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MRSA细菌少年苏醒 专家提醒:不吃发霉面包

热点资讯成都商报2017-12-04 07:50

感染MRSA17岁少年苏醒 医生:“超强细菌”系常见病

昏迷17天后的11月29日,17岁的简阳高中生罗地鹏终于在重症监护室苏醒了过来,看到许久未见的父母出现在病床前,他喊不出声,只能激动地扭了一扭身体。11月11日晚,罗地鹏因为感冒被同学送到简阳当地医院,谁也没想到,这场“小感冒”却急速恶化为重症肺部感染、呼吸衰竭、多器官功能障碍征等病症。“他已经被治好了60%-70%,虽然还没完全脱离生命危险,但目前生的希望大于死的可能。”四川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中心主任黄晓波说。

让罗地鹏陷入重症的始作俑者,正是他感染的MRSA(金黄色葡萄球菌)。在此前媒体和网络的表述中,罗地鹏感染的MRSA被形容为“超强细菌”,由滥用抗生素引起,一度引发舆论恐慌。“MRSA感染是一种常见病,可防可控可治。” 黄晓波特别向成都商报辟谣。

终于苏醒

一场“小感冒” 简阳少年生命垂危

曾经每个周日的下午,罗地鹏都约定和远在广东务工的父母打一通长途电话。11月7日正值周二,母亲张秀清却在计划外的这天收到了儿子的来电:“妈妈,我感冒了。”那时候张秀清还一边安慰儿子,一边叮嘱他如果吃了药没什么事就赶紧回学校。

病来如山倒。11月12日上午,罗地鹏的班主任、舅舅分别打来的电话,让张秀清担心不已:“情况有点严重,已经吐血了,现在重症监护室,生命很危险。”12日当晚,张秀清请老板帮她订了飞机票,抵达双流机场后又直奔简阳。这是张秀清第一次坐飞机。

11月13日,罗地鹏的父亲罗贵甲也赶回简阳,听说病情无法得到控制,他已经做好回家为儿子办后事的准备。飞机降落双流机场后,罗贵甲直接与转院到成都的儿子会合。此后,张秀清和罗贵甲每天有半小时的时间可以见到儿子,虽然儿子在昏迷中什么也听不到,他们依然鼓励儿子,告诉他一定要坚持。有时候张秀清会拿出手机,找到同学们给儿子的祝福、留言,读给儿子听。

其他时间,夫妻俩每天只能坐在重症监护室外家属等候区的铁椅上,看着重症监护室的门开了又关,人们来回奔走,他们希望有医生、护士可以突然出现,带来儿子的好消息。“一定要等在这儿心里才踏实。”到现在,夫妻俩已经在重症监护室外坚守了21天。

11月29日,等了17天的夫妻俩终于等来好消息,儿子苏醒了。重症监护室内,夫妻俩看着儿子从各种导管和不停闪烁的医疗器械的包围中睁着眼睛,喜悦和揪心同时涌上心头。儿子看到许久未见的父母突然出现在身前,说不出话的他,努力扭动起身体回应着父母的期盼。“看到我们的时候,儿子很激动。”罗贵甲说:“我们也不会放弃。”

医生辟谣

“超强细菌” 其实是常见病

11月13日,四川省人民医院接到了简阳当地医院的求助,黄晓波立即安排旗下的ECMO团队驱车100多公里赶赴简阳,“接到罗地鹏的时候,他已经出现了严重呼吸衰竭、循环衰竭等病症。”

黄晓波和医生们对他的病因进行了研究。实验室的培养结果显示,罗地鹏所感染的细菌为MRSA,它是一种曾在20世纪引发全球公共卫生问题的细菌。在此前的媒体报道和随之而来的网络舆论中,罗地鹏所感染的MRSA被形容为“超强细菌”,是因为滥用抗生素导致,网友一度因此而恐慌,这引起了黄晓波的注意:“网络上有讨论说MRSA是超强细菌,这是不严谨的。由MRSA引发的感染只是常见病,人们不必因此而恐慌。”

