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失败玩失踪 遂宁租客赖6年房租不给还把药酒堆门市

热点资讯成都商报2017-12-26 09:17

“拖了我六年的房租,门面一直被占用并且连人影都找不到了。”2009年,遂宁市船山区永兴镇旗山村一社村民鞠某把自己的门市租给吴某做药酒生意,没想到的是,生意失败的吴某从2012年开始,就再也没有交过房租,货物也“赖在”门市长达六年之久。

无奈之下,鞠某只有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以解决自己摊上的这场糟心的租赁纠纷。今年12月15日,船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干警采取强制执行,终于将鞠某的门市腾退了出来,并将报请警方继续寻找不愿露面的吴某。

糟心:房租收不到,门市还被占用

2009年,吴某租下鞠某的门市,一开始房租为每年3000多元,随后逐年递增。鞠某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2011年的时候,吴某向她支付了一年6800元的的房租。根据当时的协商,2012年,房租增加为8000元每年,但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鞠某再也没有收到吴某的房租了。

“不露面,也联系不上他。”鞠某介绍,这些年过来,她多次试图联系上吴某,生意不做了,那么就把房租结清,把酒搬走,把房子腾出来,但吴某的电话始终都打不通了。

“按照当时约定的每年8000元的房租,6年过来,也都该48000元了。”鞠某称,当时签订了一份租房协议,但也没有写清楚租多久。今年6月,鞠某通过各种途径终于找到了吴某的电话,得知吴某已经在成都上班,联系上他时,吴某答应今年国庆期间回来处理,但国庆过后,电话就再也不接了。

“这些酒总共有六七十坛吧,每坛可能要装上百斤”,但鞠某也不知道有多少酒,“有些坛子里是满的,有些只有半坛。”鞠某说,她为此非常恼火,这些酒她又不敢随意处置,也不知道值多少钱,吴某不来搬走,她只有向船山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把门市强制腾退出来

船山区人民法院立案后,多次通过邮寄、电话等方式联系被执行人吴某,但吴某一直避不出面。“期间只联系上被执行人一次,也没有答应解决事情,便匆匆挂了电话。”船山区人民法院司法警察大队执行中队警长龚茂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为有效保护申请人合法权益,法院执行员将案件进行了上报,该案得到了法院的高度重视,法院指示执行人员要尽快做好强制腾退预案。

12月15日,船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干警来到永兴镇旗山村一社,对申请人吴某的门市进行强制腾退。为保证腾退工作顺利开展,执行中队还邀请了船山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执行过程进行全程监督,邀请了河东新区管委会科教园区办公室的工作人员2名和社区干部2人,对执行过程全程见证。

龚茂介绍,在门市腾退现场,法院相关负责人同时向在场见证人及群众释明强制执行相关法律法规,对负责腾退的工作人员强调“要有序腾退,不损坏任何腾退物品,保证将腾退物安全搬运到法院指定保管场所”的要求。

后续:被执行人或将被行政拘留

鞠某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为了搬出这些酒,她还自己花钱请人,因为无法使用叉车等机械设备,都是人工一坛一坛地抬到自家的房里把酒保管起来。

“如果他要出面解决,房租啥都好商量,但他不出面,又不搬走,简直就是不负责任。”鞠某说,如果春节过后,吴某还不来搬酒的话,她会考虑把酒卖掉,能卖一点是一点吧,多少可以补贴一点房租,但她也不知道能卖多少钱,卖不卖得掉。

龚茂介绍,在被执行人不愿出面解决的情况下,申请人有权处理这些酒。当然,法院目前还在继续联系吴某,如果找不到,将通过警方技侦手段采取强制措施,如吴某坚持不履行合同,届时可能面临行政拘留的处罚。

黄尧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杨灵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