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一老人钻进坟墓将身体捆绑 喝下药酒“等死”

广安一老人钻进坟墓将身体捆绑 喝下药酒“等死”

老人自掘的坟墓

广安一老人钻进坟墓将身体捆绑 喝下药酒“等死”

工人钻进坟墓准备拉老人出来

广安(微博)市岳池县裕民镇向家坪村村民向朝杰(化名),在算命先生胡扯的“吉利死期”那天(3月23日,即农历二月二十六),钻进自己预先挖好的坟墓里等死。在静静等待死亡时,岳池县公安局裕民派出所民警赶到,将其抬出坟墓,送往医院救治。4月7日,向朝杰出院疗养。10日,民警赶到向朝杰家看望他时,他还活得好好的呢!

怪事:挖好坟墓 静等“佳期”

向朝杰今年72岁,无儿无女无老伴。几年前,向朝杰被查出患上食道癌,虽然经过多次治疗,但病情越来越严重,他估计自己所剩时光不多。向朝杰的侄儿侄女多,左邻右舍也很热心,平时他们都时不时的帮助他。但向朝杰不想给他们添麻烦。

去年,向朝杰请算命先生算算自己的“大限”之日。他报上自己的生辰八字,算命先生掐指一算,便给向指了一条“明路”:根据你的生辰八字,2017年农历二月二十六是个“好日子”,你可以选择这一天……

向朝杰把2017年农历二月二十六(公历3月23日)作为自己的“佳期”,并着手给自己准备后事。

向朝杰首先在自家屋后的山上找了一块向阳的坡地,把周围的树木、杂草除去后,便在这里为自己挖坟墓。按照当地的风俗,向朝杰先在地里挖一个墓坑,然后请来工人用条石和砖把墓坑包围起来,只在坟墓前留一个小洞,作为进入墓坑的通道。

挖好坟墓后,向朝杰静静等待“佳期”的到来。

惊讶:“佳期”当天 墓里有人

向朝杰还找人写好遗书,遗书载明:自己存下的6000多元现金,一部分用于自己进入坟墓后工人砌砖堵住坟墓门的工钱,一部分用于自己办丧事的支出,最后结余部分全部捐给村里。向朝杰在“遗书”签字、捺印,并复印了几份交给自己最好的朋友。

向朝杰逢人就说自己将在农历二月二十六这天死亡。但大都认为他是说起耍的,“因为每个人都惧怕死亡,哪里会有人自己确定‘死期’呢?”

3月23日(农历二月二十六)这天,村民还是像往常一样生活、劳作,没有人相信向朝杰会在这一天真的死亡。上午9时许,家住距向朝杰家两公里远的侄女觉得不放心,便来到向朝杰家看我伯父。侄女在门口叫了好几声,没有人回应。难道伯父真的“死了”?侄女顿时紧张起来,便跑到伯父挖好的坟墓前,透过坟墓前的小洞,侄女探下身子真的隐约看见里面有个人。侄女吓得不得了,立即拨打110报警。

岳池县公安局裕民派出所民警来到向朝杰的坟墓前,用手电筒向墓坑里照射,果然发现向朝杰躺在墓坑里。但任凭怎么喊,向朝杰在里面一动不动。“既然老向选择了这样死亡,你们就尊重他的意愿吧!”围观的村民叹息道。

但处警的民警不这样认为。“人命关天,我们必须核实清楚向朝杰是不是真的死亡,真的死亡了也要查清他死亡的原因。”民警说。

结局:七手八脚 救出老人

民警和请来的工人,找来工具,把洞口撬开进入墓坑里。用手靠近向朝杰的鼻孔,发现居然还有微弱的气息,显然向朝杰并没有死亡。民警准备把向朝杰扶起来搬出坟墓,但由于坟墓里空间狭窄,根本搬不动。民警叫外面的群众进去增援,几个人费了好大一番周折才把向朝杰从坟墓里弄出来。向朝杰被抬出坟墓,紧急送往医院救治。

当天下午,向朝杰基本恢复正常。

民警通过询问得知:3月23日这天早上,向朝杰起床洗漱完毕,穿好寿衣,喝了很多自己泡的药酒后就向自己掘的坟墓慢慢走去,向朝杰从坟墓的小洞钻进墓坑……躺在里面静静等待死亡的那一刻。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向朝杰不一会儿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经过民警开导,向朝杰表示,配合医生好好治疗,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

