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岁“背包客”推着板车 从广州徒步走回广安

热点资讯成都商报2018-05-14 07:37

从广州市白云区三元里,到四川广安市武胜县金牛镇,地图显示1700公里。

这段距离,75岁的陈青山决定,自己拉着平时拾荒用的板车徒步回家。他说,他想靠自己的力量去完成。

2016年12月27日,陈青山从广州正式出发,一路上惊险不断,被车挂到连人带车滚进水沟、翻黔渝交界天星坡(音)时摔下10多米高的荒坡……当然,沿途他也遇到了不少好心人,小学生、背包客,素不相识的路人,他们帮他推板车,送他打印地图、送他食物。

直到5月7日,老家镇政府和派出所工作人员得知情况后,专程开车前往重庆长寿区石堰镇,将徒步到此的他接回老家。镇政府准备接下来让老人到敬老院居住,所有费用都由政府负担。但陈青山对此似乎并不领情,他打算在老家休整一个月之后,拉上板车,带上干粮,继续上路,去西藏或九寨沟看看,“如果能活得更久,我还想周游全国。”

决定

带上锅碗瓢盆,7旬老人拉板车徒步回家

2015年秋天,在广州流浪了整整10年的陈青山,突然有了回老家看看的想法。

“就是回去看看亲戚这些,看看家乡这些年的变化。”陈青山75岁,广安市武胜县金牛镇人,家里排行老三,下有一个妹妹。上世纪八十年代母亲去世后,这个自称“内心很孤独,想出去走走”的单身汉,独自前往广州,最开始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后来靠捡拾破烂为生。

陈青山上一次回家还是2005年,但在老家待了不久,便再次乘火车回到广州。在广州,白天是一个到处捡破烂的拾荒匠,夜幕降临,他则成为在街头随便哪里都可以躺下睡一晚的流浪汉。

“(捡破烂)一个月有几百块钱,拿来买烟,或是买酒。”在广州流浪11年的日子里,陈青山会捡地上丢弃的烟头抽,捡到废报纸要看完上面的新闻后,才舍得拿去废品收购站卖掉,好心人会送他食物,但他也自己买米煮饭,或去吃别人吃剩的盒饭。有时,他会自己掏钱去买一份盒饭,吃个精光:“(盒饭)最开始才四块五一份,后来涨到10块钱了。”

尽管过着流浪生活,但陈青山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老家的妹妹打电话问候平安,他一直记得妹妹家的座机号码。因为自己没有手机,大多数时候,他会借路人手机给妹妹打电话,“好心人还是多,也不收我钱,但毕竟是别人手机,也不好多讲,每次讲两三分钟就算了。”

最后一次给妹妹打电话,是在2015年秋天。他露宿街头睡觉时被人打伤右眼,身上为数不多的现金也被抢走。他在电话里告诉妹妹,自己打算回老家看看,但身份证丢了不能买火车票,自己打算走回来。

“这么远,你走得回来?”70岁的妹妹陈谷英认为哥哥开玩笑,不以为然。这是兄妹俩最后一通电话,随着老家座机坏掉,陈谷英再未接到哥哥的电话,她不确定,哥哥后来否真的会徒步回家。直到几天前,哥哥被其老家金牛镇镇政府工作人和派出所民警送到自己家里,陈谷英才相信:那个固执的哥哥,竟然真的从广州走回来了。

跟妹妹通电话的那个秋天,陈青山并未立即回家。他在广州又待了1年多才正式出发,他解释说:“我这个人随意得很,想走就走。”2016年12月27日,陈青山说,早上吃了几个面包后,他就将平时生活用品搬到木板车上,板车是他一年前靠拾荒攒下的550元钱买回来的。他将平时煮饭的锅、碗、干粮、捡来的衣服、一床破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一股脑儿地搬到板车上。当然,还有那本捡来的小学生新华字典,也放到了板车上,“舍不得卖,我平时要看”。

出发的时候,他身上只有几十块钱,但这并不足以让他对未来的行程担忧。“就一边走一边捡破烂嘛,总会走回去的。”陈青山这样想,他听说过“背包客”这个词,这辆载满物品的板板车就是他的背包。出发前,陈青山找来两块废旧的塑料薄膜,遮挡好板车,从广州白云区三元里,正式出发。

