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8名小伙赴非洲维和 与武装分子枪口相对(图)

热点资讯宜宾新闻网2017-11-22 07:55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你永远无法体会到在动荡的非洲,人们对于和平和生存的渴望,在那里,生存就是唯一。

在距离中国近一万公里以外的南苏丹,是非洲大陆最年轻的国家,也是全球最危险、最艰苦的维和任务区之一。

在中国第三批赴南苏丹(朱巴)维和步兵营官兵中,有8名宜宾(微信 微博)籍士兵:邓文川、梁小松、罗亮、杨松芹、张星星、汪越、陈会刚、林秋旭。他们代表祖国出征,为维护世界和平奉献着自己的青春。

300多个日夜,他们历经了太多太多……

和家人“谈判”

2016年8月,宜宾小伙邓文川在参加部队集训时,得知可以参加维和部队,便和家人沟通,得到的回答均是NO!

“父母不同意,亲戚不理解,朋友不支持,都说维和很危险。”邓文川说,也许是因为2016年7月8日,南苏丹首都朱巴发生了大规模交火牺牲了2名中国维和战士的原因,家人特别反对。那段时间,每一次给家人打电话,都像是一次“谈判”。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青春和梦想,我不想在吃苦的年龄选择安逸的生活。”邓文川说,在和平年代,能参加一次联合国维和行动,青春会因奉献而厚重,最后他说服了家人,开始了军旅生活中最残酷、最严格、最苛刻的集训。

经过一路过关斩将,邓文川、梁小松、罗亮等8名宜宾籍战士如愿被选上,成为中国第三批赴南苏丹(朱巴)维和步兵营的一员。

第一次,带着使命出国

2016年12月,经过近20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邓文川一行到达南苏丹首都朱巴。

这是他们第一次迈出国门最先抵达的地方,也是第一次带着使命所到的国家,肩负着和平使命和祖国重托。

第一天踏上这陌生的国度,罗亮等人充满了好奇和兴奋,作为一名军人,终于有机会到达真正的战场,但随之而来的是不安和痛心。

疾病肆虐、政局动荡、战乱频发、饥荒不断、难民成群是对任务区最好的诠释。被战乱毁掉的村庄、光着上身的孩子、贫穷落后……这里的一切都让人感到痛心。

“朱巴,这个陌生的名字从此在我的心里留下了烙印。”罗亮说,因为战乱,当地的孩子失学了,他一定要尽自己所能,为这个贫穷落后的地方做点什么。

参与援建学校

罗亮所在的任务区,有个村子叫皇后村,虽然名字很响亮,但村民们却因常年战乱吃不饱饭,孩子们也失去了学习的机会。村里想成立一所社区学校,但苦于没有任何资助师资力量短缺,困难重重,中国维和营主动为他们提供帮助。

“从三四月就在筹备了,海运物资一来,我们就把废旧的木箱子分解开来,做成桌椅供孩子们学习用。”那段时间,只要不执勤,罗亮和战友们就去帮忙。粉刷黑板、平整场地、翻新大门、准备学习用品……希望学校的设施设备一天天完善。

今年9月,中国维和官兵为南苏丹援建的希望学校投入使用。

中国维和官兵的热情,让非洲的孩子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孩子们常常跟在我们身后,时间长了,就习惯依赖我们了。”罗亮说,当地人见到他们时,常常会对他们竖起大拇指说“China good!”,“China good!”

最危险的长巡 直面战火

“维和的日子艰辛而难忘。"罗亮说,这一年来,他们曾先后经历6次粮食分发护卫,5次难民营武器搜缴,30天的大使馆护卫,13次的长短途武装护卫,还有数不清的武器禁区巡逻……

印象最深的,也是最危险的一次长巡,是将载有联合国物资的21辆大型运输车护送至300公里外的姆沃洛地区,返程时,再护送肯尼亚维和部队车辆物资返回朱巴。

这一次长巡,场面堪比《战狼2》。

“8月10日出发后,车队经过一天的跋涉行至兰伊镇,当地时间20时许,劳累一天的队伍刚刚安顿下来,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我们迅速做好防护准备。”邓文川说,第二天早晨天还没亮,他们再次被枪声惊醒,这让他们不得不时刻紧绷着弦,一刻也不能放松,饿的时候就拿干粮充饥。

朱巴至姆沃洛,是南苏丹重要的物资补给线,途中要经过政府军控制区、反政府武装控制区和地方民兵武装控制区,安全形势异常严峻。

沿途一路可见交火后散落的弹壳,还有大片被烧毁的房屋,地面到处都是千疮百孔,每到一处检查站,当地武装人员都会拦车阻挠,甚至一度出现枪口相向的紧张局面,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协商,车队才被放行,一路上,像这样的武装盘查就多达9次。

“除了战火的威胁,最让头痛的是路况差、行车难。”邓文川说,8月正值南苏丹的雨季,朱巴至姆沃洛仅有的一条道路因为雨水的冲刷浸泡形成泥潭,通行极为困难,300公里的路上,大大小小的水坑难以计数,以至于有一天只前进了20多公里。

为了尽快完成任务,返程时,邓文川被安排在先遣队,负责道路抢修,利用拉水车抽出“池塘”里的水,填补坑洼地段。

虽然很苦、很累,但看到车辆顺利通过难行地段,他们打心眼里高兴,热情不减,“走!下一个地点继续””!

“有一段路特别难走,车辆陷入泥潭后无法摆脱。”邓文川说,当时需要有人进入泥潭里挂牵引绳,他和战友立即脱掉衣服,跳入泥潭里,经过摸索,发现车辆自带牵引绳已坏,车上又没有挂钢丝绳的地方,只能通过人力让车辆摆脱淤陷,最后在战友们的努力下,车辆成功驶出泥潭。

行程600多公里的武装护卫中,车队多次遇到突发状况,官兵们7次建立临时行动基地,原本计划7天完成的任务,最终耗时11天10夜,这次武装护卫被联南苏团认定为今年以来难度最大的一次长途武装护卫任务。

只要祖国需要,还会请战

今年10月,联合国驻南苏丹特派团授予中国第三批赴南苏丹(朱巴)维和步兵营全体官兵“和平荣誉勋章”,以表彰他们过去一年在维护南苏丹和平事业中所作贡献。

这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最高荣耀。

“授勋的时候,看着五星红旗在异国他乡升起,我心中充满了自豪感。”罗亮说,这是对他们的肯定和鼓励,一年的辛苦付出是值得的。

作为任务期满第一批回国的维和士兵,10月15日,罗亮踏上了回国之路。在他的朋友圈里,他写着这样一句话:“致敬2016年12月21日——2017年11月15日的烽火岁月,再见了,这个让我恋恋不舍的国度,再见了,这里的一切。”

11月21日,邓文川也结束维和任务回到了中国。“只要祖国还需要,我还会请战。”邓文川说,一年维和,一生无悔,为世界和平奉献青春,是每一个军人的使命。

不久,汪越、杨松芹一行也将结束任务回到中国。

参加这次维和任务的8名宜宾籍士兵,都是90后。一群热血青年远赴异国他乡,为了世界和平,他们,在枪声中入睡,在枪声中醒来,他们,把青春热血洒在了最危险的地方。一年维和,更懂祖国,更懂和平的意义。

小编一直想要一张8人集体合照,却因执行任务的时间不同而无法合照。今天,请竖起你的大拇指,为邓文川、梁小松、罗亮、杨松芹、张星星、汪越、陈会刚、林秋旭8名战士点个赞,愿他们平安归来!

来源:部份图片源于央视军事报道、新华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