做仰卧起坐。“这训练她的腰部力量。”对于每天的康复训练,王桂群已经习以为常,“还有给她腿上绑3斤重的铅块,练习抬腿,还有在跑步机上练习跑步。”

提到跑步机,王桂群解释说,“这是托别人在网上买的,花了1800元,如果去医院做康复训练,每次跑步机跑20分钟就要40元。”之前每次进城做一整套康复训练就要200多元,王桂群说,实在承受不起了,从今年开始她就在家里自己给女儿做训练。

乐山女子捡来脑瘫女儿照料7年 负债20多万不放弃

7年前捡回弃婴,明知是脑瘫也没有放弃

趁着休息的间隙,王桂群介绍说,7年前的夏天,那时她在乐山城里给别人做家政服务。一天早上路过河边时,突然听到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循声看去,她发现一个被人丢弃的婴儿,感觉当时快要不行了,“我来不及多想,就直接抱到医院去了。”

“我记得医生当时说,再晚来半个小时就没救了。”王桂群说,经过抢救,这个小生命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由于孩子长时间缺氧患上了脑瘫,以后肯定要花很多钱。

当时回家跟丈夫张希春一商量,他也没反对,但是其他村民听到消息后,都劝他们把孩子丢了,“毕竟也是一个生命啊。”王桂群很固执,“既然到了我手里,也算是缘分,不忍心把她丢了,怎么都要治疗她。”

从医院回家后,夫妻俩去民政部门办理了领养手续,给她取名佳荟,像亲生女儿一样照顾着。然而,很快医生的告诫变成了现实,由于孩子神经系统受损,四五岁了还不能站立。从此,夫妻俩带着女儿走上了漫漫求医路。

2015年,小佳荟接受第一场手术。之后,每天王桂群都带她进城去做康复训练,“除了周末,不管刮风下雨,早上六点多就背着她出门去赶公交车。”回想起这些,王桂群觉得很心酸,“更难的是经济压力,每个月四五千元的康复费,像个无底洞。”

不过,在去年接受第二次手术后,小佳荟有了明显的好转。“我记得去年冬天的一天,她突然能简单地走动了,我兴奋得不得了。”王桂群说,当时小佳荟还问她“妈妈我能走了,你高兴吗”,她热烈盈眶连声回答“高兴高兴高兴”。

乐山女子捡来脑瘫女儿照料7年 负债20多万不放弃

女儿即将读小学 希望她能真正站起来

因为要照顾小佳荟,王桂群寸步不离,只有张希春一人出去打零工,让这个家庭的经济十分窘迫。据王桂群介绍,两次手术以及这几年来的康复训练,让他们欠下了20多万的债务,“都是跟亲戚朋友借的,只有慢慢来还。”

手术后的小佳荟,本应该在医院继续接受治疗和康复,但由于经济原因,她只能回到家里,在妈妈的帮助下接受康复训练。不过,在王桂群看来,这也是无奈之举,如果经济条件许可,她当然更愿意带女儿去医院做康复,效果应该要好一点。

“妈妈,我想对你说一句悄悄话。”做完当天的康复训练后,小佳荟依偎在王桂群的身边,凑近她的耳朵说,“妈妈,我爱你。”王桂群微微一愣,抱紧了小佳荟,“妈妈也爱你。”

据黄益塘村文书、妇女主任王会明介绍,王桂群坚持照料捡来的脑瘫女儿不放弃,并欠下巨额债务,当地政府也对他们家进行了帮助,享受到了精准贫困户、低保户等的一系列政策,也希望有更多的好心人来关心和帮助这个从坎坷中走来的家庭。

今年9月,小佳荟即将读小学了,王桂群将陪读。“还好我当初没放弃。”看着女儿慢慢好转,王桂群说,她一定会继续坚持下去,希望并相信她一定能真正站起来。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顾爱刚 摄影报道

编辑 官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