A 感染

他感染与滥用抗生素无关

黄晓波介绍,人类时时刻刻都生活在细菌之中。人类在地球上生存了40万年,但细菌已经生存了40亿年;人体由细胞构成,体内共有10的13次方个细胞,而定植在人体上的细菌有10的15次方这么多,细胞比细菌低两个数量级。所以,细菌并不可怕,我们要学会和细菌共存,这才是“大道”。

“MRSA属于地球上很常见和重要的菌种,在土壤中、干燥的环境中,尤其是在发霉的面包上,都很常见。”黄晓波介绍,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盟军士兵在负伤后很容易感染MRSA死亡,医生发现青霉素可以有效地杀死MRSA,于是被称为二战时最伟大的“救命药”。上世纪50年代后,MRSA进化出对抗青霉素的变种,产生了耐药性。但人类也投入大量精力研究,随之发明了更先进的药物,如“万古霉素”等。

对于舆论误传的罗地鹏感染MRSA是因为滥用抗生素,黄晓波予以否认。黄晓波认为,滥用抗生素的确会引发细菌感染,因为抗生素会杀死人体正常的细菌,从而让一些致病菌活跃起来。但就罗地鹏这一病例来说,与滥用抗生素无关。

B 死亡率

目前感染死亡率为10%左右

黄晓波说,以四川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中心为例,一年接诊的MRSA感染不到10例,主要为社区获得型MRSA感染。“有的人感染了很严重,比如罗地鹏,但有的人甚至就没反映。”黄晓波分析说,相比老年人,年轻人感染MRSA后因为免疫力更强,就会出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情况,而老年人要么很快被MRSA击倒,要么与MRSA共存起来。目前,MRSA感染的死亡率为10%左右。

C 传染性

MRSA具有传染性

黄晓波强调,MRSA感染可防可控可治,罗地鹏感染MRSA是一起孤立的小概率事件,大部分人感染后不会这么严重,所以人们不必因此而恐慌。考虑到MRSA具有传染性,所以医院已经对罗地鹏做了严格的隔离,“每天都会将他的独立病房消毒两次。”

D 防范

洗手、消毒等,无需药物预防

黄晓波提醒市民,对于MRSA大家不必刻意防范,更不需要用药物去预防,那样反而有副作用。市民日常生活中,注意勤洗手、破损的伤口注意消毒和覆盖,不要吃发霉的面包即可。成都商报记者 王拓

前期新闻:

简阳17岁少年感染超强细菌昏迷14天 十几天花费近27万

简阳17岁少年感染超强细菌昏迷14天 十几天花费近27万

罗地朋生病前的自拍照。

简阳17岁少年感染超强细菌昏迷14天 十几天花费近27万

罗地朋的父母在重症监护室外等候。

二娃,妈妈爸爸来看你了!”11月27日下午3点30分,四川省人民医院第一住院大楼重症监护室,张秀清和丈夫罗贵中轻声呼唤着病床上的儿子。这已经是他们的儿子罗地朋从简阳转院至此的第14天了,每天下午3点半到4点,这短暂的半个小时,是他们被允许可以与儿子相处的短暂时光。

11月11日晚上,17岁的罗地朋因为感冒咳嗽,被同学送到当地医院输液治疗。一天以后,病情不但没有好转,还恶化到出现呼吸困难、昏迷等症状。13日,罗地朋被转送至成都接受治疗,被诊断为重症肺炎ARDS呼吸衰竭,因为其感染的病毒MRSA有很强的耐药性,目前病情仍然十分危重。

突然患病

一场感冒17岁少年昏迷不醒

张秀清和丈夫罗贵中在惠州大亚湾打工,11月7日星期二,他们突然接到二儿子打来的电话,让夫妻两人觉得很奇怪,“因为他平时住校,只有每周日会回去半天,手机平时都是放在家里的。”后来儿子罗地朋告诉他们,自己感冒了不舒服,是专门回家取药的。夫妻两人得知后,还嘱咐儿子吃了药就快点回学校,不要耽误课程。

