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星月领11万见不到老公?嫁入豪门令人发寒…

嫁入豪门,在很多吃瓜群众看来,那完全是一笔走上人生巅峰、成为人生赢家的捷径之路。然而,近日却被这条新闻刷屏!

女星月领11万见不到老公?嫁入豪门令人发寒…

女星月领11万见不到老公?嫁入豪门令人发寒…

面对如此悲催寂寥的后半生,小编我却看到了众口一致的评论??

女星月领11万见不到老公?嫁入豪门令人发寒…

女星月领11万见不到老公?嫁入豪门令人发寒…

女星月领11万见不到老公?嫁入豪门令人发寒…

真爱在哪呢?

尊重在哪呢?

女性的价值在哪里?

背负着“媳妇”这个标签的女性不仅没有被当作家庭的成员,

甚至不被当作一个同类的人来看待。

“她”只是一个传递香火的工具,

工具碎了、没了,再找一个就是了。

讲真,

就拿当下最火的《白鹿原》为例,列举她们惨不忍睹的命运

盘点一下嫁入豪门的那些无法想象的命如草芥!

一个过门一年的媳妇饿得半夜醒来,再也无法人睡,撞摸身旁已不见丈夫的踪影,怀疑丈夫和阿公阿婆在背过她偷吃,就蹑手蹑脚溜到阿婆的窗根下偷听墙根儿,听见阿公阿婆和丈夫正商量着要杀她煮食。阿公说:“你放心度过馑爸再给你娶一房,要不咱爷儿们都得饿死,别说媳妇,连香火都断了!”新媳妇吓得软瘫,连夜逃回娘家告知父母。被母亲哄慰睡下,又从梦中惊醒,听见父亲和母亲正在说话:“与其让人家杀了,不胜咱自家杀了吃!”这女人吓得从炕上跳下来就疯了……

——这是陈忠实写在《白鹿原》里荒年的一段乡野传说

一旦想到《白鹿原》是陈忠实翻看着真实的《县志》写出来的,你也就无法将这个传说仅仅当作传说来看。

一部二十多卷的县志,竟然有四、五个卷本,用来记录本县有文字记载以来的贞洁烈女的事迹或名字……这些女人用她们活泼的生命,坚守着道德规章里专门给她们设置的“志”和“节”的条律,曾经经历过怎样漫长的残酷的煎熬,才换取了县志上几厘米长的位置。

——陈忠实如是说

女星月领11万见不到老公?嫁入豪门令人发寒…

吴仙草:服从命运也服从命运里的悲剧

悲剧程度:⭐️⭐️

仙草与白嘉轩的婚姻还算是白鹿原上的楷模。她顺从、贤惠、敬仰丈夫、操持家业。但是她这段婚姻的开始与结局都是两个悲剧。

在仙草嫁入白家之前,白嘉轩已经死了六房女人,第五房女人卫三姑娘被自己的父亲木匠卫老三以一匹骡马的价格卖给了白嘉轩,最后发了疯,溺死在河里。仙草的父亲吴长贵为了报恩,尽管所有人都说白嘉轩的东西是有毒汁的倒钩,能捣烂女人的心肝肺,他依旧把女儿送了过去,在吴长贵的眼里,男人之间的恩胜过女儿的性命。仙草是服从的,在妻子的位置上她一生没有和白嘉轩抗争过什么,唯有当白嘉轩对待白孝文和白灵过于绝情时,作为母亲她会去疯狂地反抗,但也并没有改变自己丈夫的决定。

仙草一生都听白嘉轩的,甚至在瘟疫到来时,她也不愿意离开丈夫去避难,当她大口大口吐出绿色秽物时,白嘉轩哭着喊着不愿她死去,此时此刻,仿佛是仙草人生价值最受到肯定的时刻。

对仙草而言,丈夫就是她的一切,但一切都只源于她恰好是白嘉轩的第七任妻子,她的幸运背后是前面六任死亡者的森森阴气,她已经算原上好命的女子,但她的好命也就仅限于“碰巧能活下去”。

女星月领11万见不到老公?嫁入豪门令人发寒…

白灵:跳脱了一个命运,就跳进了另一个命运的悲剧

悲剧指数:⭐️⭐️⭐️

白灵是白鹿原上意识最超前的女性。她是传说中白鹿精灵的化身,白嘉轩最喜爱的女儿。她聪慧灵性,爱恨都由着自己,她和男孩一起求学,抗拒缠小脚,拒绝包办的婚姻,与家庭彻底决裂,参加革命,加入共产党。爱上有妇之夫鹿兆鹏就单刀直入地表达“兆鹏哥,咱们做真夫妻啊!做一天真夫妻,我也不亏!”

