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破获涉5.2亿传销大案 骨干系高材生曾创业血亏

国营厂车间上班、做电脑销售、搞农业种植、干股票咨询再到传销网站建设维护,44岁的宋明离自己的计算机专业最近的一次就在后者,只是用错了地方。

今年4月,眉山(微博)丹棱警方破获一起涉及全国31个省市及多个境外国家的“云数贸五化联盟”特大传销案件。案件注册会员达21万,层级130余级,涉及金额5.2亿元。此前,“云数贸”传销案曾被公安部列为2013年十大经典传销案之一。

宋明正是该起传销案的一大核心骨干成员。去年五月,具有计算机专业技能的他和同伴仅用时一个月就建立起了一个纷繁复杂的网络注册和结算系统。经警方调查,宋明在案中参与策划了整个传销的组织结构、会员发展模式、薪酬奖励制度等多个核心内容。

“但凡前面几件事有一件做成了,我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宋明渴望成功,却在屡屡失败后走上了歧途,从一个重点大学的计算机高材生变成了如今面临刑罚的传销策划者。

计算机高材生:

毕业后却屡屡碰壁 “我的人生没有风口和机会”

宋明的人生应该有多种可能,但如今,他所有的活动都只能限定在看守所的小院。

在成为传销“犯罪嫌疑人”之前,他有多个可以描述的身份:股票咨询师、创业者、生意人、国企工人、重点大学计算机高材生,后者是他最引以为豪的身份。“那时候在我老家能上大学的人可不多,计算机更是新鲜洋气的。”走进重点大学,学习前沿的计算机专业,当时的宋明是不少人羡慕的对象。然而,现在的他,却拒绝回答他人自己毕业的学校,“都这样了,再去丢学校脸?”

1994年,21岁的宋明从河南的一所重点大学毕业,那时中国的互联网才刚刚起步,还谈不上成型的计算机行业,尽管行业前沿,未来的不确定性还是让他放弃了从事专业本身。与当时众多的大学毕业生一样,进入政企单位成了宋明的最佳选择。“当时到了一家国营老厂,收益一般,好歹稳定。”然而,伴随着厂子经济效益的下降,宋明所在的国营厂也难逃裁员破产的结局。2013年,宋明追求的稳定走到了尽头。

下岗后,宋明决定把自己的专业重拾起来,他开始在河南当地做起了计算机生意,说的是计算机,其实就是帮人装机、卖电脑,搞打印。一开始,他的生意还算不错,除了开店还与多家企业建立起业务往来,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同行加入,市场的竞争也变得激烈,他的生意遭到了冲击。“任何事情都会有竞争,可销售的事情我确实搞不来,不像别人那样做得好,跑得快又会说,计算机更新换代快,一保守就要被甩。”不到三年,他的电脑店就此关张。

如果说之前是正常上班和干自己略微擅长的工作,那么接下来的农业种植则算是宋明的一次真正创业。也正是这次创业的失败,让他长期背负着巨大的个人压力。

2008年前后,在完全不熟悉市场和技术的情况下,不顾家人反对的他选择了到农村承包土地搞食用菌种植。用他的话说,“既然城市头干不成事,那就到农村干”。然而最后的结果仍是血本无归。4年下来亏了十余万,也让他背上了一身债务。“还是因为自大,不了解就想学,以为自己学得会,想着自己能够做好,政府也会支持,还能带动当地农民增收,结果当头一棒。”

这之后的几年,宋明又在朋友的介绍下干起了股票咨询,可这又是一个他完全陌生的行业。心想股票来钱快,现实则是一月三千元左右的固定工资,这让他养家糊口也成了问题。

“都说有风口就有机会,你看我现在有风口吗,有机会吗?”看守所内,宋明捂住脸,长嘘一口气,“没有。”他把自己不顺处境归结为自己的个性,“扭!倔!处处碰壁的结果。”

渴望成功:

朋友已是领导骨干 自己还一事无成

在很多人看来,宋明应该有一个不错的未来。“重点大学毕业、学计算机,如果坚持在行业内干,现在也应该小有成就了。”宋明说,身边不少人都表达了这样的观点。然而,他自己却并不这样认为:“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它的潜力和空间,但不代表有潜力和空间你就一定能成事。”

对于自己此前的工作和人生,宋明认为但凡有一件事做成功了,也会有不一样的人生,而现实却是一事无成。“企业上班结果下岗了,做生意也没发展成一个什么公司,创业又亏得血本无归,一个月拿两三千元工资。”宋明渴望成功,但却屡遭打击,如今还只能待在看守所内。

除了工作不顺,另一种打击则来自“对比”。宋明介绍,当初一同毕业的同学中不少都已经成为了自己所在单位领导,就连一起从国营厂下岗的同事也在新的单位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至少也是骨干”,创业做生意的也都很顺利,甚至曾经没能走进大学校园的发小也都“发了财”。“可再看看我呢?”在自己要好的同学和前同事朋友面前,宋明有些抬不起头,有很长一段时间他甚至切断了与朋友的联系。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他也数次要求不要写出真实姓名,甚至连自己原本的姓都不要写,“我们那个地方我这个姓的人很少,一提别人就猜得到是我,已经够失败了。”

