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建议恢复小学留级:勿只用年龄作为入学标准

教育部办公厅前不久发出的《关于做好2017年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让小学入学年龄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焦点。孩子从幼儿园到小学该完成哪些转变?如何评判孩子是否具备了进入小学的基本素质?为此,记者采访了长期从事幼小衔接教育和儿童成长发育研究的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钱志亮。

记者:孩子从幼儿园升入小学,面临着哪些转变?

钱志亮:孩子在幼升小阶段面临着六大转变。一是孩子的使命发生了转变,从以玩为主到以学为主;二是学习环境的变化,升入小学后无论是校园环境、师生环境还是伙伴环境等都发生了改变;三是学习内容的改变,幼儿园时期更多是在游戏中学习,而小学更多是知识和技能的学习,还会通过考试来进行考核;四是学习方式的改变,幼儿园时期的孩子更多是通过观察模仿别人,上了小学,则要记忆、读写、计算等,且要求必须掌握;五是师生关系的改变,幼儿园强调的是教育与保育相结合,而小学则强调教师的教育教学;最后是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的变化,幼儿园时期的孩子相对轻松,回家还能玩耍,而小学的生活节奏会紧张些,放学回家也有作业要做,孩子的头脑要从白天一直“活动”到晚上。这些转变对于幼年时期的孩子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

记者:如何能让孩子更好地“消化”这些转变?

钱志亮:人生有很多的转折点,我认为最艰难的不是中考、高考,而是幼升小,只不过孩子年龄小,有苦说不出而已。我个人强烈建议,家长要为孩子此时的角色转变提供强有力的帮助——就像当初扶着他学走路一样。早在1993年,时任美国总统布什就在全国执行了一个入学准备计划。这里的准备包括了家庭给孩子的准备、孩子自己的准备、社区的准备、幼儿园的准备等全方位准备。而我们的很多家长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记者:孩子是否适合步入小学阶段,都有哪些判断标准?

钱志亮:孩子的“年龄”有三个,分别是自然年龄、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自然年龄就是我们通常讲的日历年龄了,哪年哪月哪天生。生理年龄是指生理的成熟度,即骨骼、肌肉、内脏、神经系统、结缔组织等的发育程度,体现在孩子学习上的表现,主要有两个方面:体育达标用到的粗大肌肉运动协调能力和写字用到的精细肌肉能力。书写汉字与拉丁文字不一样,写汉字需要44条肌肉协同用力,而写英语、法语、俄语等只需要27条,相差的17条主要就是在无名指和小拇指上。写汉字需要无名指和小拇指做支撑,而拉丁语书写是用小鱼际(小拇指根到手腕的肌肉称为小鱼际肌。——编者注)做支撑。无名指是我们人类最后发育的手指头,也是发育水平最低的,五周岁才开始发育。为什么欧美孩子5岁上学而中国孩子要等到6岁,主要原因之一就在这里,另一个主要原因是汉字的识别度相对拉丁字母而言更低,需要更高的视觉精细辨别能力。如果孩子上学早,过早接触写字,很有可能导致握笔姿势错误,写字慢且难看,进而严重影响孩子的运算和书写。一些孩子口算不达标,不是因为他算不快,而是写不快——手的发育没有跟上。好多孩子之所以写不完,不仅仅是知识点不会,而是手部力量、速度、持续工作能力跟不上。

第三个心理年龄,即心理认知、社会成熟度,又被称为心理成熟度。北师大实验小学持续了近20年的一项入学分班心理测试表明,满分60分,6岁的孩子应该得22分到28分。每年都会收到40多分的孩子,也会收到10来分的孩子。像40多分的孩子,虽然自然年龄是6岁,但他的心理年龄已经接近9岁,而10来分的孩子心理年龄刚满4周岁。同是坐在一年级教室里的6岁孩子,心理年龄相差5岁!

记者:小孩子的这三种年龄是同步发育的吗?

钱志亮:我18年的专项研究发现,53.8%的孩子生理年龄、心理年龄和日历年龄同步,也就是说这些孩子上小学绝对没有问题。但是,33.8%的孩子或者生理年龄低于日历年龄,或者心理年龄低于日历年龄,这就意味着3个孩子当中有1个孩子上小学时吃亏,因为他的生理年龄或心理年龄的发育还不成熟。家长送孩子上学一定是依据自然年龄,可是学校老师关注的是孩子的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现在孩子的学习环境和过去不一样了,过去学习强度没有那么大,另外可以留级。但从1986年开始推行义务教育后,留级不被鼓励了,这就导致一些孩子把问题一年年地累积下来。为什么一些人工作后发现自己其实不笨,但读书时表现不如别人呢?我认为主要就是家长在孩子入学时没有关注到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

记者:同一年龄的男女生在学习能力上存在差异吗?

钱志亮:我在研究中提出了“入学成熟度”这样一个概念,指的是心理成熟度和生理成熟度,也就是孩子的身心发展水平。在研究中,我把入学成熟水平分成了8个方面,分别是视知觉能力、听知觉能力、运动协调能力、知觉转换能力、数学准备能力、语言沟通能力、社会适应能力和学习品质。这8个方面又分成了52个小的基本能力。

研究发现,女生的入学成熟水平显著高于男生。女生在听知觉能力和社会适应能力这两项上的得分与男生有着显性的差异。孩子上学以后,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听,而很多男生在“听”这一项上就被女生落下了。比如常见的,平时老师留的作业,男孩子就容易听漏了。

记者:对于一些孩子身心发展水平较慢的情况,您有什么建议?

钱志亮:当前的教育体制,对于一些孩子来说可能需要终身拼命地追赶。而今天的学校教学,是一个高速度、高效能的运转过程,其实好多孩子并不是学不会,而是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他只是在起步阶段比别人慢一些。

因此,我希望能够恢复留级制度,拯救一些孩子,给这些孩子一年的缓冲时间。留级对孩子未必就是坏事,我身边有好几个教授,小学时候留过级,2014年诺贝尔生理及医学奖的两位获奖者都曾在小学时留过级。

记者:要使孩子们更好地幼小衔接,家长、学校等需要付出哪些努力?

钱志亮:我们通过调研发现,农村的孩子在幼儿园阶段普遍已经学习了20以内的加减法,可以认得上百个汉字,即农村地区的幼儿园小学化的现象非常明显,但是所谓的“小学化”教学并不适合这一年龄阶段的幼儿。我认为针对农村幼儿园“小学化”现象要施以重拳进行整治,提升农村幼儿园的办园质量。

当然幼儿园“小学化”现象并不只在农村。现在一些学前班把孩子逼得太紧,加上市场炒作,很多家长也会变得焦虑。比如一些教育机构把小学奥数的内容放到幼小衔接班来讲,就是对孩子的摧残,也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

所以在幼小衔接上,我强烈呼吁“幼小协同、科学衔接”,也希望全社会都能来关注孩子的入学成熟水平,不要仅仅用自然年龄作为入学标准。(钱志亮系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实习生 孙山 记者 杜园春)

更多升学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成都升学内参”,微信号:cd_shengxue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v_yl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