旅途

好心人送了两份地图,为他勾画路线

对于自己的这个“壮举”,陈青山事先并未预定详细的计划。

11年前,从重庆坐火车到广州时的路线,他依稀记得。他打算沿着当年火车载他到广州的方向,走国道省道,从广东经广西、贵州、重庆,然后回到广安老家。

陈青山拉着板车从广州三元里出来,路途都还算平坦,但进入广西境内后,爬坡道路开始多起来,这让他感到有些吃力。原本,他计划每天走一二十公里,但有时候遇到陡坡,一天只能走一公里左右,遇到太陡的道路,他会双手抓住一边的车轮,用尽全力向前移动一丁点,然后用拖鞋垫在车轮下,再以同样的方式移动另一边车轮。

陈青山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2017年春夏之交,他拉着板车进入广西宛田境内。一个傍晚,他将板车停在斜坡道路上休息时,忘记用石头挡住车轮,手中的烟才点燃,车子突然后退,他赶紧去追车,结果连人带车一同滚进路边排水沟。因为腿受了伤,他便用塑料薄膜在路边搭了一个简易帐篷休养。

在帐篷里住了20来天,一名热心人得知他的计划后,给他打印了两份地图,并为他重新规划了一条路线。“他说这条路比我自己计划的那条路要近四五百公里。”陈青山将两份地图小心翼翼装在一个白色塑料袋子里保存。

5月11日,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见到了陈青山保留的这两份地图,因经常翻看折叠,地图已显得破旧,一些字迹变得模糊不清。地图上的黑色粗线,就是陈青山后来徒步的路线,起点是桂林,走321国道、209国道、319国道,经湖南怀化、凤凰,过重庆酉阳、彭水、长寿最后到达广安,全长1143公里。

陈青山说,他一路上遇到了很多好心人,有素不相识的人给自己送饭,有放学的小学生帮自己推板车,有路过的背包客走上来跟自己聊天,送小吃、饼干或香烟。天气热的时候,他白天就躲在路边树荫下休息,晚上借助月色赶路。睡觉很简单,和以前在广州流浪时一样,随意躺在地上就可以睡觉。

惊险

一路上遇险七八次 ,曾翻下10多米荒坡

回家的路,并不好走。

陈青山说,去年在翻越重庆与贵州交界的天星坡(音)时,差点丧命。出事那天早晨,他从山顶拉着板车刚沿着坡度很陡的道路走了一两百米,脚下不慎踩滑,一屁股坐在地上,但板车并未停下来,反而推着他继续朝公路下边滑行。

“当时就想今天死定了,没得法,死期到了。”板车推着陈青山滑行10多米后,拐弯,冲出马路,陈青山和板车一起翻滚下路边十五六米高的一处荒坡。幸运的是,荒坡上除了刺、荒草,并没有乱石,陈青山没有受伤。他将车轮从车架上卸下来,准备扛到公路上后再重新组装。这一幕刚好被两名路人看到,他们沿着一条羊肠小道下来帮忙将东西抬上公路。

这次突发情况耽误了陈青山一天的时间,他将板车重新组装好,将散落一地的物品搬到板车上,附近一位村民让孩子给他送来了饭菜。

“一路上,遇到的危险有七八次。”陈青山说,有时候是被摩托车挂到,或者是被行驶的汽车擦倒。

2017年12月17日下午,陈青山拉着板车经过重庆市彭水县鹿角镇鹿角一号隧洞口时,板车不小心翻到在路边水沟里,车上东西散落一地。当时,鹿角镇派出所副所长李雄和民警陈文刚出警返回派出所时刚好碰见,二人见状立即下车帮忙将板车从沟里抬了出来,又从地上捡起散落一地的塑料瓶子、包装纸块、塑料袋、衣服、锅等其他物品。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从鹿角派出所处证实确有此事。李雄告诉记者,当时他们本打算买下老人板车上的物品,然后送他乘大巴车回家,但老人拒绝了,“我不想给国家添麻烦,谢谢你们的帮助”。无奈之下,李雄和同事回到镇上买了一些方便面、饼干、面包和矿泉水送给陈青山,两人还打算再给一些现金,但被陈青山拒绝,“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吃的东西我收下,钱我一分也不要,你们忙,赶快回去吧。”。

陈青山说,他不会主动去乞讨,也不会要别人给的钱。此前,自己被一辆行驶的小车擦倒,交警到了现场,“我没有找对方(司机)要一分钱,我本来也没受啥子伤。”