听儿子打电话的时候除了有点咳嗽之外,没有其他的异常,夫妻两人也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4天后,11月12日早上8点,夫妻俩接到了儿子班主任的电话。“当时付老师说,罗地朋的情况有点严重,同学前一天晚上已经把他送到人民医院了。”夫妻俩立刻打电话给罗地朋的舅舅,舅舅和姨妈赶到医院后,看到罗地朋脸色苍白,咳嗽不止,将他从床上扶起时,还出现了吐血的状况。中午11点多,罗地朋被推进了抢救室。

在获悉这些情况后,张秀清心里只有一件事,就是要快点回去。工地上的负责人开车将她送到机场,晚上11点多,她终于回到了简阳,回到了儿子身边。但是,儿子罗地朋却已经陷入昏迷,之后的十多天,再也没有跟她说一句话。

不容乐观

感染超强细菌 十几天花费近27万

11月13日,罗地朋被转院至四川省人民医院,在重症医学中心外科监护室接受治疗。同一时间,他的父亲罗贵中也从惠州赶回了成都。

“重症肺炎,耐药性MRSA,ARDS呼吸衰竭,双侧胸腔积液,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消化道出血,低蛋白血症,电解质紊乱,脑脓肿……”病情诊断证明上的13项内容,夫妻俩也看不太明白,只知道医生说,儿子感染的是一种超强病菌,有很强的耐药性。夫妻两人有些不知所措。

“转院前,医生就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面对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儿子,夫妻俩无法把他和三个月前在自己面前有说有笑的那个儿子联系在一起。

今年夏天暑假,罗地朋和姐姐两人专门到惠州大亚湾父母打工的工地,与父母同住了一个多月。这是三年多来,一家人在一起相处得最久的一次。“我们两个平时都在惠州,他姐姐在大连上大学,他就一个人在家里读高中。”张秀清说,儿子从小就乖巧懂事,学习的事情也从来不让家里的大人操心,“物理好、体育也好,他说以后想考国防生”。

“二娃,罗地朋,妈妈来看你了!”趴在病床上,张秀清一遍遍呼唤儿子,罗地朋却无法回应母亲。如今,他需要靠呼吸机辅助呼吸,需要靠透析来帮助他在无尿的情况下完成血液净化,需要抗生素进行抗感染治疗。短短十几天,已经花费了27万余元。

“每天差不多都需要2万块。”张秀清说,“亲戚朋友能借的几乎已经借完了”。

期盼

每天一条微信同学老师希望他“回归”

在病房外,张秀清颤抖着双手,从随身带着的小包里掏出一个牛皮纸信封,摊开对折的信纸,轻声而慎重地念着儿子同学写来的一行行文字,在读到“早日康复”四个字时,似乎压抑了很久的泪水,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

张秀清说,信封里原来还装着儿子的同学和老师为他捐的11万余元钱,现在都已经用于他的治疗了。除了这些钱之外,罗地朋的同学几乎每天都会用微信给他发来鼓励的话语。

“快醒来,我们说好今年一起过生日呢!”

“简阳市阳安中学高二8班全体老师和同学,祝:早日康复,重返校园!”

……

在班主任付老师眼里,罗地朋是一名优秀的学生。“他高一进校的时候,班里50个人,他也就是排在中下的样子,这次生病前我们刚进行了一次考试,他考到了全班第一名,全年级1100人里,他也能保持在前50名。”除了学习刻苦,他还是班里的“形象大使”,“有校级活动,他都是我们班的代表,有一些体育比赛,跑步之类的,他都是带头人。”付老师说,他和同学们都盼望着罗地朋早日康复,重新回到校园里。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于婷 摄影 刘陈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