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上演人与松鼠大战 林区一年收购松鼠尾巴2万条

热点资讯成都商报2017-12-03 08:34

洪雅林场森保科负责人刘晓凤拿出一份《2017年赤腹松鼠尾巴登记表》,仅八面山管护区,到11月底已收购了6213条松鼠尾巴。林场共11个管护区,近几年每年能收到约2万条松鼠尾巴。

收购赤腹松鼠尾巴,是洪雅林场的不得已之举。从1999年开始,赤腹松鼠鼠害在洪雅县林区突然严重,一场“人鼠战”也随之展开。洪雅国有林场鼓励林区居民灭鼠,以一条尾巴作为消灭一只松鼠的物证,补贴4元钱。洪雅县林业局、四川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都在防治鼠害上想办法、做实验,而控制赤腹松鼠还带来了一个“副产品”:松鼠肉,洪雅林场山下柳江古镇的一些餐馆,把松鼠肉红烧、干煸,售价“百八十元钱一份”。

成都商报记者 李秀明

松鼠一下口

木材损失三成

11月29日,四川省林业厅公布全省第三次林业有害生物普查成果。这项历时四年,走访区域、调查物种都创造四川历史的普查显示,全省共有6448种林业有害生物,其中有害鼠兔16种;而“发生面积较大且危害较重”的56种有害生物,赤腹松鼠名列其中。林业厅发布的信息称:近年来德阳、成都、眉山、乐山、雅安等盆地西缘的柳杉、杉木、银杏成片人工林,遭受赤腹松鼠、黑腹绒鼠危害逐年攀升,部分地方受灾严重。

“赤腹松鼠又叫红腹松鼠,胸腹部的毛色泛红,适应性强,生育能力也强。柳杉,杉木的树皮、种子,各类浆果,还有一些小动物都是它的食物。”洪雅国家级森林病虫害中心测报点负责人纪岷告诉记者。在人工林区,因为树种单一,柳杉和杉树的树皮,成了赤腹松鼠的主食。

“你看那些树冠部分干枯泛红的树,就是被赤腹松鼠啃过的。”在洪雅林场玉屏山管护区的山间公路上,纪岷指着对面山坡上的林子跟记者说。他所指的树木,铁锈一样的红色很是惹眼。“赤腹松鼠喜欢吃幼年柳杉的树皮,吃的时候竖着撕咬,把树皮完全剥下来。”赤腹松鼠啃掉部分树皮,树木生长受影响严重,啃食严重的,树就死了。据洪雅县林业局估算,赤腹松鼠啃过的树木,会造成30%左右的木材损失。

“奇香”饵料引诱

数千捕鼠笼挂树上

纪岷记得,赤腹松鼠鼠害开始“凶”是在1999年。此后,人和松鼠的较量在洪雅县就正式开始了。

林场管护站和农民们最先想到的是土办法。系子、勒弓、夹子都用上了,有一定的效果,可是这些设备没有商品化,难以推广。尝试过用鼠药,但都是针对地面上活动的鼠类,对树上活动的松鼠效果一般。

鼠害还引起了学界的关注。在洪雅林场野鸡坪一带的树干上,记者见到了四川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团队设置的药效实验装置。类似洗衣机排水管一样的蓝色塑料硬管绑在离地一米多的树干上,管子的直径,正好可以容得下赤腹松鼠。有胃毒作用的不育剂放在管子里,诱使松鼠食用中毒。该方法还在实验阶段,因有一定的毒性对森林生态不利。

从2013年开始,洪雅县林业局在一些乡镇使用林鼠诱捕器。“诱捕器绑在离地一米左右的树干,引导桥连接树干和笼子,诱饵挂在笼内的触发装置上,赤腹松鼠进来食用,就会被关在里边无法逃出。”纪岷介绍,为了引诱赤腹松鼠进笼,他们在饵料上下过不少工夫,“花生、核桃、板栗、苹果都试过,甚至用过香肠,效果都不如诱捕器厂家调制的诱饵,那诱饵味道奇香,松鼠老远就能闻到。”洪雅县林业局累计已有数千个笼子分布在林区。

一份松鼠肉

“百八十元钱”

洪雅国有林场为了控制赤腹松鼠,鼓励林区居民灭鼠,每消灭一只赤腹松鼠,林场补贴4元钱,以交来松鼠尾巴为证。“他们的做法很有效果,多的时候,林场一年收到过3万多根松鼠尾巴。”纪岷说。

在洪雅国有林场《2017年赤腹松鼠尾巴登记表》上,记者看到仅八面山管护区,今年就已收到6213根松鼠尾巴,玉屏山、高庙、目禅寺等管护区也有数百、数千根的收购量。收来的松鼠尾巴怎么处理?林场森保科负责人刘晓凤说,因为赤腹松鼠尾巴味道重,收来就集中烧了或埋了。

只要不是毒杀的,其他方法捕到的赤腹松鼠多数都被当做美食,进入了人的口中。县林业局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农民捕到松鼠,“基本上都自己吃,或者拿去给亲戚朋友吃了”。

玉屏山下的柳江古镇近年在大力发展旅游,临街的餐馆食肆一家挨着一家,记者问了几家,有两家都说可以吃到松鼠。“可以和土豆、豆子一起红烧,也可以油炸、干煸,一只百八十元钱。”一家餐馆的老板说。不过,冬季不是赤腹松鼠的活跃季节,“想吃得预订”。

谈到赤腹松鼠的未来,纪岷表示:“在林区我们必须把它的种群密度控制下来,以防成灾,但不会去消灭它,最好是能做到生态平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