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一小区车位不到百个 居民停车成“猫鼠游戏”

成都商报2017-12-08 08:14

在人行道两棵树之间嵌入,挨着墙边停车,取掉车牌、遮掉车架号……在成都武侯区玉林四巷,三四十名私家车已经掌握了一整套逃避交警执法的技巧。负责此片区的交警一分局为此感到头疼,只能对乱停乱放没有车牌的车辆予以拖车处理。

12月7日,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车主取掉车牌号违停的背后,是老小区多年存在的停车难。据武侯区玉东街道办玉林东路社区主任杨金惠介绍,玉林东路社区一共6000多户居民,小区停车位不到100个。

交警和玉林东路社区建议,停车位利益相关方能坐下来,就此事进行座谈协商一个解决办法。

现场:7辆车6辆摘掉了车牌,当场被拖走

12月7日10点45,武侯区玉林四巷,这是机动车为双车道的道路,两侧人行道宽度仅够停放一辆车。成都商报记者看到,长300米的街道,两侧人行道上停了7辆私家车,这些车辆停放皆嵌放两树中间、挨着墙边,其中6辆没有车牌,一辆有车牌的现代车贴了一张红色违停通知罚单。黄先生说,他今早10点到了这个巷子,不到一个小时就被贴了罚单。其他车主为了躲避被贴罚单,停车时都取掉车牌。

11点左右,交警一分局交警巡逻发现有无车牌车辆乱停乱放,当即通知同事和拖车到场,半个小时内,到了7名交警和2辆拖车。交警仔细查看了每一辆车,每辆车都遮掉了车架号。

执法交警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对于乱乱停乱放车辆,执法第一步是照相贴罚单,但是车牌号取掉了,无法取证;第二步,拖车,但是因为车辆嵌在两棵树之间,又挨着墙边,拖车难度很高;第三,查询车架号寻找车主,但是正如现场看到的,车架号被遮挡,找不到人;第四,即便通过其他办法找到车主,不少车主不会来挪车,为此交警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来等待车主。

“你看现场的车就知道了,车主了解我们的执法程序,学会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来逃避。”

在一辆无牌车的挡风玻璃上贴有一个电话号码,执法民警当即通知车主陈燕(化名)过来挪车,查证此车具有车牌号,存在未正确安装车牌号和违停两项违法行为,当场被处于扣12分和罚款150元的处罚。

成都商报记者看到,其他没有车牌号的车辆都被拖车,剩余一辆拖车无能为力,交警一分局下午调度其他分局的叉车拖车。

车主:没有停车位,无奈取车牌逃避处罚

陈燕住在玉林街6号,今年40多岁,对于因为取掉车牌号被扣12分她感到非常郁闷。

“我们也不想取掉车牌,可是我们小区一个停车位都没有,你让停哪里?”陈燕说,平时早上都把车开出去,今年因为车辆限行被抓了个正着。取车牌号是附近车主的普遍做法,老小区没有配套停车位,路面停车位太贵,起价8元/小时每增加一个小时2元,如此计算一个月停车费要千元根本无力承担。

“你就不应该出来。”等交警走后,在一旁围观的刘先生仔细检查陈燕的停车位,指正说“你应该停更挨墙边一点,这样他们没有办法拖车”。刘先生坦承,嵌入树中间,挨着墙边停放,不来现场交警无法核实行驶证,这些手段的确是为了对付交警执法而想的办法。

“可是背后的本质是什么,是老小区没有停车位。” 刘先生说,此现象已经持续5年之久,在玉林四巷停车的都是玉林东路5号院、7号院和9号院的居民,需要停车的车主大概有30位到50位,这些院子都没有配套停车位,但是随着居民生活水平提高,购车增加,停车位捉襟见肘。

“我们跟社区反应过很多次。”刘先生说,下班后取掉车牌,但是遇到白天吃饭取东西短暂停留,只能喊家里老人下来守车,全家人都不得安宁,车主对此意见很大。

原因:6000户仅有100个停车位

成都商报记者随机采访了三位行人,他们均表示反对违停,一名蔡大爷表示,路是双车道本来就很窄,人行道停了车,遇到车辆会车和下雨车辆通过溅水,行人根本无处躲避。“停车把两边人行道都占完了,盲人怎么办?”蔡大爷说,不过他也听说周边停车场车位比较紧张,费用比较高。

武侯区玉东街道办玉林东路社区主任杨金惠介绍,玉林东路社区社区一共6000多户居民,小区停车位不到100个。“停车位一直是一个问题,玉林四巷不是主街道,不容易被交警发现;其中一侧人行道又没有设置门进出,居民意见又不是那么大,附近居民都喜欢把车停那里。”

杨金惠说,距离玉林四巷最近的停车场有两个,一个是玉林菜市场,四五分钟路程,450元/月,可是里面车位仅有80个,菜市场内部商家都不够使用,无法对外出租;第二个是一环路南三段22号沃尔玛商场地下停车场,按照排量月租为400元-600元,步行需要10分钟,不少居民觉得太远,除此之外,玉林街和玉林东街的街面停车位都是按照小时收费。

成都商报记者从玉林街路边收费员得知,停车8元起价,每增加一个小时2元,从下午6点到次日8点停放,收费10元,但如果连续停车收费,24小时收费50元。

社区:希望各方一起来协商解决停车难

成都交警一分局相关负责人建议,可以协调玉林四巷周边的企事业单位将夜间停车位对外出租,如省体育馆东大门停车位。“但是,这件事单靠我们交警部门协调不下来。”

杨金惠表示,省体育馆一年演出场次为150场,根本无法月租,而整体小区改造在短时间内无法实现,她设想过两种办法,第一,玉林四巷有两侧人行道,其中一条人行道可以考虑划停车位。

“城市管理本来就要兼顾多方的利益需求,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一起坐下来协商。”杨金惠呼吁,由一个部门牵头大家坐下来协商。“一侧人行道停放车,一侧保证行人通行,大家形成共识,停车位能解决多少算多少。”

此外,将玉林街和玉林东街的路面停车位拿出来共建共享,兼顾周围商业和居民需求,不过这涉及到成都交投集团,“到底要怎么操作?还是要协商。”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钟美兰 摄影报道

编辑 官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