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宝寨:“吓”退石达开的悬崖堡垒

旅游休闲封面新闻2018-06-28 10:46

150年前,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全军覆灭于四川安顺场。这场兵败,很大程度是因之前石军在宜宾横江大战中折损4万主力。

鲜为人知的是,在宜宾长宁县有一处古城堡也曾狠狠困扰过石达开。这,就是“大西南第一空中城堡”天宝寨。

天宝寨是一处令人绝望的古代要塞:它位于1000米高的绝壁上,一半伸向山体内,一半“外挂”危崖,战时机关重重,陷阱密布,连同附近的仙寓洞,最多可容上万人。

那天上午9点过,一片昏黄的太阳在云雾中隐现,我们拾阶而下,来到一座“三十六计”岩上壁画前。有石碑记载,1997年,当地人岩面凿了三十六计,每一计配有经典战例图画。

山路多呈“Z”字型,迤逦而上,好几处都陡峭笔直。很多地段破损未修,泥草填垫,看上去平实,踩入后马上发现是个坑。

汗流浃背走了两小时,终于走到天宝寨下方约七八十米的地方。仰头看,雾岚流动中,古寨时隐时现,有点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飘逸。

眼前的天宝寨,原是一个天然岩腔。它长约1500米,高20米,宽10米左右。上为悬空绝壁,下是千仞削壁。从西入寨要途经13道坚固的石寨门,处处暗藏杀机。当地人说,连同附近的仙寓洞,最多可容纳上万人,任何凶悍的入侵者恐怕都不敢乱来。

难怪当年,太平天国悍将石达开也不得不在这“天敌”面前低头。

1856年春,太平天国发生“杨韦之乱”,受天王洪秀全疑忌的翼王石达开愤愤然率10万精兵离开天京,南征北战,6年来辗转大半个中国。1861年夏,石军由湖北利川进入四川石柱,8月兵指西南。此时,清军四川提督唐友耕忙集结云、贵、川、陕等多地兵力20万阻击石军。

11月底,8万名石军直指宜宾。石达开派人打探川南关隘,很快看中了长宁县天宝寨。

之前,清代咸丰年间,官府为防御石军而斥巨资修建了这处空中堡垒。完工时间大约在1860年春。

1862年3月底,石军的前锋抵达长宁,踞守天宝寨山下。

这一年5月初,山风飕飕,天气燥热。石达开选派探子收买了两名药农,悄悄爬上天宝寨边侧侦查过。他们了解到的情况令人沮丧:守寨官军约1200人,已提前在各洞穴藏有军械、粮食、衣物,并建有畜禽场所,山泉水源充足。寨子中间筑两层哨楼,还有小分队巡逻放哨,一旦发现敌情即鸣锣吹响牛角号,号声呜呜回荡在整个山谷,兵士须臾即可操起家伙投入战斗。

天宝寨各个洞内,陷阱遍布,机关诡秘,很多暗道在茅草荆棘的遮掩下曲曲弯弯,直通万丈悬崖边。有不少工事开凿在山体里面。别说敌人,就是自己人不小心走错道,也会落入布满铁藜竹尖的陷坑内,性命难保。

石达开当然不甘心轻易收手,他和部下商议认为,一旦在四川境内拥踞这座天宝寨,便有了一处天然制高点和给养储存地,既可北扼长江,又能南守云贵,进退自如。

清人王之春《清朝柔远记》记载,1862年5月底的一天,浓雾弥漫着巍峨的川南群山,疾风将竹林树叶吹得哗哗作响。石达开亲选400名精壮军士,一一为他们饮酒壮行,令其带着绳子找到低矮山体处,穿过修竹密林,吊上半崖,摸近天宝寨,突然向城垛里的守军发射弓箭。

防守天宝寨主洞的官军大约200多人,他们很是沉得住气,先是藏在地洞里,等石军攻到寨下搭云梯时马上出手,九节炮、冲天炮和弓弩箭镞等疾风暴雨般炸射下来。爬城的100名石军来不及惨叫,霎时被射成了刺猬,血染山谷。另一队石军悄悄爬到仙寓洞侧后方,企图从山顶吊下来偷袭,但因山势过于陡峭湿滑,没能如愿,大多被官军的竹钩套进山洞,无声无息地被杀死了。

山下如蚁般的石军望洋兴叹,一点帮不上忙,纷纷转过身去,不忍看着自己的袍泽兄弟就这样惨死在自己的眼皮子下。

10多天后,300名石军死士再次偷袭,他们背着数十捆沾了火油的干草,趁月色攀爬上岩。守军听到动静,忙居高猛放火箭。有的还倾倒了几大桶滚烫的开水。石军哀嚎滚地,被烧死的兵士的尸体堆满一小山谷,烫伤者也不计其数。300多人中仅25人逃回来。

两次攻袭失利,活着跑回来的石军仅50来名,个个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次日早上,天色阴沉,很快下起大雨。石达开站在山下,望着巍巍天宝寨和脚下横七竖八的尸体,长叹一声,下令不再进攻。

《太平天国史译丛》记载,当时,在宜宾长宁县耽误了几周后,石达开失去了南下的最佳战机。又辗转数月,1862年11月18日,石军长途奔袭,在金沙江南以横江石城山为中心的川滇交界地区,与清军展开了极为血腥的横江大战。到1863年1月31日战事结束,石军丧师近4万,北渡长江的计划再次流产。而此时,唐友耕调来了更多的黔军、滇军协同作战,要将石达开困死在四川境内。

1863年6月初,已成疲惫之师的石达开军无奈转战到石棉县安顺场。此时连日洪灾暴雨,山野浑黄,石达开亲选5000名精锐,集结船筏,不料河水陡涨,为70年不遇,可怜5000兵士尽葬滔天洪水。

1863年6月下旬,石达开决定舍己全三军,带儿子和亲信投降。但2000名将士均遭唐友耕清军失信杀害。随即,石达开父子被押解到成都科甲巷大狱,不久受凌迟处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