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嘎主峰15年来首次被捷克80后登顶 难度远大于珠峰

热点资讯成都商报2017-10-11 07:59

“花钱可以上珠峰,但上不了贡嘎。”这是盛传于登山界的一句名言。一百多年来,贡嘎山主峰一直保持着登顶之难,杀伤率之大的“恶名”。在长期冰川作用下,主峰发育为锥状大角峰,周围绕以60°~70°的峭壁,加之恶劣的天气,让人难以征服,又欲罢不能,其登顶难度甚至远远大于珠峰。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9月,共有32人成功登顶,21人在登山中遇难。

2017年10月7日下午15时,一名捷克登山者Pavel Korinek登顶海拔7556米、被冠以“蜀山之王”的四川最高峰之巅贡嘎主峰——木雅贡嘎(Minya Konka)。

10日,成都商报记者从四川省登山协会(以下简称省登协)证实,这是自2002年法国人沿西坡西北脊传统线路登顶之外,15年来首次有人成功登顶贡嘎主峰。

15年首次,贡嘎主峰再被登顶

“吃了午饭就出去逛街去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呢,几个耍得之高兴哦。”10月10日下午18时许,说起此次登山的几名捷克人,潘亚渝忍俊不禁。

54岁的潘亚渝是四川某户外探险有限公司的一名员工,也是此次捷克登山队的联络官。

他介绍,9月16日,一支由9名捷克人组成的捷克登山队来到四川,准备攀登贡嘎。17日,一行人到了康定,18日,一行人就到了子梅村,19日到了海拔四千多的大本营。

不过,天气一直不好,登山迟迟不能动身,行程越来越紧。9月30日,在查询气象得知10月6日、7日、8日天气不错后,10月1日,Pavel Korinek和Petr Krejci等五人开始登山,向贡嘎主峰发起冲击,此番攀登,是沿西坡转西北山脊路线,即1932年由美国登山家泰里斯.穆尔与理查德.布尔萨尔开辟的传统路线。

登山后,有人因身体不适和天气原因等陆续撤回,Petr Krejci也停留在了距离山顶200米左右的位置。10月7日下午15时,Pavel Korinek成功登顶海拔7556米的四川贡嘎山主峰,并安全撤回大本营。

10月8日晚上,他们下来,潘亚渝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把热咖啡和药酒等送上,由于登顶成功,大家很兴奋,晚上谈到凌晨,分享在山上的一些照片。10月9日,一行人抵达康定,开始了休整,或将于12日返回成都。

省登协副秘书长刘峰介绍,他们通过省登协办理了登山的相关手续,他们能登顶成功,既有技术的成分,运气也占了很大因素,上一次登顶记录要追溯到15年前。

登山队里80后当主力,有人还是电工

这并不是捷克攀登队第一次接近贡嘎。

去年同一时段(2016年10月1日-19日),山友“偏爱摇滚和国王”发帖称,在去往那玛峰的路上,偶遇了一组尝试攀登贡嘎主峰的捷克攀登队(四名攀登者、一名翻译与一名川登协联络官)。

成都商报记者从省登协和此次为捷克登山者提供服务的户外公司均证实,2016年10月,Pavel Korinek和Petr Krejci就尝试过登贡嘎主峰,但因天气等因素并未成功。

今年来的这9人,都是朋友关系,其中有8名是男性,1名女性。年龄最大的是出生于1957年的Leos Hustak,最小的是1986年的Jiri,6人是80后。

令潘亚渝感到吃惊的是,这9人中,几乎没有专业的户外运动员,有学医的,有公司职员,有人甚至是电工。登顶的Pavel Korinek出生于1980年,专业是地质方面。

在潘亚渝看来,这些人和国内的一些户外爱好者不一样,他们没有表现出很狂热的态度,而是比较理性的看待这个事。“他们没有请当地的协作,但从物资准备和心理准备上都很专业,在捷克就在从事体能训练等。”

比如在登山途中,营地下雪,大雪把帐篷压垮了两次,有队员就选择撤离,在6400米时,一名队员感觉到身体不适,也选择放弃。

这点,让从事户外运动多年的潘亚渝觉得难能可贵:登山,既要对山做出正确的判断,也要对自己身体做出正确的估计。

当然,这些年轻人们也有着年轻人的可爱,潘亚渝称,登山时,他们买了当地的土豆青椒等,上山过程中就煮成一锅,酷似“乱炖”;登顶回来,Pavel Korinek疲惫不堪,潘亚渝送上了热咖啡,他却说:好想喝一杯啤酒哦。

10月9日到了康定后,“想喝啤酒”这一愿望终于实现,大家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分享着照片。

中国登山队首次登顶,6人下撤时4人遇难

捷克登山队对贡嘎主峰的破冰,来之不易。回顾这座独立山峰被发现以来的140年,记录在册的登顶次数仅10次左右。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9月,共有32人登顶,21人在登山中遇难,登山死亡率远远超过珠峰及13座8000米以上山峰。连刘峰都感慨,贡嘎山主峰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上登山死亡率第一的山峰(因梅里雪山无人登顶,不计入内)。

成都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这21名遇难者来自中国、日本、韩国、瑞士、美国5个国家。其中,日本4次登山共14人遇难,遇难人数最多的一次是1981年,日本登山队快登顶时发生集体滑坠,共8人遇难。

1957年5月,中国登山队首次独立攀登7000米以上雪山时,就选择了贡嘎山。在经验不足、装备简陋、技术不成熟的情况下,经过九死一生的拼搏,6人登顶成功。但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牺牲,队员丁行友遇雪崩身亡,国德存、师秀、彭仲穆在登顶下撤途中滑坠遇难。”

美景吸引前往 天气是登顶难重要因素

虽然有数十支队伍攀登过贡嘎山,不过,遗憾的是,贡嘎山被誉为蜀山之王,至今却无四川人登顶过。

四川省登山协会培训部副部长李宗利曾攀登过贡嘎主峰,但因天气作罢。在李宗利发布的《逐梦贡嘎 | 我们与顶峰只差一步之遥(攀登报告)》中,当时的情形,用惨烈来形容也不为过:为了避免因冰崩掉入冰裂缝,只得在“满是裂缝的孤岛上”扎下了营地。途中经过冰壁区时,三人还险些被比人还大的石头砸中,

在海拔6700米处,顶峰近在咫尺,但天气却异常糟糕,雪花弥漫,疾风狂作。4日晚23点开始,巨风突起,睡了三个人的帐篷竟然都能被风抬了起来,在狂风中,顶级登山帐被撕裂,装有三个大男人的帐篷一度被吹到距离悬崖仅有半米的地方。“我清楚如果再滑动半米,我们就会被贡嘎山收为己用,我们将会长眠在冰川里。”

一夜肆虐,早上清点装备时,除了羽绒服以外,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风吹走了。无奈,三人选择在海拔6700米的地方下撤。

……

除了李宗利的攀登,还有许多国外登山家们的尝试都值得铭记:

1983年,瑞士登山队登顶贡嘎,途中发生滑坠,1人遇难。

1982年,日本攀登者营原信和松田宏重返贡嘎山,在距顶峰50米处遭遇雪崩,前者遇难,后者坚持19天后获救生还。

1994年,日本队沿东北山脊尝试攀登失利,4人因雪崩遇难。

2013年,来自西班牙的登山队来到贡嘎主峰山脚,最终被C2营地前的一条12米,倾角为70°的冰坡拦住,无奈下撤。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蒋麟

编辑 官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