所以白灵的结局就越发令人扼腕。她并没有一个配得上她性情的轰轰烈烈的结局,甚至没有死在为理想奋斗的道路上或者死在敌人的刀枪下,她在革命内部的斗争中和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死在一口枯井里。此时白嘉轩梦见了满天大雪,那头白鹿和自己告别,慢慢幻化成了女儿的样子。

白灵的一生都在努力逃脱原上的道德逻辑与原上女人必然的命运,然而,她从一口命运的陷阱里跳出来就毅然跳入了另一口命运的枯井。她的死亡是一场理想的祭礼也是对理想最大的讽刺,但她毕竟跟随自己意愿过了这短暂一生,从这个角度来讲,她比原上那些默默忍耐、煎熬在漫长岁月里不得解脱的女子来说,快乐畅快得多。

女星月领11万见不到老公?嫁入豪门令人发寒…

田小娥:撕烂命运,也就被命运撕烂

悲剧指数:⭐️⭐️⭐️⭐️

田小娥是白鹿原上的恶之花,也是整段秘史里最为华彩的段落。

她本来是秀才的女儿,却被自己父亲卖给可以做自己爷爷的郭举人做小老婆,成为“泡枣”的工具。黑娃的出现是田小娥人生的一大转机,给她死寂的人生带来真正的生命力。和黑娃偷情败露后,田小娥既不被自己的家庭所容,更为黑娃的家族所唾弃,她把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这一个男人身上,却只沦落到一个被羞辱被赶出祠堂的下场。

在黑娃闹农会失败后,田小娥陷入了生存的困境,成为鹿子霖泄欲的对象,并在他的安排下恶毒地勾引了白孝文,让白孝文为自己倾家荡产,然而她看到白孝文堕落时又会展现出善良、怜悯与自责。

田小娥最终死在一辈子忠厚老实的长工鹿三刀下,在死后她附身在鹿三身上,化身为飞蛾,引发了白鹿原上一场大瘟疫,最后被挫骨成灰永世被压在了砖塔之下。归根结底,田小娥又做错了什么?一开始她跟着黑娃到白鹿原时不过是求一个像人一样生存的权利,然而宗法乡约把她拒绝在了生存之外,把一个女人活生生变成了与命运撕咬的妖怪,最终她撕烂了包括自己在内的许多人的命运,也被命运所撕烂。

女星月领11万见不到老公?嫁入豪门令人发寒…

白孝文媳妇:被命运忽视至死的女人

悲剧指数:女星月领11万见不到老公?嫁入豪门令人发寒…

虽然死得凄厉诡谲,但田小娥并不是原上最悲惨的女人。她好歹能够有足够的胆量逞着心意跟着黑娃逃跑,有足够的勇气去用自己的美貌对整个白鹿原上的男人实施报复,她实打实地跟命运撕咬了一番,就算输得一败涂地也不枉活了这一次。在田小娥的报复行为中,最深重的受难者并不是白孝文,而是一直以来在故事里鲜有姓名的白孝文媳妇。

白孝文不争气,卖房卖地,一贫如洗,这个女人也就守在白孝文媳妇的位置上,活生生被饿死。白孝文在讨饭时挂念的是田小娥,在升官发财后马上新娶了一房夫人,这个被活活饿死的妻子在他心里仿佛完全没有存在过。那些在丈夫死后守节至死的女性们好歹在历史中还用自己悲剧换得一个单薄的名字,而这个被饿死的女人,仿佛轻贱得就如原上的飘絮,风一吹就再也没人想起她曾经存在过。

鹿兆鹏媳妇:被命运羞辱至死的女人

悲剧指数:⭐️⭐️⭐️⭐️⭐️

女星月领11万见不到老公?嫁入豪门令人发寒…

如果有比孝文媳妇活生生饿死更加悲惨的命运,就是兆鹏媳妇被羞辱至死的一生。她本是原上德高望重的冷医生女儿,被做媒嫁给大户人家做大儿媳妇。可惜她有一个不爱她的过于进步的丈夫,鹿兆鹏去闹革命追寻自己理想解放全中国去了,害苦了他这位不能够自己解放自己的妻子。

兆鹏媳妇小心谨慎地遵从着“三从四德”活着,压抑着自己的欲望,她被不爱自己的丈夫以逃婚羞辱,被自己公公在醉酒后羞辱,她试探自己的公公反而被进一步公开羞辱,她走到了精神崩溃的泥潭。面对这个一再羞辱自己的命运,兆鹏媳妇疯了,她不但自己主动羞辱自己,更加要羞辱鹿家每一个人,她每天念叨着“俺爸跟我好……”成为白鹿原上一个必须闭嘴的存在。最后她自己的亲生父亲亲自以一副药终结了她备受羞辱的一生。

这个一直被命运践踏在脚下,从未翻身,甚至最后把自己埋得更深的女人,是白鹿原上最可怜的一位。

细数白鹿原上白、鹿两家这些挣扎、沉浮于命运的女性,无论是做命运忠实的奴隶还是做命运不屈的抗争者,她们似乎都难逃一个悲剧收场的结局。男权社会、封建伦理、乡约宗法、家族暴政,将她们的每一条出路都封得死死的,她们或者安静地枯萎在围墙里,或者在围墙上撞得粉碎,幸而有一位作家能够从浩瀚如海的县志里打捞起她们的灵魂,将她们的卑微与顽强、欲望与理想都揉入到一部不朽著作,成为其光芒万丈的一部分。

女星月领11万见不到老公?嫁入豪门令人发寒…

陕西人艺版《白鹿原》

作者陈忠实最满意的版本

演出时间:2017年7月14/15日 19:30

演出地点:四川省锦城艺术宫

演出票价:880/680/480/280/180

演出套票:1500(880*2) 1200(680*2)

购票电话:028-86655964 028-86650834

或大麦网购买

今日有条娱:

仅有三个席位,致敬陈忠实先生,说出你想去看这部戏的缘由,在本文下评论,点赞数最高的三位,分别获得一张演出票。

截止时间:7月5日11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v_ruiz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