汤志斌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 汪仁洪 敬铭安 摄影报道

另据四川在线:

广安老人患癌爬进坟墓“等死”被救出 唯一愿望想见儿女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王林) 73岁的向先其在坟前换好衣服,将毛毯铺在墓穴里,轻轻爬进8年前修好的坟墓,没有棺木,没有亲属在场。喝下“毒酒”后,他静静地等待死亡的来临,4小时后被人发现,送医获救。距离向先其“闹剧式”自杀,已经过去20天,在广安市岳池县裕民镇向家坪村,向先其自寻短见的事情成了村民饭后谈资。有人劝他,好死不如赖活着;也有人说,他患了癌症,不如死来得痛快。4月12日,向先其再次来到自己的坟墓,封堵了墓穴口。他说,从死亡的边缘走过一遭,现在他想继续活下去,他还有一双儿女至今没见过面,这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动力。

他曾多次说过二月二十六是个“好日子”

3月23日,广安市岳池县裕民向家坪村,被一位老人的“死讯”打破了原本的宁静。五保老人向先其,自己爬进坟墓死了,很多人表示不相信,因为这个“死讯”,死者向先其先前跟很多人提前透露过,农历二月二十六是个吉日,他要在这一天自己爬进坟墓。

最先发现向先其“去世”的,是村民朱婷琼。朱婷琼是向先其的侄媳,她家在村口建新房,朱婷琼也是这个村在家的为数不多的“年轻人”,今年44岁。

向先其跟很多人说过,农历二月二十六是个吉日,他要在这一天去世,朱婷琼当然也听过很多次,只不过每次,他都当叔叔在开玩笑。“怎么可能嘛,他说哪天死就哪天死哦。”农历二月十五,也就是事发的前一天,向先其还到过朱婷琼修房的工地,精神面貌还不错。

农历二月二十六,3月23日早上9时左右,朱婷琼吃饭早饭,想起叔叔向先其说过的话,她决定去500米外的叔叔家看看。走到向先其家,朱婷琼发现,叔叔家大门紧锁,锄头和扁担等劳动工具都放在院坝里。

“完了,出事了。”朱婷琼立即前往向先其的坟墓,一路上,朱婷琼发现有脚印一直通向墓地方向。

到达墓地时,朱婷琼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坟上有新土,墓前有一些旧衣服,还有一个背篓,往墓穴里一看,向先其躺在里面,身上盖着红色毛毯。朱婷琼大声呼喊“幺幺(叔叔)”,并没有回应。

朱婷琼随后报了警。法医到达现场,很多听闻向先其“死讯”的村民也感到了现场。不料,“剧情”反转了,向先其并没有死,只是服用了药酒,并没有毒性,他在墓穴里睡着了,在现场人的帮助下,向先其被送到医院。

制定死亡“计划”他考虑了4个月

向先其没有死,他花了4个月制定的死亡“计划”没有成功,反而成了村上的一个笑话。

2016年12月30日,向先其感觉喉咙痛,吃不下饭,到医院检查,被确诊为食道癌。“当时诊断书上写的是食道ca,有两个英文字母,我怀疑肯定是癌症。”向先其说,拿到诊断书的那一刻,他心都凉了。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他全身颤抖,不知道该怎么办,癌症就等于宣告了死亡。思前想后,退掉玉米种子是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去年收了2000多斤玉米,卖了1800多元。”向先其说,他虽是一名五保老人,但他不懒,只要能动,他就想种庄稼。

随着病情一点点加重,向先其几乎失去了劳动能力,他放弃离家不远的两块长势良好油菜田,这两块油菜,在5月初就能收割,产量在300斤左右。

2月底,向先其吃不下饭了,不论吃什么都咽不下去,都吐了出来。他将患癌的消息告诉了村民,村支书向培伦让他去入院治疗,向先其说,入院治疗太麻烦,病情已经这样严重了,他拒绝入院治疗,说不要浪费国家的钱。

