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名脱险游客千里转运 发朋友圈:你好,成都(图)

热点资讯成都商报2017-08-11 08:05

一条朋友圈

抵达茶店子车站后,来自上海的于女士发了一条朋友圈:“你好,成都!”她说,自己永远忘不了地震那天深夜,一家人从酒店逃出来,突然听到远处有消防车警笛声传来,大家热泪盈眶,纷纷鼓掌。

一张躺地照

“有人对导游有偏见。”志愿者向国涛拿着手机,拍下伙伴们躺地上睡觉的照片,发进朋友圈祈福,“我们来做志愿者,好多人推掉了手里的团。”

该排队上车了。来自上海的于女士掏出手机,微倾着头,右手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她的儿子和女儿在一边安静地看着行李,丈夫守在身边。

照片未经修饰,她立刻就发进了朋友圈,“你好,成都!”嘈杂的人群头顶,“茶店子旅游集散中心”几个字,在微露的晨曦中若隐若现,红色的字体闪烁着光芒。

经历了10多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穿破夜色和黎明,行程数百公里,昨日早上6时许,包括于女士在内的近400名游客,乘坐长途客运大巴从九寨沟(微博)灾区返回成都。

一夜无眠,路上大家都经历了什么?凌晨,成都商报记者走进汽车站,记录这场近年来成都最大规模的转运。

老司机来了 “只休息了半个小时”

尽管已经离开震区,但这趟回家之路并不轻松。

开了20多年的车,司机陈健华形容这趟转运就像“魔鬼历程”:前日早上6时过,他才开进九寨沟集结,转运了一车人回松潘(微博);下午3点过,没有任何休息,他接到安排就来成都。

“我们都担心司机遭不住。”54岁的曾大姐说,开到半夜时,陈师傅实在熬不住,停下只休息半小时,就又被其他游客推醒,广州游客白女士急着要赶早上6点过的飞机。担心他扛不住,大家就轮流上去跟他说话。

而几百公里外,一拨四川云享联创导游公益书社的志愿者正苦等他们的到来,负责提供住宿、转运路线指引。

“有人对导游有偏见。”志愿者向国涛拿着手机,在广场上走来走去,拍下好几张伙伴们躺地上睡觉的照片,发进朋友圈祈福,“我们来做志愿者,好多人推掉了手里的团。”老向说,希望尽点微不足道的力量,等待九寨游客平安归来。

志愿者来了 “27家酒店免费住宿”

三环路的车流声逐渐增大的时候,城市终于醒了。尽管还没到早上6点开站时间,茶店子旅游集散中心却越来越热闹。

“到了!”昨天早上6时06分,导游赵阳把手机揣兜里,撒腿就跑出去。穿着红色马甲的他就像一团火,瞬间点燃了其他几名志愿者。他们举着写着“火车北站”、“双流(微博)机场”的提示牌,赶紧在集散中心的广场上站好阵形。

12辆来自九寨沟的大巴正逐一拐下三环路,从岔口处鱼贯驶入集散中心的下客通道。民警、交委工作人员、志愿者……赵阳赶紧跟着大家,呼啦啦往前跑。车队从前日下午5点陆续出发,历经10多个小时,共疏散回近400名游客。

车门“咣”地一下打开,第一个从车上下来的是江苏人江奇,他有些吃惊地看着一群人围上来。“你们是要去哪里,先住宿还是去车站、机场?”赵阳拉着他问。

旁边一名女孩子干净利落地摊开一摞纸,上面是酒店明细清单,“要去住宿的话,我帮你们订!”每一页详细印着27家酒店的免费房间名额、地址、联系电话,“这次成都准备了400多间、800多人次的免费住宿。”

公安人员来了 为丢失证件游客办证

于女士担惊受怕的时候,四川正从全省调集力量,撤离疏散游客。不到24小时共开出8000余辆车,疏散近6万人。

等到他们坐上疏散大巴时,正是前日下午的5时许。而这边,茶店子旅游集散中心正式搭建起“九寨沟地震应急疏散接待点”,由市交委(微博)、金牛区公安局、辖区派出所及街办、导游志愿者组成,“估计有上百名工作人员。”

昨日凌晨3时20分,成都商报记者赶到现场时,整个集散中心灯火通明,四处摆放着食物、水和简单医疗等便民服务,广场内停放着5辆大型客车,用于输运旅客至机场、火车站等交通枢纽点。

金牛区公安分局带来了移动警务通、食物和矿泉水,他们除了负责所有转运环节的交通和治安秩序,最重要是为丢失证件的群众办理临时身份证明,用以乘坐飞机和火车。

“这是成都近年来组织的最大一次规模的转运。”每隔半小时,市交委一名工作人员就要联系一下前方。

逃生回忆 一生难忘

听到消防车警笛声

大家热泪盈眶, 纷纷鼓掌

昨天,茶店子车站外广场上井然有序。“双流机场”的提示牌后面,依次排了二三十名游客。游客于女士掏出手机,微倾着头,右手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她的儿子和女儿在一边安静地看着行李,丈夫守在身边。

一支采访话筒毫无防备地递过来,对准她。“终于回到成都了,还好吧?”对这个问题,刚刚还玩着自拍的于女士,一时没忍住,眼泪掉下来,“我们都不知道这么顺利。”

于女士和丈夫曾历经绝望。这是他们第一次来四川。地震发生前,刚在九寨沟天堂洲际大酒店办理入住、吃过晚饭。地动山摇之际,他们顾不上拿行李就往外跑。一家人裹着浴巾,瑟瑟发抖过了一夜。

“当时山上还一直往下掉石头。”熬到天明,于女士的丈夫去楼上取行李,发现门全部扭曲挤压变形。撤离时,一名好心的司机用皮卡捎走他们,孩子坐车内,她和丈夫挤后面的斗车里,“路过每个坠石点,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当成都两个字出现在前方收费站时,还是让司机陈健华精神一振,又累又开心,“终于到了,一车人安全都在自己手上。”

早上事论事点第二批车队到达后,游客们各自散去。江苏游客江奇和家人决定订3个房间,“想在成都再好好玩两天”;于女士则和家人决定去双流机场乘坐最早的航班飞回上海。

她在人群中自拍的照片,未经修饰就发进朋友圈:“你好,成都!”她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自己永远忘不了一个场景:地震那天深夜,一家人从酒店逃离出来,万分恐惧中度日如年,突然听到远处有消防车警笛声传来,大家热泪盈眶,纷纷鼓掌,“如果说曾经历绝望,这些就是你们带给我们的希望,谢谢成都!”

成都商报记者 辜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