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过汶川大地震的“猪坚强”十岁 未来或被制成标本

热点资讯封面新闻2018-01-06 07:47

封面新闻记者 李媛莉 罗彬月

“坚强,起来咯。”

龚国成一声吆喝,蜷在草堆里酣睡的大家伙嗷嗷几声闷响,晃了晃一身厚厚的膘。

“看嘛,没有到吃饭时间,喊它不得起来,还不高兴”。龚国成宠溺着抚了几把大家伙的脑袋,“好,不惹你,不惹你,你睡嘛”。它立刻安静下来,继续美梦。

这里是成都建川博物馆,“猪坚强”依旧是那个备受瞩目的“大明星”,游客举起相机围着它的圈舍,谈论不断。2017年1月5日,来看望“猪坚强”的人突然猛增了,原来是主人樊建川发的两条微博,引发大众再次关心和关注“猪坚强”。

现状

一改早晚散步的习惯这个冬天专心养腿脚

因为被压在汶川大地震的废墟下坚强挺过了36天,“猪坚强”成为全民网红,到2018年它便已经10岁了。

“对于一只猪来说,这应该是非常高龄了。”四川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朱砺说到,哪怕用于科研的家畜猪,饲养一般也在8年内,“超过8年便被屠宰了,所以具体猪的平均寿命能有多长,暂时没有权威数据。”

10岁“高龄”的猪坚强身体状况如何呢?1月5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在圈舍看到,它几乎整日蜷睡在自己的草堆里,唯有靠人搀扶一把,才能借力起身。

撩开覆在身上的谷草,龚国成小心翼翼摸到“猪坚强”的四脚,告诉来看望的人,“最严重的是左前蹄,肿的,其他三只脚蹄的角质层也都有裂纹,站起来恼火,它就前脚跪着走,看着造孽。”

说起来,“猪坚强”的腿疾起于2008年汶川地震。“被埋在废墟下36天,虽然没有死,但严重的饥饿导致营养不良,尤其病发在左前腿上,”建川博物馆相关工作人员说,“后来身体养好了,体重飙升,又加剧了四肢负担,左前腿的蹄掌还曾裂开过。”

舒筋活骨的处方药、矿泉水瓶里的自制配方药,龚国成依次喷洒到猪坚强的蹄尖上,“兽医来看过开的药方,我照着买的。”从2015年2月1日起接任照顾“猪坚强”,龚国成深知它的身体状况,“每年冬天腿上的病情都会发作,是扛过的,今年可能是年纪大了,它扛不起了。”

1月4日,龚国成把“猪坚强”的情况告诉了当初收养它的人樊建川,接着便有了樊建川发出的一条“是以为记”的微博,“猪坚强”坚持了快10年的习惯被打破,“取消早晚散步”。

这是龚国成想要的,“这个冬天就等它专专心心把腿脚养好,”对他口中的“宠物”,龚国成有很多美好的记忆,也是美好的期待,“开春暖和了就又能到处走了。”

故事

聪明的猪坚强会开门锁爱“摘”果子吃

“到下个月1号,就刚好3年了。”龚国成清楚记得他照顾猪坚强的日子。专职建川博物馆锅炉工的龚国成,兼职照顾猪坚强反倒是件更有说头的事情,“它听得懂我说话,也晓得好久该吃东西,不是吃东西的时候你叫它哇,不得理你。”

“猪坚强”的喜怒哀乐,都在龚国成的眼里。高兴的时候,它和其他宠物狗一样,在草地里跑跳,也会站在圈舍里,冲远远走来的龚国成张大嘴“打招呼”,欢迎着他。“不高兴他就嗷嗷,听得出来。”

为了这个“宠物”,龚国成自己花钱把普通洗液换成海飞丝、飘柔等给“猪坚强”洗澡,“洗发水不伤皮肤。”时不时地,龚国成还给“猪坚强”熬制药草水洗洗,“预防皮肤病,除了腿脚上的问题,它就只得过皮肤病了。”

当然,最值得龚国成念叨的,是“猪坚强”的聪明。“它晓得用鼻子把门栓顶起来,自己开铁门。”按照过去的生活习惯,“猪坚强”每天上午9点和下午3点一顿饭后,都要出院子溜达一个多小时,进出开门的动作,便只在这时候有,“它晓得好久该出去,其他时间不得乱动”。

说起出门散步,龚国成记忆里的片段更多了,比如“猪坚强”尤其爱吃水果,“博物馆的果树比较多,它想吃,就用身体去撞树干,把果儿摇下来,聪明得很。最爱吃橘子。”

懂事的猪坚强

动手术时伸直腿一动不动

“聪明,也通人性,”不仅每天见面的龚国成,只要接触过“猪坚强”的人,大抵都有这样的认识。博物馆工作人员黄毅说,几年前“猪坚强”的左前腿出现过一次较为严重的病情,“有个脓包必须手术切除。”

除了兽医,博物馆还特意叫了四个保安,“想着动手术时它要是乱动,可以有人帮忙按住。”然而出人意料,手术过程中“猪坚强”不仅没有乱动,平时躺着必会蜷缩弯曲的腿,动手术全程它尽然乖乖伸直一动不动,“整场手术动完就只需要了2个医生。”

“猪坚强”的减肥也没有遭到它的反抗表现。龚国成说,在兽医的建议下,大约2年前开始,博物馆便有意识控制“猪坚强”的体重,“以前每顿要吃二三十斤,现在每顿只吃十多斤,还以青菜为主,只加少量的米糠和苞谷等等。”天生好吃的大肥猪,却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饮食调整嚎叫过一次,“好像跟它说了,就懂得起”。

未来

遗体做成标本或塑雕像永久保留猪坚强的圈舍

用药、补钙、戒散步,10岁的“猪坚强”终归是老了。看起来龚国成不太愿意接收它有离开的那天,他避讳谈“猪坚强”的身后事,认为这是不好的“诅咒”,“它现在还好好的呢。”

建川博物馆已经做好规划,“如果有一天猪坚强不在了,它的圈舍也会被永远留下来,应该会在这里播放它身前的影像资料,供来的人了解它的故事。”

至于被公众关注最多的“猪坚强”未来的遗体会怎么处理?建川博物馆回应称,制作成动物标本和塑雕像是目前已有的两种考虑,“我们也欢迎大家提出好的建议。”

据了解,1月5日已经有生物科技公司与建川博物馆取得联系,表示愿意提供技术,以后把“猪坚强”的遗体制作成标本,永远留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