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有群职业模型玩家:万片零件纯手工制作威震天

热点资讯封面新闻2018-02-06 07:46

2018年初,某知名模型公号展示了一件作品,题材听起来略微“老土”——《变形金刚》电影第三集月黑之时狂派主角威震天。这个“主角”,绝大部分高达模型玩家都不陌生,因为,这几乎是爱好者们进阶之路人手一个的高点击率作品。

不过这个“老威”一出江湖,可谓惊天动地——超高的还原度、真实度、精细程度,立马让你置身于电影场景中,很多细节的发挥,甚至比电影里的原型更为锐利、更有气势。

扑面而来的逼真度和感染力,第一时间就吸引住了眼球,更让人惊叹的是,这个“老威”全身上下数千片零件,全部由李沐澤纯手工制作,耗时两年,完成这个国内“前无古人”的创作。

作为一个资深宅男,李沐澤从小就喜欢摆弄玩具,喜欢上模型后,他把这个爱好带到了校园,组建了自己的工作室。更幸运和幸福的是,因为模型他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他也成为了一名职业模型人。

在街上“捡破烂”

杏仁露也能做火车

和大多数男孩一样,李沐澤的童年玩具有汽车,不一样的是,很多玩具是他自己做的。

“我最早开始动手,是八岁那年,自己做了一辆四驱车,准确的说是辆二驱车。”李沐澤说,他的玩具坏了,都靠自己修,尝到了自己造车的乐趣后,他开始接触模型——“后来就做各种纸模,当时因为还小,不知道市面上有这些耗材和工具。从8岁开始陆续做了很多综合材质的“模型”,只不过那会儿不是很有模型的概念,就是单纯的喜欢,所以一有时间就是在“小黑屋”里瞎鼓捣,很少和别的小朋友玩闹。”

刚开始是二维的,随后开始三维的,很快,李沐澤就意识到,纸质模型很难保存和进一步造型,他开始收集香烟盒做一些东西,“在自己的小天地里,随心所欲地做导弹啊、小车、小人,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这种类似“造物主”的感觉,让李沐澤很是享受。

很快,香烟盒也不能满足李沐澤的需求了,他将目光瞄准了身边的一切“综合材质”,所谓综合材质,就是啤酒罐、冰糕棍儿、CD盒、火柴盒、笔芯、甚至输液管;再换句话说,就是“破铜烂铁”。

很长一段时间,李沐澤走路时都是眼睛朝地上盯,“看见一个废品或者说别人不要的东西,我都会想可以用来改造一个什么,做一个什么,或者今后可以用在自己的作品上,成为一个什么构造,我就把这些破烂捡回来。”

回想起来,小时候比较牛的模型经历是,用杏仁露的盒子做了一辆火车。“我就是天马行空地用身边各种物件、综合材质去做一些东西,做一些尝试。”

初二那年,李沐澤接触到了真正的模型,他开始了拼装、喷涂,“然后就病入膏肓了,跳进了这个深坑。”通过这些拼装模型板件,李沐澤做了不少作品,更重要的是,他学习到了零件和零件之间的关系,熟悉了各种材质,各种工具。

为了进一步达到自己的做模型的要求,李沐澤做了不少让自己更顺手的工具。随后,他开始利用各种材质制作模型板件,进入了一个更无底的深坑。

机器都“尴尬”

全部手工雕刻完成

自己制作板件或零件是很难的,相当于把脑海里的平面图形,转化成三维立体的,这个过程需要不断地尝试和试错,“比如说,一个正方体,你可以用六个正方形的面粘合在一起,也可以用胶板,一层层的叠上去再打磨,然后切割成正方体。两个正方体的不同之处,一个是空心的,一个是实心的,用途也不同。”

在零件的制作中,需要熟悉大量的不同材质,ABS板材、PVC、合成板材、金属、皮、树脂等,“不同材质本身有不同的特点和性质,有的偏硬,可以用来做骨架,有点偏软、肉的可以做外形和细节,材质不同选用的胶水也不同,光是胶水都有好多种。”另一个难度是,不同的材质,在上色和粘合过程中使用的技巧也不同。

“其实,老威(威震天)我一共做个三个版本,第一个是大一的时候,后来总结了初期的不足,开始做第二个。第二个总体零件不到一万个,因为很多零件像细胞一样,这个零件本身又由很多零件构成,没办法细数。只能说,独立的零件有300多个,每个独立零件都是由细小的零件构成的。”

