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重病太婆花80万元投资6家公司 “遗产”打水漂

由于患上脑梗塞,一年之后半身不遂,70岁的胡效敏躺在沙发上,身体彻底垮了。让老人欣慰的是,过去6年时间,她共花了80万元先后投资了6个“项目”,按照合同,回报可达数百万元。

生病后,她将这笔丰厚的“遗产”告诉了儿子。不过,巨大的打击随之而来——这6笔投资全是针对老年人的骗局。如今很多迹象表明,所有投资连本都收不回来。

更让老人一家苦闷的,如今已没钱看病、心理也承受巨大落差,还要在每天领取小礼品的骚扰电话中,“毫无尊严地生活”。

重病之际老人说出“巨额财产”

6年拿出80万投资6家公司

3月初的一个周末,胡效敏的儿子陈杰过来了。早上9点,他把母亲扶到沙发上躺下,盖上了一床被子。

早在去年4月,胡效敏在家中突发呕吐,短暂休克,后被确诊患上脑梗。一年来,病情越发严重,下半身瘫痪,生活已不能自理。由于老伴一人无法照顾,陈杰辞去了工作,隔三差五就到母亲身边,照顾她的起居。

“你着急走不?”胡效敏问儿子,“你来,我给你说个事。”觉得母亲有点不对劲,陈杰的心沉了下来。“我从2011年开始,投资了好几个项目,现在可能没办法管了,你去看一下,能收多少钱。”

“你投了多少?”儿子问。

“可能有七八十万。”胡效敏指了一下自己的房间,所有的投资资料都在里面。陈杰吓了一跳,他打开一个盒子,里面堆满了各种项目的合同、材料和借款单。过去6年,赋闲在家的胡效敏一直沉浸于此。第一次见到这些资料,陈杰并没有意识到母亲已经陷入了一个难以挽回的境遇。

根据资料中注明的金额,母亲共计投入80余万元。“反正这些以后都是你们两兄弟的。”说到这里,胡效敏精神好了一头。

“妈,等我给你看一下。”陈杰将所有资料拿到客厅,依次翻阅起来。

6个项目

至今连本钱都没收回

“你这些借条还盖了手印的啊。”巨额投资带来的不安一下子消散了,陈杰看了欠条中注明的借款人——张春明,成都世晖旅游项目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借条显示,胡效敏在2011年先后借给了对方48万元,至今没有收回。胡效敏说,当年她参加了世晖的一个旅行团,去海南、长白山耍了两次,“在景区,旅行社的人说团费不够,要向跟团的老年人借钱,后来本该归还的钱,被旅行社说成去投资老年公寓。”

相比世晖公司盖手印的借条,另外的投资项目似乎要“正规”很多。同样在2011年,胡效敏投资了一份“私募股权基金”,向一家名为“天津海之龙”的公司投入了16万元,协议中称:投资时间为2011年9月23日至2012年3月22日,投资基金的收益为所投资金的10%,也就是说,半年时间老人可赚取1.6万元。如今,时隔5年,连本都没有收到,协议原件还在家中。

两年之后,胡效敏又出资6万元,入股一家名为北京精彩无限文化传播的公司,尽管持有一张权益证书,但老人称一直以来没有过任何收益。

2014年到2016年,老人又先后投资了3家公司,其中成都兴远兴公司投资2万元、重庆绍河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成都公司投资了5.5万元,两份协议上均写明了每月收取的利息比例,而目前协议都已经过了借款期限,借款协议仍然保留在胡效敏手上。

胡效敏说,支付成都兴远兴公司投资的2万元钱时,对方只收取了1.8万,当场返回的2000元作为接下来5个月的利息,提前支付。而从第6个月开始,每月的400元利息再没有得到过。

同样,重庆绍河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成都公司在第一次收取胡效敏33600元时,也当场返还了600元,作为第一个月的利息,便再无后话。

老人的第6项投资,是将5.5万元借给了成都兴海碧城林建筑规划有限公司,借款期限从2014年11月到2015年11月,公司承诺将给老人一定比例的分红,借款到期后将归还老人投资款或兑换成等值相应房产。“如果真的兑现了,这些借条、协议都应该收回或者作废。”看到这里,陈杰已不忍再往下翻阅。

记者走访

一家公司被查,五家公司已联系不上

为了弄清楚母亲的投资,到底还有多大的收回可能性,陈杰开始逐一对这些投资项目进行了解,不过第一项投资就给他当头一棒。

经网上查询,陈杰就轻易找到该公司6年前欺骗老年人被查的消息。有报道称,这家成立于2010年7月的公司,专为老年人提供健康养生旅游服务,但并非旅行社。它先是以低价旅游服务吸引老年人,而这一价格根本无法赚钱。稳定客户后,公司以投资为由,向客户借钱,数额为几万元不等,承诺高额的利息。

