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开展惠农补贴“清卡行动” 200余名干部被查

热点资讯成都商报2018-07-09 08:14

凉山开展惠农补贴“清卡行动” 200余名干部被查

冕宁县青纳乡南安村群众查看“清卡行动”通告

凉山开展惠农补贴“清卡行动” 200余名干部被查

冕宁县纪检干部到农户家中核查“一卡通”补贴情况

农民手中有“一卡通”,政府将补助给农民的各项补贴,都直接发放到农民在开立的存折(银行卡)中,发放更加高效准确。

村组采集——村组公示——乡镇初审——县级主管部门和财政等部门审核——拨付补贴资金到代发银行——银行打卡到户……这是当前“一卡通”发放强农惠农补贴的主要环节,但是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各环节依然可能出现问题。

加大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管理问题专项治理力度,一场清卡行动正在四川全省范围内展开。

7月8日,成都商报记者从凉山州纪委监委获悉,今年以来,凉山州结合省纪委“3+X”专项治理部署,创新开展强农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清理(简称“清卡行动”),取得了阶段性成效。目前,全州清理发现收集问题线索500余件,立案查处各级违纪违法干部200余人次,清退、追缴资金700余万元。

村支书将50亩退耕还林面积

记在妻子名下

上个月,在凉山州冕宁县麦地沟乡软心沟村,举行了一场村民代表大会,村党支部书记莫某主动在会上做了检讨,“我也是一时糊涂,才将剩余的50亩退耕还林面积登记在了妻子名下,我现在知道错了,恳请大家原谅。”

今年4月,冕宁县审计局对全县的强农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进行专项审计调查。据冕宁县财政局审计局局长朱国刚介绍,在对软心沟村进行审计时,发现三名村干部一家领取了数十亩的退耕还林补贴,随即,审计局将问题线索移交给冕宁县纪委。

据冕宁县纪委调查,2017年,莫某、解某、惹某分别多领取退耕还林补贴2.5万元、2.25万元、1.5万元,用于个人家庭开支。2016年,软心沟村新一轮退耕还林面积达1600亩,经村“两委”(即村党支部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研究,将退耕还林的指标分配给四个村民小组。在村民小组参与退耕还林面积分配后,莫某、解某、惹某将各组分配后剩余的125亩面积,分别登记到各自妻子名下,各自分到50亩、45亩、30亩。今年6月,莫某、惹某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解某被取消预备党员资格,违纪所得收缴。

冕宁县青纳乡政府南安村的两名村干部主动到纪委,说清了他们侵占生态公益林补贴资金的问题。2011年,南安村负责分配本村生态公益林的冯某和张某,以看管山林为由,从全村2589.9亩公益林中划出了427.9亩进行私分:冯某名下多了257亩公益林,张某名下多了170.9亩公益林。

据查,2011年至2016年,冯某从多占的生态公益林中违规领取公益林生态补贴20174.5元,张某违规领取13860元,曾某(文书)违规领取4602元。6月12日,三人将违规领取的公益林补贴资金全部退交到青纳乡纪委。6月19日,鉴于三人已主动纠错,主动说清问题,并上缴违纪款,积极配合调查核实,具有从轻情节,经冕宁县纪委研究决定,冯某、张某免于党纪处分,由青纳乡党委、乡纪委对他们进行书面诫勉,对曾某进行批评教育。

“‘清卡行动’震慑作用明显,一些基层干部主动来纪委交代说清问题。”冕宁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范洪春表示,截至目前,冕宁县已有52名基层干部主动向纪检监察机关说清问题,涉及补贴资金近100万元。

救灾股长与人合伙

套取特困群众生活救助金200余万元

实际上,这只是凉山州开展“清卡行动”的一个缩影。今年2月,凉山州喜德县纪委监委查处了一起套取惠农补助资金案,该县民政局救灾救济股股长程鹏菲、工作人员郑贵林利用职务便利,一年内6次套取高寒山区农牧民特困群众生活救助资金累计200余万元。程鹏菲利用负责汇总发放花名册的职务之便,与郑贵林合伙借用他人身份证和银行卡信息,以一户多人的形式将信息多次复制粘贴到24个乡镇资料中。一年时间内,两人分6次虚报611户4517人,套取资金208万元。随后,程鹏菲、郑贵林被依纪依法给予处理,并移送司法机关。

