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岁老人走10年震区路 只为找到地震“元凶”

热点资讯封面新闻2018-05-13 07:45

在5.12地震十年之际,我们看见了川人的生生不息,听到了感人至深的坚强故事,也见证了大地回春伤口愈合的欣喜。有人在深情追思,有人在痛苦针扎,有人在勇往直前。但有的人,却来不及感慨和回望。

2008年5.12大地震时,四川省地矿局地质专家侯立玮已经72岁了,他和同事走进震区,走遍了所有断裂带,只为揪出地震“元凶”。

震区的路,他走了十年,如今已经82岁,在办公室戴着一副眼镜,拿起一本书,安静地翻阅着,仿佛十年变迁与他无关。可只有他自己知道,正因为看见过山河崩塌的人间悲剧,他才如此执着地去研究地震这一件事。

地震来临 72岁的他执意挺进震区

2008年5月12日,正在成都单位办公室的侯立玮感受到了强烈的震感,作为一个敏感的地质专家,他眉头一紧,“这么强的震感,非常少见,这次地震不简单!”当年已经72岁的他,已经从心里打定了前往震区调查的主意。随后,他和同事收到了国土资源部汶川地震科学调查的邀请。“侯老,您年纪那么大,要不我们几个年轻的去,你就在这里梳理后期的材料吧。”同事深知震区条件的危险和艰苦,纷纷劝。侯立玮却严词拒绝,“那么大的地震啊,我们看到那么多人受灾,我不抓出地震成因的“元凶”,我睡得着觉吗!”对他来说,这次地震是难得的科考机会,也是用他的专业能力慰藉亡灵的唯一途径。“要去,一定要去。”72岁的他,穿着蓝色衬衣和工装裤,挎着一部相机,就跳上了前往震区的车。

科考队第一站就来到了汶川,213国道几乎全线崩塌,大部分的行程全靠走路。侯立玮是这群队伍中唯一一个杵着木棒的人,72岁的他体力自然跟不上年轻人。踩着碎石路,冒着随时可能崩塌的山体,他们向镇中映秀镇牛圈沟挺近。到达牛圈沟时,侯立玮一行人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岩石遭受强烈破碎、挤压和冲断,岩块、岩屑,从莲花新沟的沟尾处的杂岩山体中下部,以爆发式喷出和高位坠落溅射两种形式,向莲花心沟大规模崩塌抛射。因受莲花心沟口对岸牛圈沟南岸的阻挡,而转沿牛圈沟堆积,后又转变为高位泥石流。曾经的青山绿水,此刻是凶猛的怪兽,吞噬着村庄和生命。“天灾不可抗拒,只有找出断裂带的具体位置,才能避免灾害带来的伤害。”

延废墟而上 救援队员:你们真的疯了

在科考的过程中,最难耐的就是心理和生理的压力。“全是废墟和伤者,我们有时候无能为力。”在北川老县城科考时,侯立玮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心理压力,研究了一辈子地质工作,却从没有想过他的专业会与那么多消逝的生命联系在一起。随处可见的遗体和伤者,一闭上眼就是家属的哭喊,让侯立玮也无法安心入睡。“我们能做什么呢?”他思考着自己的工作,又看看那些因地震撕裂的公路,和地壳运动带来的擦痕,那些伤,仿佛也疼在了自己心里。

在那些被力量冲击甩出的巨石边,在一人宽的裂缝旁,他都无所畏惧,用测量仪测量断裂的深度和数值,用相机记录地震破坏建筑和山体的形态。夏日的烈阳当头,侯立玮和同事身上的水已经喝完,“你把你的茶缸拿来我用一下,”侯立玮同事的茶缸里早已挤不出一滴水,他把杯子倒过来,到处所有茶叶,分发给每个人,嚼烂,然后吃下去。

映秀前往卧龙的公路,也是大面积垮塌,侯立玮一行开着车继续前行,沿途没有一个人,只有镇口有救援部队的官兵。

陡峭的山壁被地震撕出一道道口子,余震不断随时都听得见远处山体崩塌的声音,轰轰隆隆。司机脚抓紧了刹车,一个喇叭都不敢按,全车人都没有说话,生怕一点动静就惊动了松散的泥石,从天而降砸向他们。到达一个关口,他们被救援队拦下来,“里面太危险了,早就不让进了!”侯立玮一行亮出了科考队的通行证,“我不是说没有通行证不让进,我是说太危险了!”执勤的救援队焦急地吼着,却被他们拒绝。“麻烦让我们进去,震区的每个地方都要去。”拗不过他们的执着,救援队员只能向远去的车尾喊了一句,“注意安全,你们真的疯了!”

十年后 他说:我可以告诉他们找到了地震“元凶”

“总觉得只有这么做了,我总有一天可以告诉他们,我找到“元凶”了,我们会尽自己最大力量不让更多的人因此失去生命。”在侯立玮的工作照中,他最喜欢其中一张:他坐在一堆废墟上,一手拿着地图,一手抽着烟,表情凝重却又坚定。那是他们在绵竹清平乡科考完时照的。侯立玮曾在这里生活过好几年,眼看熟悉的村舍变成废墟,他比谁都难过。“我甚至可以想象,下面埋了好多人,走在上面都总感觉有人在叫我。”而这里恰恰又是他们研究的重要点位,必须穿过飞石的废墟,才能到达断裂带的地方。侯立玮和同事上山前,遇到一群救援队,他叫住了其中一个小伙子,给他塞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如果一天后没有见到我们下山,请上山来找我们。”

任何人从重灾区中走出来,都可以说是非常幸运的,侯立玮和同事完成了考察后,平安下山,这张照片就拍摄于他下山休息时。“剩下的工作,就是整理所有的照片和数据,断裂带的避让对灾后重建有重要意义。”

2008年从震区回来后,侯立玮又先后多次来到震区,把断裂带看了又看,他的科研报告和著作中,所有内容都是他和同事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十年来,他的科研成果为灾后重建选址提供了重要科学依据,也让地震“元凶”断裂带无处遁形。这个82岁的老人,却丝毫没有要休息的意思。

5.12地震已十年,他在办公室戴着眼镜,翻看着他写的专著,翻开第一页,就是一副漩口中学和汉旺中学钟摆静止在14点28分的照片。对他来说,有的人生命停在了那一刻,但他的生命却因专注地震“元凶”变得更长了。

封面新闻记者 田之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