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一服刑男子回家过年 母亲离世父亲失明

热点资讯成都商报2018-02-14 08:21

门打开了,本该在监狱服刑的儿子出现在门前,蒲大爷从沙发上站起,身体微微前倾。双目失明的他已经有近四年没在家里“见”过儿子了。屋子里满是儿子最爱吃的韭菜馅饺子的香气。

“傲娇”父子时隔四年在家中重逢

“好好待在监狱里,他这样出来,多麻烦。”记者在2月13日上午10点刚见到蒲大爷时,他似乎对儿子离监回到家里探亲不太高兴。但当他回忆起一周以前监狱民警告诉他儿子获准短暂回家时,嘴角上扬,严肃的脸上露出笑意,坦言自己感到兴奋。

聊天中,蒲大爷一再强调自己为身体健康,不吸烟不喝酒。但当儿子回到家给他点烟时,他却二话不说就接了过来。和记者聊天时,蒲大爷谈的更多的是儿媳、孙子、离世的妻子、自己双目失明后的晚年生活,但不经意间却飘出一句“儿子最爱吃饺子,而且非韭菜馅不可,今天让她姑姑包了。”

上一次去监狱看望,是2017年8月,儿子见到他却喊他“不要来”。蒲大爷告诉记者,他心里清楚,儿子是觉得他年纪大了眼睛又看不见,过去一趟不方便。

这样一对“傲娇”的父子,在家中时隔四年再度重逢。这次重逢,得益于四川省监狱系统的一次全国同期规模最大的离监探亲活动。全省将有近260位服刑人员通过离监探亲的方式回家过年,在邑州监狱服刑的蒲某正是其中一员。

三次疑似儿子回家的响动

2月13日中午11点,成都市成华区蒲大爷的家中响起一阵敲门声,蒲大爷原本平放在身体两侧的双手交错到腹部。门打开了,原来是儿子蒲某的姑姑从菜市场买菜回来。

二十分钟后,突然传来一阵讲话声,蒲大爷的手微微抖动。原来,是姑姑在厨房接了个电话。“不是,没来。”蒲大爷这样向记者说道,好像在说服自己。

中午12时许,随着又一阵开门声响起,这一次,蒲大爷应声从沙发上站立起来。

门打开了,儿媳廖某先出现在门前,老人身体微微前倾。她进屋后,身后的蒲某时隔四年再次迈进家门,冲到蒲大爷跟前,嘴里先连着喊了三声“爸”。在长达10秒的时间里,父子俩抱在一起。二人在沙发落座,蒲某攥着父亲的双手不放。

一两秒的沉默过后,蒲大爷改变了之前冷静克制的神态,微微张嘴,似乎憋了很多话想要倾吐,由于失明凹陷成一条缝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儿子,最终说出口的却是一句“要好好改造。”蒲某忙答应下来,之后的聊天变得顺畅起来。

母亲离世父亲失明

瞒着孩子称在拉萨打工

四年前,蒲某因在茶楼里组织卖淫,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2个月。得知儿子被捕的消息时,蒲某的父亲感到十分意外,“只晓得他在开茶楼,根本不晓得他会......”。

蒲某的父亲一直患有青光眼,2005年起双目失明,而母亲在2009年因为淋巴癌离世。蒲某的父亲和蒲某二人再次重逢,但父亲却无法看到儿子的模样。

儿子在监狱里的日子,蒲大爷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就是散步、“听电视”、做菜。“虽然看不到,但是自己做菜做饭没问题,各种调料都按次序摆好了,要找点事情做,不然东想西想肯定就要想到儿子。”

客厅的桌子上摆满了昨天刚买的水果和零食,桌面的玻璃下还压着蒲大爷孙子的一百天纪念照。蒲大爷告诉记者,蒲某被捕时孙子才6岁,家里人一直没和他讲蒲某坐牢的事情,“都是讲的去拉萨打工,过年问起就告诉他爸爸工还没做完”。蒲某回忆称,有一年,家人团聚的时候孙子无意间说出一句“要是爸爸也在就好了”,让他唏嘘不已。

谈离监谈变化:

“万能”的二维码令他感到新奇

“本来没有多激动的,但是昨天傍晚队长一吹收工号,心就飘起来了,晚上睡不着,今天一大早就醒了。”蒲某告诉记者,自己是在一个月以前提交的申请,“当时管教民警简单地问了下我的情况,根本没想到最后真的会得到批准”。蒲某回忆道,直到一周前才知道自己今年可以回家过年,最后整个监区就一个人获批,这让他觉得自己很幸运。

蒲某还告诉记者,回来一路上发现好多地方都认不到了。使他感受最深的是互联网在生活中的应用。“刚才在楼下买东西,我看有人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就能买起,觉得很新奇,老板看着我都在笑。还有路上看到的共享单车,妻子说扫一下就可以骑了,还说打出租车也可以不带钱。”

蒲某回忆起上一次在家里过年。“当时还是在2014年吧,也是在这里,家里人全来齐了,还给侄儿侄女发了红包。”

蒲某称,几年的牢狱生活,让亲情的分量在心中更重了。“以前父亲关心我,我会觉得啰嗦,一天也说不起几句话,但是现在......感觉自己以前瓜兮兮的。”蒲某还表示,自己之前光顾着挣钱,不惜做出违法的事情,没考虑到家人的感受。说着,他点起一支烟,顺便也给父亲点上,蒲大爷欣然接受。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祝浩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