今年4月4日,雷波县溪洛米乡人民政府乡长冯莹盈,主动到雷波县纪委监委自首,承认自己私自取走了老百姓存折上的扶贫款。经查,2012年,时任一车乡副乡长的冯莹盈利用分管一车乡民政、低保等工作之便,多次从该乡67人67张雷波县农商银行存折中挪用雷波县民政局下发的失依儿童补助金共计人民币885315元,用于赌博和偿还高利贷。4月9日,雷波县纪委监委将冯莹盈开除党籍,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政策有了,补助到了,发放‘路上’却出了问题。”案件背后暴露出的是,强农惠农补贴“一卡通”的突出问题。“惠农补贴项目多资金多、管理的部门多、公开公示不到位,群众对享受补贴是本“糊涂账”。”农户持卡少则2至3张,多则10余张,很多农民对自己有哪些补贴、补贴多少,根本搞不清楚,“人在卡不在”“卡在人不在”“人不在卡也不在但补贴在”的现象不少。

目前,凉山州仍有11个国贫县、1118个贫困村、贫困人口49.1万,去年全州扶贫投入175.5亿元,分散在1618个村,监管难度大。一些部门监管责任不落实,项目一批了事、资金一拨了之,一些基层干部作风不扎实,补贴信息采集有水分、动态更新不及时、监督审核走过场,导致贫困群众补贴滞留4.5亿元。

“清卡行动”

核清发放的各类补贴卡738万张

4月20日,凉山州全面启动为期5个月的“清卡行动”,围绕“清什么”“怎么清”,州、县、乡、村四级联动,组织3万余人次,经过40多天的走村入户、统计分析,核清发放的各类补贴卡738万张,其中社保卡351万张、惠民卡387万张,涉及14个州直部门、8家金融机构531个网点,2017年各项财政补贴共61项、96亿元。

凉山州还督促财政部门牵头梳理审核补贴项目、资金,相关职能部门提供到户明细表,银行清理统计办卡打卡发放情况,乡村逐户核实、群众签字认可、张榜公示。同时,建立凉山州州委、州政府负总责,州纪委监委、财政、审计等部门牵头,民政、农牧等14个相关部门负主责,县、乡、村抓落实,贯通上下、联动左右的责任体系。

凉山州“清卡行动”中,被查处并开除公职的第一人叫卢国华。前不久,会东县纪委监委收到当地农牧局的举报,和审计机关移送的问题线索,反映2017年会东铁柳镇的耕地地力补贴款发放存在异常,红花村的一户村民杨某名下拥有2012.4亩土地,共计领取补贴款252193元。收到举报后,会东县纪委监委立即成立调查组前往核查。经查,铁柳镇财政所副所长卢国华利用职务之便,按每户10%的比例擅自调减全镇农户耕地“地力保护补贴”面积2008.25亩,并将调减出来的面积全部划到了自己亲戚、铁柳镇红花村农户杨某名下,杨某本人实际补贴面积只有4.15亩。

随后,卢国华受到开除公职处分,违法所得被收缴,并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目前,卢国华贪占的耕地地力补贴款全部被追回,并发放回了铁柳镇的村民手中。

清退、追缴资金700余万

正在推进“一卡”发放管理

7月8日,成都商报记者从凉山州纪委监委获悉,目前,凉山州清理发现收集问题线索500余件,立案查处各级违纪违法干部200余人次,清退、追缴资金700余万元。同时,县(市)发布公告,敦促违纪人员主动交代说清,目前已有125人次主动投案,涉案金额600余万元。

凉山州纪委监委负责人表示,作为纪检监察机关就是要扛起监督责任、强化精准监督,让一笔笔“造血钱”真正惠及群众。

针对“一卡通”查出的问题,凉山州将按照“一户一卡、卡随人走、收支清楚、安全便捷”的目标,积极探索可借鉴可复制的做法,抓源治本强监管,确保补贴资金及时安全足额落实到户到人。

“凉山的强农惠农补贴项目就有61项,仅冕宁县就有48项,涉及的部门有10多个。”在采访中,冕宁县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陈建明建议,在省、州、县三级专门设置一个相应的监督管理办公室或是管理局,由该机构监督管理强农惠农补贴资金,并监督其他部门的审核,再授权银行发放。

名为“一卡通”,实际上发放强农惠农补贴资金的涉及多家银行。目前,凉山州正在推进“一卡”发放管理,坚决打破利益格局,在调研论证的基础上,以县(市)为单位,择优比选一家金融机构,逐步实现所有到户惠民资金通过一张卡兑现,督促金融机构加强网点建设、提升服务质量。制定“一卡通”管理办法,坚持由群众保管使用,严禁私自保管代管、违规扣留扣压,严禁资金滞留、代扣代缴。

成都商报记者 江龙 摄影报道

(部分图片由凉山州纪委提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