3月1日,向先其写了一份遗嘱。遗嘱称,房屋及家具归侄儿,账户上剩下的6200元钱,2200元作为他死后安葬费用,另外4000元,请向家坪村一社所有村民吃一顿饭。“感谢大家这么多年来对我的照顾,我请大家吃顿饭理所当然。”向先其在镇上打印店,将遗嘱打印出三份,分别交于向先光、唐联科等三名见证人。

3月22日下午,向先其到唐联科家串门。他告诉唐联科,第二天,他就要进坟墓了,也就是他之前跟大家说的农历二月二十六。向先其叮嘱好友唐联科,下午4点左右帮他把墓口堵上……

3月23日早上6时,天色微微亮,向先其起床,将新衣服装进背篓,带上两条毛毯,走向离家300米外的坟墓。穿上新衣服,将毛毯铺在墓穴里,轻轻地爬进去,并将身体捆绑,随后喝下药酒,安静地睡去。

患癌无人照顾太孤单他也曾有老婆和孩子

向先其患癌症之前,村支书向培伦和镇上干部曾多次动员他住到敬老院去,但都被向先其拒绝了。“他性子很倔,不论怎么劝都不住敬老院。”向培伦说,向先其不住敬老院,一是他想自己种庄稼,二是害怕在敬老院去世被火化。

村里人都说,被查出患癌之后,向先其像是变一个人。“他之前很喜欢串门,被查出癌症后,只是逛公路,不进家门了。”村民袁代兵说,向先其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经常到镇上喝茶聊天,也许是确诊患癌后,心情很低落,不想与人打交道。

向先其并不一直是“单身汉”,他曾经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1971年,年近而立之年的他,迎娶了邻镇的一位女子,并育有一女,取名为向娟。

“他脾气不好,夫妻俩经常吵架。”一位村民称,向先其是出了名的倔脾气,有时还对妻子拳脚相加,妻子受不了他的脾气,于1977年,怀着孕带着三岁的女儿离家出走了。

向先其却说,他对妻子很好。当时村上很多妇女穿的都是粗布衣服,而他就给妻子买了呢子大衣和灯草绒裤子,每次妻子赶集,他都会给5元钱。“我们家那时不穷,她在家几乎都不用做什么事,只负责带小孩。”

1977年夏天,向先其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据他回忆,妻子离开时,不仅带走了3岁的女儿,肚子里还怀着一对龙凤胎。妻子后来去了新疆,改了嫁。这些年,向先其也多次到过新疆,但没有见到妻儿。

两年前,妻子和大女儿曾回来过,并给他拿了2000元钱。“看到娟儿,我真的很开心。”向先其说,自己的骨肉,他怎么会不挂念,他时时刻刻都在等待一家人团聚,但妻子始终对他有意见,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

安心治病 活下去唯一愿望想见儿女

4月12日上午,向先其慢慢地走向20天前他曾进入过的坟墓。这一次,他没有爬进去,而是用木板和塑料布封住了墓穴口,拿起砖头,将塑料布压实。

“真是那句话,好死不如赖活着。”向先其说,他想通了,他要去医院化疗治病,因为他要继续活下去,他还在等人,等待从未见面的那一双龙凤胎儿女。

从坟墓到家,有一段在岩石上凿出的梯步,向先其走得很吃力。“吃不下东西,人瘦了很多,腿上也没有力气了。”向先其挽起裤腿,小腿几乎干瘪,膝盖和脚踝凸出。

这几天,向先其感觉喝水都很困难了。“喝一点豆奶粉和葡萄糖,还没有下咽就吐出来。”向先其说,不管怎样,他都想吃点东西下肚,这样才有力气继续等待。

向家坪村村支书向培伦说,向先其是村里的五保户,在医院治疗并不需要自己花钱。此前,向先其每次去医院治疗,村委会都会安排人送他前往医院治疗。而此前,村里也考虑到他身体不好,劝他到敬老院去居住,这样会有人照顾,但这被向先奇拒绝,因为劳恩担心自己在敬老院去世后,会被火化。

当初听到向先奇为自己预定了死期之后,村里也多次派人对其进行开导和劝说,并安排附近的村民经常去看望老人的动态,没想到老人最终还是走了这一步。接下来,他们会继续帮助老人就医治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cdqq47]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