该公司的欺骗手段,和胡效敏所述经历刚好吻合。经成都商报记者证实,因流窜作案,向老人借钱的成都世晖公司负责人张春明已于2011年涉嫌非法集资,在成都被乌鲁木齐警方抓获。胡效敏问:“那我这些钱找谁要?”一家人陷入了苦闷。

最近一周,陈杰根据部分项目协议留下的电话拨打过去,当初接待老人的成都兴海碧城林和重庆绍河两家公司,电话已变成空号。而天津海之龙公司合同封面上的两个座机,竟然被告知并不存在。“被骗了,他们是有蓄谋的。”

根据胡效敏6份“投资项目”协议中注明的公司地址,成都商报记者逐一探访。据了解,其中5家公司在2014年到2016年先后搬离了协议中的办公地点。成都兴远兴公司所在的莱蒙都会商务中心物业人员说,该公司去年12月已搬走。今年以来,不少老年人前往物业打听该公司的消息。而位于华敏翰尊国际大厦的北京精彩无限文化传播公司成都公司,也是大门紧闭。

母亲委屈:

只是想给儿子,留下一笔财富

退休之前,胡效敏是一位语文老师,因跳槽去了一家私立学校,她成为教师群体里收入较高的一批人。“以前我们家是做生意的,父母去世后,又留下了几十万。”老人说。

胡效敏被骗始于2011年参加世晖旅游公司的旅行团,她说,以前当老师时没有时间出去耍,退休了想好好享受晚年生活,世晖的低价团正好符合她一向勤俭节约的生活态度。在海南的酒店内,公司员工称团费不够向老人们借钱,再将钱置换成老年公寓,老人们每年可以收租金。“我当时就想,手里有点钱,银行利息低,可以投资,给孩子们挣点钱。”

陈杰原先在一家红酒公司跑业务,弟弟在承包工程,不过在胡效敏看来,这些体制之外的工作并不稳定。“不像我当老师,可以吃一辈子,他们都是帮人打工,我就想退休再挣点钱为孩子置点业。”

2010年的一天,太升南路街头一张关于“隆百铁路”工程的宣传单,让胡效敏看到了挣钱的希望。“国家工程”“年底分红”“竣工后邀请去坐首趟列车”,胡效敏的心随着这些宏大的说辞激动,在参加了一次集体讲座之后,一对一的客户经理开始对她进行重点关照,那一次胡效敏出资了38万。

当年,儿子陈杰及时察觉,“根本就没有修这条铁路。”在软磨硬泡之后,钱终于全部要回。

不过在第二年,一系列的“投资”项目开始被胡效敏接触到。据她所说,天津海之龙、成都兴远兴、成都兴海碧成林3家公司,均是以前“隆百铁路”项目的工作人员介绍去的,“有很多老年人,还领了礼品。”

一开始,她本想把自己投资的事告诉儿子,但怕遭反对。“不管能不能赚钱,我就想去试一下,但是他们(儿子)肯定不同意。”明知孩子们不同意但自己执意要去,老人认为自己去参加了讲座,了解这些投资项目,而孩子们并不了解。

不过有时候和投资公司员工的通话被陈杰发现后,胡效敏也不得已说出自己投资的事。但一般10万元的投资,她只说1万元。“如果不是我病了,这个事我都不打算现在说的,我想以后给他们一个惊喜。”

事实证明,她的做法让儿子“只有惊没有喜”。

在天津海之龙借款协议没有兑现之后,老人并未重视,“毕竟公司还没有跑,我只是觉得对方在拖欠,不是不给钱。”。还没有等到她缓过神,另外的“项目”又来了,胡效敏本来已经开始埋怨这些投资,但她自称有点不甘心,“一家公司的员工劝我说,既然在那边跌倒了,就在这边把损失找回来,我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陈杰问母亲,每次投资都没有兑现,难道都没有引起重视?“他们把那些项目说得活灵活现的。”这是老人唯一能够给老人寄托的解释。

如今

老人半身不遂

骗子电话还在天天响

“我们家真的垮了。”回顾过去几年家中发生的变化,陈杰猛然发现,这与母亲专注于“投资”有关。

周末,本该是一家人一起去周边农家乐聚会的日子,这是胡效敏全家多年来的惯例。从2014年开始,每周的聚会因胡效敏而中断,她不愿去农家乐了,开始热衷于独自外出,然后拧着一袋袋鸡蛋和面条回来。

随之而来的,是母子俩逐渐减少的沟通和联系,“每次和她说起家里的事,她都不太关心,感觉亲情很淡。”事实上,当时的胡效敏整天都在为自己的“投资”担忧,已无心关注其他事情。“他们让我不要告诉子女和朋友,说年轻人不接受这些投资。”睡在沙发上的胡效敏对成都商报记者说。