很多零件,非常细小和精细,制作的难度超乎想象,“威震天身上有很多机器都无法制作出来的零件结构,这个过程也是对我一种挑战,看我的雕塑功力、零件制作能力能够达到一个怎样的高度。”他说。

让李沐澤很欣慰的是,从小的手工制作基础和对雕刻技术的掌握,让他达到了“没有做不出来的零件”的境界,“在后期创作中就可以做到随心随遇的用笔刀来塑造我心中所构建的一切结构和形体,而不会出现实际呈现的作品和心中构想有所差距的情况。”

当然,克服了技巧和技术上的难题,摆在李沐澤面前最大的命题是如何做,他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表达出什么。“最花时间的,就是反复揣摩这个人物的性格和内心。我就反复地看电影回放,去一遍遍过一些细节和故事,通过这个体会人物的性格。”

一个小零件做好后,放在更大的位置上,往往不理想,这也是李沐澤在制作过程中最痛心和遗憾的,“比如一个零件,单独没有问题,但装到手臂上以后,感觉不协调。”李沐澤的心中,威震天要表现出机器的金属感,又要有人的肌肉感,更重要的是,合在一起要有霸气的张力。”耗时一年多组装好以后,这个威震天几乎所有的部件、关节都能动,也有也液压管等,机器人该有的东西。”

为了更好的涂装,李沐澤又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来学习涂装和上色,最终让这个作品完美呈现。

职业模型人

看好中国模型未来

从8岁开始玩手工,如今大学毕业一年多,李沐澤和模型的缘分可以用“幸运”来形容。

从小到大,父母的无条件支持,让他可以将这个爱好坚持下来,“我的父母都是普通平凡的上班族,这也正是我更加感恩和幸福之处。只要我喜欢的玩具和模型,他们都会尽最大的能力买给我,并且一直站在我身后坚定地告诉我,只要我喜欢做模型,就会支持。”高考后,李沐澤以美术生的身份进入了山西农业大学,更让他想不到的是,为了鼓励学生原创和研究,学校免费给他提供了工作室,也就是在这个工作室,李沐澤认识了他的女朋友蓝岚。

“认识他的过程也很奇特,我比他小两级,进大学后就听说学校里有这么个模型工作室,我们学校本来也寸土寸金的,能批给学生这样一个工作室,很不容易。刚开始是我朋友想学模型,我就跟着去了,后来就认识了。”蓝岚说。

从此李沐澤模型之外的世界,有了蓝岚这个知己。“我们俩还是很不同、很独立的,他在零件制作上、板件制作上是无敌的,可以说没有他做不出来的零件。我在颜色方面,因为本身也是学艺术的,家里也是做艺术的,在颜色方面更加敏感,所以会给他上色的一些意见,然后摆弄一些精细的零件。”蓝岚透露,这个威震天就是两人一起努力合作的。

随后,他们还小批量地生产了简化版的威震天。“第二个老威做出来以后,很多朋友都想要,我们就考虑小规模量产,做了50个。”量产版的威震天做了减法,零件大约180多个,不过,依然全部纯手工制作和上色,一个模型需要团队(六到七人)花费15天左右的时间。

目前,李沐澤已经毕业,开始朝着职业模型人的方向发展,“每天他的状态就是早上起来如果手边没有吃的,早饭都不吃就开始做了,午饭没有送过去的话,午饭也不吃、晚饭也不吃,可以这样一直做到凌晨两三点。”蓝岚说。

考虑到朝着职业人发展,李沐澤和蓝岚对未来有了充分的考虑,“我们经常和小伙伴们开会、讨论,其实最难的那一步是你下定决心做职业的那一刻。在大学期间,大家也都因为热爱,对模型、艺术有一种执着追求,但毕业后,要考虑到生存和生计,最难的还是这个。”

当然,作为职业模型人,李沐澤和蓝岚还是很看好中国模型的未来,“其实中国模型圈子和氛围,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中国艺术圈十年前,会在未来十年、二十年迎来一个井喷式的高峰。和现在这种给人真实感、场景感的还原力相比,未来中国模型会更强调原创、更强调艺术性,这应该是一个趋势。”

封面新闻记者 陈甘露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