乐趣

没事儿就翻新华字典,一路上字典都看完了

陈青山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从广州到重庆的路上,途中曾多次遇到热心警察,他们都主动为他提供帮助,或是要送他回家,但都被他拒绝了,“因为他们让我坐车回家,那样的话,我板车和车上的东西就没法带走了,我不干,就拒绝了他们。”

他甚至跟提供救助的民警撒谎,谎称家里有妻子和孩子,“那是我骗他们的,不想麻烦他们(送我回去)”。2018年春节,陈青山是在重庆市涪陵区马鞍乡境内过的。当时遇到一段坡度较陡的道路,这让陈青山“感到有些畏惧”,决定过完年再走。

除夕夜,附近的天空不时出现烟花,陈青山没心思看,在帐篷里蒙着被子睡觉,“我在大城市什么没有看过,不想看了,没事儿的时候就翻翻新华字典,一路上,这本字典都看完了。”大年初四,当地一位八旬老人去世,主人家给他送去了很多肉和饭,这是他春节吃得最好的一顿。

正月十六,陈青山拉着板车继续出发。期间,陆续有人看到他。

5月5日日晚,重庆市长寿区石堰派出所接到报警称,辖区一村委会屋檐下,睡着一位老人。石堰派出所辅警文武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他和同事当晚8点左右赶到村委会时,老人正躲在屋檐下睡觉,并拒绝去派出所值班室睡觉。第二天一早,他们买上包子馒头去看老人时,对方已经起来开始走了。

“我们不放心,他一个老人,这么大年纪了,拖着板车走在路上也不安全。”文武说,派出所根据老人提供的名字信息,联系到其武胜老家派出所,并辗转联系到陈青山的妹夫。同时,他们还将此事告知了当地石堰镇政府。整整一天,派出所值班的民警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开车沿路去追老人,看看老人徒步的情况。

石堰镇政府民政办负责人熊平告诉记者,5月7日早上,他们也来劝老人先到镇政府休息,但被老人拒绝。为此,镇政府只好安排一名工作人员陪着他,给他送饭。

陈青山说,他不愿意接受救助,是舍不得自己的“私有财产”,担心被人偷了。5月7日下午两点左右,陈青山的妹夫舒衷亭和金牛镇政府工作人员、派出所民警赶到石堰镇,见到了正在路边休息的陈青山。

“你咋来了呢?”陈青山惊讶,自己的妹夫居然出现在现场,但他仍旧拒绝乘车回老家。此前,金牛镇政府工作人员得知老人的情况前往重庆时,除了安排一辆小车外,还特地安排了一辆小货车,“就是怕他舍不得板车和他的物品,这样子就可以用货车给他拉回来。”

最后,经过多番劝说。陈青山终于同意坐车回家。他的“私有财产”则装在货车上一路回家。他还是放心不下,准备爬上货箱一直守着板车,经过劝说,坐在前面的乘客位置也可以看到板车,他这才同意不去货箱。

遗憾

没走完最后100多公里,接下来想去西藏

5月7日下午,陈青山回到了武胜金牛镇,暂住在妹夫家里。

“一共走了496天。”陈青山说,但是他觉得很遗憾,到家的最后100多公里,是坐车回来的,不是自己徒步完成。他对记者一直为这件事叹气。

金牛镇政府民政所负责人黄建祥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镇上考虑到陈青山的具体情况,准备接下来安排他到当地的敬老院居住,所有费用由政府承担。但是陈青山对这个提议有些不情愿,“那里面不自由,我还想出去走走”。

陈青山觉得,自己的人生应该是一场旅行,他接下来准备去拉萨、九寨沟走走。当然,还是拉着板车,带上干粮,和以前的方式一样,他很羡慕那些沿途看到的年轻背包客,“如果活得更久,我还想周游全国呢。”

不过,一旁的妹夫劝他打消这个念头,毕竟是上了年纪的的人了。院子里,拆卸下来的轮胎和车架随意摆在院子里,陈青山的那些“私有财产”被随意散落摆放在院子里,妹妹抱怨他,所谓的“私有财产”其实就是一些没用的垃圾。

陈青山也觉得不好意思:“过两天我来收拾收拾,没用的东西我就拿去扔掉”。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王超 摄影报道

部分图据受访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