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患白血病 90后爸爸辞掉工作来成都扮演皮卡丘

4月8日至今,在成都金牛万达广场附近,一只卖合影的“皮卡丘”进入公众视线。与其他萌萌哒的皮卡丘所不同的是,这只皮卡丘摆出的各种造型显得有些笨拙和沉重。在皮卡丘的身边有几张照片、一个简易的募捐纸箱、一叠医疗证明材料。皮卡丘的胸前,贴着一张A4大小的纸,上面写着:卖合影,父亲为女儿筹集医疗善款。

当“皮卡丘”脱下那身道具服,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年轻人:他叫刘跃辉,一位90后爸爸。而穿皮卡丘“卖合影”的目的,是为了给身患白血病的女儿筹集治疗经费。

女儿突发白血病 他说:“多希望生病的是我”

今年24岁的刘跃辉,是绵阳 (微博)北川(微博)人。2015年8月,刘跃辉迎来了女儿小语嫣,然而没想到的是,今年年初,刘跃辉陪妻子带着小语嫣回乐至娘家的时候,一岁多的小语嫣开始不肯进食,并伴有感冒发烧的症状。刘跃辉和妻子带着女儿到当地医院检查,医生初步诊断结果显示可能是重度贫血。但刘跃辉并不放心,第二天就带着女儿回到绵阳市,在绵阳中心医院,医生了解情况后建议入院并做骨髓检查。

“可能是白血病。”医生告诉刘跃辉说。只有初中文化的刘跃辉,对那些医学名词非常陌生,但听到“白血病”这三个字,他知道这对于女儿来说可能是一道生死关。1月24日,刘跃辉和妻子又带着女儿来到了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再次做骨髓检查。最终检查的结果让刘跃辉感觉天塌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L2。这个结果杀死了他心中的最后一丝侥幸。

还好,医生说女儿的情况治好的几率高达百分之七八十,但另一边,高昂的治疗费让他一筹莫展,“保守估计得几十万。”甚至有人劝刘跃辉,孩子还小,要不就放弃治疗吧……“我不想放弃,我也不能放弃。”他说。

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小语嫣身上密密麻麻的针眼已经无法导针,加上高额的费用,不得已只能暂时出院。3月26日,小语嫣高烧不退,病情加重,再次送入绵阳市中心医院治疗……

一次,当刘跃辉半夜醒来,看到照顾小语嫣的妻子正满含泪水,缓缓对他说:“我好害怕,我怕失去她。”刘跃辉决定,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想尽办法,留住女儿。

辞掉工作 扮“皮卡丘”救女儿

24岁的刘跃辉原本在工地打工,女儿生病后,他辞职了。“工地上的工资都是到年底才结,现在急需要钱,等不了那么久了。”

刘跃辉的妻子在医院专门照顾女儿,他则要想办法,为女儿筹措治疗费用。“前期治疗,已经用掉了差不多16万元,自己的积蓄花完了,还欠了亲戚朋友很多钱,现在,每天的治疗费用要3000元左右,实在没有其他办法……”刘跃辉说,女儿没有购买医保,治疗费用难以报销。

如何为女儿筹集治疗费用,成为刘跃辉考虑得最多的问题。“我和妻子还有表哥共同商量,决定通过网络救助平台和街头筹款。”刘跃辉在轻松筹平台上,发起了求助。同时,他想在街头扮演一个卡通人物,通过“卖合影”来进行募捐,“这是我和家人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刘跃辉选购的皮卡丘道具服公司在得知刘跃辉的困境后,决定免费将这套服装借给他。

90后父亲曾经调皮捣蛋 如今扛起重任

4月19日一大早,刘跃辉带着道具走出位于武侯区红牌楼的表哥家里。

8:30分,乘车高峰期刚过,刘跃辉带着道具挤上K1A线公交车,花1个小时来到金牛万达广场。对于刘跃辉来说,这1个小时是他一天之中,最“闲”的一个小时。

9:30分左右,刘跃辉会出现在万达广场附近:地铁通道里、商场大门外、或者车流不息的公路边。“一般是上午九点半到下午六点。”刘跃辉说,这是他一天内扮演皮卡丘的时间。

昨日,成都的最高气温已达29摄氏度,而密闭的“皮卡丘”服装内更热。记者钻进皮卡丘道具服里体验了5分钟头上便出现汗珠。

路过的行人,合影的其实并不多,捐款的人们通常瞄上两眼,往募捐箱塞钱然后匆匆离开。有的小孩子会上前合影,合影之后,刘跃辉也没有开价,都是自愿给,给多少是多少,不强求。

待在几乎完全封闭的皮卡丘道具服里,刘跃辉只能从皮卡丘嘴巴的缝隙里,看到外面捐款的人。刘跃辉说:“每一次看到他们埋下身子往募捐箱里塞善款,我都在心里默默地感谢他们。”

地铁通道口一位卖手机配件的摊主告诉记者,他看到“皮卡丘”爸爸有10来天了。“他中午就只吃一个面包,一瓶矿泉水。”

穿上皮卡丘服装,当街“卖合影”,刘跃辉还要过面子这一关。作为一名90后父亲,刘跃辉想象的生活并非这样。他的手背虎口上,印着一个蝎子形状的纹身,这是他多年前在街边小摊上纹的。“我少年时期很调皮捣蛋,喜欢看古惑仔系列电影,有时也会打架斗殴,那都是年轻时不懂事。”说起这些,刘跃辉有点尴尬。从一个调皮捣蛋的少年,到为救女儿的“皮卡丘爸爸”,这个成长,来的“有点陡”。

“刚开始穿上真的有点难为情,而且很热、很闷,但是想想女儿,便觉得这也不算什么。”刘跃辉说,通常他一钻进皮卡丘道具服里,就是半小时、一小时。昨日,从道具服中钻出,刘跃辉的头发和衣服已经湿透了。

我愿意付出一切 说不定我女儿就有救了

绵阳市中心医院宣传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院的确收治了小语嫣,其父亲刘跃辉所描述的情况基本属实。对于小语嫣的治疗费用,这名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类白血病的治疗,通常需要20-30万元,但考虑到这个小女孩具体的情况,以及后期治疗,可能需要花费40万元左右。“对于得了白血病,同时经济有困难的患者及家庭。我们会根据相关规定,给予12万元的补贴。”工作人员介绍。

对于刘跃辉的困境,爱心人士也纷纷伸出援手。目前,刘跃辉在轻松筹平台上,共募集到13000多元善款;而通过街头“卖合影”募捐,也筹集到数千元,“这些钱将全部用于女儿的治疗,但距离全部治疗费用还有些距离。”他说。

刘跃辉说,当他穿着皮卡丘道具服的时候,他心里想的全部是女儿,有时候想想女儿的过去,第一次抱起她的那一刻;有时后想想女儿的未来,他没有过多的奢求,只希望女儿快乐的成长,做她想做的事情;但大多数时候,他想的是女儿的现在:“我愿意付出一切,说不定我女儿就有救了。”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王拓 摄影记者 王勤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rry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