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脾气父亲成都开专车 女儿写暖心纸条贴车里(图)

热点资讯成都商报2017-10-13 08:14

贵阳的工程做完了以后,49岁的邓维银来到成都。在成都他的朋友不多,多数时间在家就是睡觉、看电视。这令他很不习惯。

几次与女儿一起乘坐网约车的经历后——他决心要当个滴滴司机,“自由,还能接触到不同的人。”不过家人都很担心他:邓维银对成都不熟悉,使用软件不熟练,在工地上形成的暴脾气尤其令人紧张。为此,二女儿邓钦方专门用俏皮的语言和卡通形象写了“求理解”的纸条,贴在了父亲的车内,希望乘客给父亲多一点理解。

“女儿很贴心。”邓师傅满心欢喜。当了10多天网约车“老司机”的邓师傅说:“我觉得自己很幸福。”

贴心:滴滴车里的小纸条,乘客看了很暖心

冷风细雨里,10月11日上午8时许,天府一街附近的上班族们感受着初秋的寒意。方先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因为赶时间到天府广场附近,他叫了一辆滴滴车。

一辆白色汽车来到跟前,司机是一位40多岁的男子。“上车以后,我坐在后排。”方先生回忆,自己注意到驾驶座和副驾驶座后面贴着两张写着彩色字的纸,“我还以为是小广告。”车辆继续行驶,感到有些无聊的方先生这才仔细看起那两张纸,内容让他很感动。

“两张纸上写的是一样的内容,是滴滴司机的女儿写的。”方先生向记者展示的照片上,这两张纸上写着如下文字:“可爱的亲,你好:

我是车主的女儿,很荣幸您乘坐本车。我爸爸刚接触到“滴滴司机”这个行业,很多地方他要是还不是很懂,对成都这个地方也不是太熟,也许偶尔会出现操作过慢的情况,望您给他多一点耐心。真的真的非常感谢您。请对我爸的驾驶技术放心,他会把您当做家人一样,一路安全地护送您到家哟。祝您拥有愉快顺利的一天。不!每一天!比超大的心给你!他的不足也请您及时指出,一定接受并改正哟!”

“天有点凉,但是看到这个纸条觉得非常暖心。”方先生说道。他的朋友听说后,将照片发上了微博。

女儿:担心父亲暴脾气,和乘客吵架

10月12日下午2时许,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了“为父亲求理解”的作者邓钦方,她刚刚忙完中午的订餐高峰,“我爸开滴滴车的前一周,我写了那张纸。”她说。

邓钦方告诉记者,他们一家是遂宁(微博)人,自己在家里排行老二。此前,父亲邓维银一直在贵州的工程做管理,今年8月结束那边的工作后来到成都。不过邓钦方发现,父亲闲下来后没有以前那么有精神了。“如果回了老家,他也准备养鱼。”但很快,邓维银向家人提出:想去开滴滴车。

“我妈觉得,父亲开滴滴可以磨一磨他的脾气。”邓钦方介绍,父亲的脾气很暴躁,“一点就燃,涨红了脸、瞪圆了眼睛,我们家的小孩都很怕他。”也正因为这点,他们也很担心父亲:怕他和乘客发生争吵。另外,“我爸刚开始开滴滴,对软件操作不熟练,而且他对成都的路也不熟”,邓钦方就有了写“求理解”纸条的想法。

9月底,邓维银开始了滴滴司机生涯。“我大概提前一周写的。”邓钦方回忆,写完后她复印了几份,贴到驾驶座和副驾驶座后面。“我爸是2007年拿的驾照,算是老司机了。”所以在“求理解”纸条的末尾,邓钦方又专门补充道:“请对我爸的驾驶技术放心,他会把您当做家人一样,一路安全地护送您到家的。”

父亲:我女儿真的很贴心

“哦,你好,要等一下。”下午3时许,接到记者的电话时,邓维银刚刚接了一单。约半个小时后,记者见到了邓师傅,一见面他就说道:“不好意思,刚才接到了一单。”坐在车后排,记者注意到,女儿贴的小贴士只剩下了一张。“另一张今天被一个小娃娃撕了。”他解释道。

“子女都在成都,妻子说来成都一家人可以常在一起。”不过,邓师傅告诉记者,自己在成都的朋友并不多,“有时候聚到一起,也就是一顿酒后各自散去;没事在家我要么睡觉,要么看电视。”这让喜欢摆龙门阵的邓师傅很不习惯。

“到成都后,女儿带我们坐过几次滴滴。”邓师傅告诉记者,和这些滴滴司机的聊天打开了他新世界的大门。“工作自由,而且可以接触到不同的、有意思的人。”邓师傅萌生了当滴滴司机的想法。为此,他还专门和爱人去车展看车,又去以租代购的汽车公司考察。一个多月后事情敲定,邓师傅9月底开始了自己的滴滴司机生涯。

“女儿专门给我写的纸条,又印了好几张。”邓师傅从副驾驶储物盒内又拿出来两张“求理解”的纸。

“我女儿真的很贴心。”邓师傅带着抑制不住地笑着说道。

变化:“他改变了很多,变得平和了”

邓师傅第一天出去跑滴滴,邓钦方和家人都有些紧张,“也不敢给爸爸打电话,怕他慌乱。”直到下午4点她才接到父亲的电话,电话中邓师傅绘声绘色地描述着白天的见闻。到家的时候,邓师傅还哼起了小曲。

现在每天早上,邓师傅和大女儿一起出门,中午在外面吃一顿饭,晚上赶着6点左右回家吃晚饭。“每天都能接触到不同的人,到家有家人相伴,我感觉生活很幸福。”

印象中,有一次接人是在医院门口,“一位女士抱着娃娃,但是娃娃的鞋子忘在医院里面了,她请我等一下。”邓师傅表示,自己当时等了10多分钟,“对方回来上车后很感谢,跟我说要是能打十颗星,她愿意给我打十颗星。”前天晚上,有一名年轻男子坐了他的车,“他看到女儿给我写的纸条后也和我说起了话。”闲聊中得知邓师傅以前是做工程管理的,“他也准备做这个行业,但是没有经验,还专门要了我的电话,说要跟我请教。”

邓钦方和家人也为邓维银感到高兴,觉得他改变了很多,“国庆节假期他开车载我们出去,碰到堵车和车辆插队的情况,他也变得平和了许多。”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彭亮 摄影 刘海韵

编辑 官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