也就是胡效敏开始外出“投资”那时起,老伴陈大爷也很快有了自己的寄托,他加入了一个俱乐部,每天独来独往直到现在。“你每天在参加一些啥子活动哦?”面对儿子的询问,老人家理直气壮地回答:“老有所乐。”陈杰有些质疑,老人家立马发火。陈杰说,他对父亲参与的组织做过了解,也是骗人的。

节省6年

现在连治病都难

即便是一个老两口均有退休工资,两个儿子都有工作的家庭,80多万元意味着什么,胡效敏心里很清楚。陈大爷告诉记者,过去这几年,家里几乎没有大的开资,很多生活用品老人都舍不得买,“她每年只买一次衣服,越来越节约。”由于胡效敏掌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陈大爷对她的动向全然不知。而越是节约,老人越看重“投资公司”的免费鸡蛋和面条。

陈杰说,最惨的一次是在母亲脑梗生病住院期间,医院经常都在向他们催款,“我知道我妈手里有好几十万,但连看病的钱都缴不起。”胡效敏立马编造一个谎言,“我的钱拿去买定期理财产品去了。”“每个月的退休金都存下来,凑成整数往里面投。”向儿子说起这些,老人委屈得像个孩子。

陈杰决定去报警,不过胡效敏很害怕,因为曾经有家公司失信于她之后,她曾经向对方表达过要去报警,不过公司员工告诉她,“报了警钱更拿不回钱,不报警可能还有点希望”。陈杰听罢异常愤怒:“这像啥子话。”

“我们全家被这些公司害惨了”

得知自己被骗后,巨大的打击给老人带来的绝望,远比脑梗导致的半身不遂更让家人担忧。“她整个人现在完全处于半崩溃状态,说几句话半天才反应过来。”

3月16日,成都气温暖和了一些,陈杰又将母亲扶到了沙发上,老人一边颤抖着双腿,一边用颤抖的声音重复着一句话:“都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刚躺下不久,手机响了,陈杰正要起身去拿,老人叫住儿子,“不要去接了,肯定都是打电话喊去领礼品的。”忍耐不住的老伴接起电话,问清来路之后便开始怒斥:“你们这些骗子,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

在胡效敏家中,这样的电话此起彼伏。她的手机短信里,几乎全部被投资公司、钱币收藏的开会、活动通知短信霸占。电话挂掉不久,又响了,“你听嘛,你听嘛,我妈都这样了,这些骗子还在骚扰。”陈杰指着电话告诉记者。果然,打电话的又是一家所谓的投资公司,他把电话挂了扔在桌子上,胡效敏睡在旁边委屈得直发抖。这位40多岁的男人先于母亲流下眼泪,他对追回这些资金已不抱希望,只想讨回一个公道,“我们全家被这些公司害得已经没有尊严了。”

追问

为什么总有老人被骗?

陈杰说,平时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每个周末过来看他们一次,母亲时常从外面拧着鸡蛋、面条回来,她很得意地说:“今天去参加活动送的。”种种迹象并未让陈杰引起重视。

“如果当初母亲说到投资的时候,能多问几句帮她把关,能否避免今天的困境?”回过头去,陈杰一直在问自己。当他得知,当年被抓的世晖公司负责人张春明曾多次到母亲家中看望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樊平说,通常情况下,如果老人不愿意,子女不能强行限制父母对财产的处理权,这是限制民事行为自由。不过,每年了解一下父母的经济状况,甚至看下银行存款、房本,是完全可行的。

“在当下这个社会,城里父母和子女的生活在空间上和结构上分开了,不像农村抬头不见低头见。子女用‘看守’来杜绝父母上当受骗的方式,几乎是被堵死的。”

樊平认为,时代飞速发展,但老年人没有跟上,类似的风险对他们的生活来说完全是空白,没有这个积累和知识储备,这一点是最致命的。

曾被成都某钱币收藏品公司骗走100万元的杨松柏(化名)这样说,“你永远不要问老年人为什么会去相信这些骗子公司。”在他看来,问这种问题的,要么是本来就知道真相的人,要么是以前被骗过的人。“正在被骗的老年人什么都不知道,有挣钱渠道谁不想去争取。”

针对当下老年人被骗这类老生常谈的问题,樊平建议社区或物业应该提供一些包括咨询、建议方面的相关服务甚至财产顾问,“但是必须要有亲近性,如防火防盗一样深入人心,如果把它搞成专业的机构,老人不会主动前往。希望政府、银行能够重视老年人被骗的现象,在当今时代飞速发展和转型期,他们靠自己很难再赶上来。”

成都商报记者 逯望一 实习生 夏雨 摄影记者 王勤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rryh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