在宋明看来,自己是一个学习能力很强的人,如果要认真做一件事也一定能够做好,“没了解过股票,自学半年就可以做股票咨询,可以说随便一支股票我也能在短时间看出未来的方向;不了解农业,一样可以买书学,虽然亏了,但同样坚持做了几年。”

在与记者聊天的过程中,在谈及股票和种植以及当下的互联网,宋明随口都能说出一大堆专业名词,和自己领悟到的“经验”。“为什么创业要失败,还是刚才说的总会碰壁,但碰壁了不回头,种植上还是缺乏技术缺乏能力。你一定要告诉身边人,赚钱的都是制种的,可实验室产品和大规模操作不一样啊。”

他甚至认为如果自己坚持做股票,也能像朋友一样开一个股票咨询室,“任何人半年时间就能学得差不多,一直干到现在,做个证券交易所的高级分析师也是有这水平的。”但那时他并没有投资股市,背负债务的他根本没有本金,“你只知道谁谁谁可以赚一个亿,可你知道他背后投入了多少吗,也许是几十上百个亿。”

“可为什么没有坚持做呢?”面对记者的提问,宋明停顿了片刻,再次将原因推给了自己的个性,“还是性格问题吧,不灵活。”

走上传销:

一月建起注册网络 “可惜专业用错了地方”

重挫让宋明走到了人生谷底,用宋明自己的话说,“一个人最易出问题的时候就是在最困难的时候,欲望强却得不到现实的满足。”而此时,一位朋友给了他“希望”。

去年清明,在家闲了多日的宋明接到了朋友的电话。电话里,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份月薪过万的工作,且工作内容正是与他所学的计算机相关。宋明像遇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即刻应了下来,并在朋友的介绍下与他的“雇主”张明阳、王楠见了面。宋明称,见面后,对方当即就给他支付了一万元的预付工资,还向他介绍了大老板的背景,“说很有钱,人在国外,搞活动都发车发钱。”

对方的出手大方让宋明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尽管觉得不可思议,但只要有活干有钱拿,一切都无所谓。按照宋明的说法,当时自己正处于生意失败、工作不顺、生活窘迫的困难时期,而对方则要给自己一份月薪过万的工作,这让他心动不已。

“他们说要做一个‘盘’,说了大概的模式但无法完成计算机语言,要我来做。”宋明的工作正是为这个“盘(传销组织)”建立一个成型的网络系统。随后,宋明找来了自己另一个朋友一起搭建网络。一个月后,宋明就拿出了网络平台的雏形,并在随后上线。同时为“雇主”张明阳开设了第一个账号。

新工作进展得很“顺利”,网站上线后,高峰时每天2000余人的注册量让网络一度出现瘫痪的状况,宋明又承担起了维护人的角色,负责网络维护,掌管后台数据。宋明称,网络系统内记录了所有的注册会员,层级关系,对于每日的账目也都会自动结算,这一切都在他的管理之下。

每月过万的收入让经历过谷底的他像是重新找回了信心。那段时间,宋明各地游玩,受邀参加老板的私人聚会,负责为老板的聚会拍照,“基本上不用天天坐在电脑前,手机都可以搞定,很自由。”

这是宋明大学毕业后第一次做上与自己专业真正相关的计算机网络工作,也第一次发现自己在“团队”里的重要性,只可惜他的专业用错了地方。去年4月,宋明和多名其他成员就被警方以涉嫌传销犯罪被抓获,初尝“成功”的他再次回到原点。

警方调查:

他成传销核心成员 掌管数据难以统计

被抓的宋明,在面对警方审讯时,极力地表明自己仅是一个拿工资干事的人,当初并不知晓这是传销。但经警方调查,他与张明阳之间并不只是其口中的劳务关系,而是在案中参与策划了包括组织结构、会员发展模式、薪酬奖励制度等多个核心内容。

从警方查获的服务器和通过专业司法鉴定机构恢复的数据显示,“云数贸五化联盟”传销案中,共涉及21万注册会员,层级达130余级,涉案人员覆盖全国31个省市以及马来西亚、新加坡等8个境外国家。数据量超乎了办案人员的想象,“已经难以去统计有好多条有好多存储量。”

据警方通报,2016年5月至2016年12月,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由宋明、司某某具体组织实施,利用多名传销组织骨干、高级会员,通过互联网、QQ、微信等通联渠道,在国内外大肆推广宣传云数贸“五化联盟”传销模式、薪酬奖励制度,不断发展会员,非法牟利,先后发展注册会员上万人,层级达130级,涉案金额5.2亿元,涉及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香港、澳门、台湾地区,以及马来西亚、新加坡、韩国、美国、英国、加拿大、意大利、澳大利亚等8个境外国家。

从毕业后的屡遭失败到传销网络策划者,宋明渴望的成功依旧没有实现。

在看守所的日子里,宋明想了很多。他认为,是金钱让他走上了这条路。“服刑期满后,我不打算再做与金钱、交易有关的工作了,只想做个普通人,打工养家。如果有机会,我也愿意留在四川,做一些对别人有好处对自己也有意义的事。”

“做什么工作呢?”记者问。宋明停顿片刻,“老师?如果有可能的话。”(文中人物系化名)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杜玉全 摄影记者 陶轲

编辑 杨渝彤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rryh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