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集体资源被转让 村民欲求真相

法制与社会2017-06-06 17:00

辽宁省海城市英落镇赵堡村,拥有着丰富的菱镁和滑石的矿产资源。经营矿产资源的利润,是这个村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可在最近十多年的时间里,这里却上演了一场由私企老板导演,村委会主任登台上演的将村集体矿产资源“打包”出赁的闹剧,这对原本依矿而生的赵堡村村民来说,失去的不仅仅是矿山,而是他们世代赖以生存的根本。

假公济私致集体企业解体

赵堡村镁滑公司的矿产企业,归属村集体所有,村民大多在这家企业务工养家糊口。而该企业经理王福海在担任镁滑公司经理时,又成立了一个归属其个人的滑石收购公司。该个人“小公司”长期依托于村“大公司”低价收购矿上开采的滑石。据当地的村民们讲,那时500元一吨收购的滑石,转手出售达每吨1000多元,而收益大部却归王福海个人公司所有。长期利用这种“吸血”模式,王福海从赵堡村的滑石矿上获利无数。然而这种“吸血”经营模式不能长久,“大公司”最终被“吸垮”解体。

“多方助力”掏取他人坑口

赵堡村滑石矿拥有九个坑口,其中五个坑口归赵堡村五个村民承包经营,另外四个坑口归属于海城市水泉滑石矿业有限公司经营。多数村民反映,2005年初,王福海为了达到占有整个赵堡村集体财产的目的,通过其在海城市安监部门和乡镇的关系,以安全不合格为名,对该五个坑口进行了封停。时任村委会主任的赵长峰找到五个坑口的承包人开会,明确告诉他们,“这矿你们干不了,还得让人家(王)福海干。”万般无奈之下,这五位承包人只好交出承包权。2016年初,赵长峰以村委会的名义将五个坑口以每年超低价格15万元承包费转让给了王福海,承包期限为30年。一个曾经承包滑石矿的业主痛心的说:“真没办法,那时候都是集体留下来的矿,我们承包时不是这不合格,就是那不合格,可是交给王福海后,也没见整改就能开工了,却啥毛病都没有!”

村集体资源被转让 村民欲求真相

相关图片

“移花接木”侵吞集体资产

王福海在取得五个坑口的经营权后,叫村支书兼村主任赵长峰出面,向海城市水泉滑石矿业有限公司要求收回其承包的四个坑口。未遂后,赵长峰又找到五个村民小组的村民,并承诺该四坑口收回后,村民可分到钱,并要求全体村民在授权委托书上签名画押。

同时作为村支书的赵长峰还组织本村的十一位村民进京上访,在村民进京上访达到目的后,参与进京上访的村民可领到由王福海发放的工资,领工资时村民需在一张空白纸上签字画押。

就是这张当时村民代表领工资签字的纸签,后来被人移到了一个由甲方为赵堡村村委会和乙方为海城市福海高档滑石有限公司和海城市水泉滑石矿业有限公司签订的协议上,(海城市福海高档滑石有限公司法人就是王福海)只是在名单之上加上了“2006年5月30日在长峰书记办公室招开两委班子会议,特别是村民代表中的代表签字后生效”的字样,附在2006年6月15日签订的承包协议后面。竟以此来证明村民“同意”他承包矿产。

2010年6月,赵堡村的村民们看到了一份将滑石矿承包权30年的协议书。由于是集体矿产,应当有全体村民代表的签字才能够生效,然而协议书最后村民代表签字同意的部分,居然和之前村民签署的收回海城市水泉滑石矿业有限公司矿产承包权的“授权委托书”上的签字画押一模一样。这两份看似合理的合同,其实在村民签字的名单上,赵堡村村委会主任赵长峰与王福海进行移花接木。

时隔几年后,王福海又和现任赵堡村的村支书兼村主任赵庆辉对整个赵堡村的矿产资源进行了整合,整合后看上去是归属赵堡村的集体矿产,其实以彻底沦为了王自己的“私人财产”。这为他日后打包转让创造了条件,据村民介绍,2010年前后,赵堡村全部的滑石矿坑口都打包租赁给了海城市当地一家民营企业既后英集团,通过这一笔交易,王福海等人获得巨大的收益。

与赵堡村相隔不远的范峪村,矿产储量仅有赵堡村的三分之一,同是后英集团,村里却得到四亿元,村民每人均得20万元。而赵堡村的这次村集体财产租赁,除少数村民得到一点山皮补偿外,大多数村民没有看到钱。

村集体资源被转让 村民欲求真相

相关图片

集体矿产资源流失殆尽村民欲求真相为何难

许多当地的村民气愤地表示:赵堡村价值数亿的矿产资源被王福海使用各种手段霸占、转赁;村民只能看着横行霸道的王福海而敢怒不敢言,如果有人出面阻拦,暗打暗砸的事情时有发生。把一个本来安睦祥和的村庄搞得人心惶惶。

时隔几年后,赵堡村的村民多次到村上镇上探寻究竟,想看看本村与后英集团签的合同什么内容,镇领导傅志福说:看可以,但必须在镇包片领导,村两委,村民代表监管下在五个工作日之后可看,但不能拍照和复印。

就这样,几天后村民们见到的却仅是赵堡村村委会和后英集团签订的补充协议,补充协议显示租赁年限为五十年,每年村民可得到由后英集团补偿金80万元用于坑口设备和山皮补偿,但和后英集团签署的主体协议村民至今也未能让村民看到。

村民说起当时的情景,气愤的说,能签50年的承包合同,是谁给了赵庆辉这么大的权力。

令村民不解的是,在这个补充协议的后面,即2010年10月24日的村委会会议记录上,清楚地记录着村民代表霍绍利、赵庆志的发言,但实际该二位村民根本没有出席这次会议,发言更谈不上了。另外村民张学军、赵长富也出现在村民代表的签字中,而该二位村民已在2001年前后死亡。

这庄交易在省国土资源厅的交易平台上却显示交易额500万元,而据村民反映,价值近五个亿的矿产资源,实际交易额为1.7亿,从500万到1.7亿,仅税金一项就偷漏掉4000多万,村民不想追问这些,村民想知道的就是真正交易的那笔钱到底花落谁家。有关部门是不是应该当着村民的面,晒一晒账单,借着村务公开给村民一个交代。

在采访中,英落镇镇领导傅志福表示:赵堡村的集体财产变卖也好,租赁也好,那都是上一任的事,他是2013年到英落镇上任的,以前的事他不清楚,也不好回答。当记者一再追问谁能说清时,他说,现在关于企业的经营,海城市成立了一个析木新城管委会,哪里回答会更准确一些。

关于赵堡村的集体矿产资源被“转”的资金流向问题,将持续关注。(记者 刘冀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村民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cdqq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