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还乡的精神之旅 赵晓梦诗歌分享会在成都举行

周末的成都春寒料峭,却挡不住诗歌带来的暖意。

3月18日下午,由成都市作家协会、四川文艺出版社主办,成都域上和美艺术馆、88·2成都故事广播、《草堂》诗刊、锦江区(微博)作家协会承办“一棵还乡的接骨木——赵晓梦诗歌分享会”,在成都东湖公园域上和美艺术馆举行。文坛众多名家相聚,一同分享身兼传媒人和诗人的赵晓梦的最新诗集《接骨木》。

风景如画的湖畔被诗歌环绕,吸引了不少游客。今天整个诗会分为三个篇章。第一篇章主题为“伸向春天的接骨木”,著名诗人、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成都市文联主席、成都市作协主席梁平担任点评嘉宾。继2015年为赵晓梦第一本诗集《一夜过后》写序,梁平再次成为这本诗集的作序者,梁平说,“赵晓梦找到了他写诗的路径,这是他的故乡,是一口永远挖不完的井。”

该篇章由尚仲敏朗诵《春天里》,赵晓梦的女儿赵尤尔朗诵《风口》,王卉朗诵《平沙》,江枫朗诵《田家》,88.2成都故事广播主播骁川、胡北、陆毅、寒阳等4人朗诵组诗《在下面》(《山下》《树下》《桥下》《花下》)。

接骨木是一种植物,作为诗集名,有何寓意?赵晓梦解释说,接骨木被视为灵魂的栖息地,“我第一次接触到接骨木这个意象,是从俄罗斯伟大女诗人茨维塔耶娃的诗中,当时心灵受到的震憾至今仍在回响。所以后来我不仅写了一首《接骨木》的诗,也用它作了这本诗集的名字,我想除了用这本诗集表达寻求精神上的情感安放地,更是向茨维塔耶娃致敬。”

第二篇章主题为“接受施洗的接骨木”,由著名诗人、首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原《星星》诗刊主编张新泉担任点评嘉宾。张新泉的点评很特别,他专门为赵晓梦写了一首诗作为他的发言:“初心茂盛/厚积厚发/土地是神/疼痛是花/下即上/小即大//把弓拉满/把“无”当靶/骨已“接”好/且指草为树/点石为沙……//大梦大觉/诗坛一侠”。

著名诗人、思想随笔作家,中国作协散文委员会委员蒋蓝认为,“诗人赵晓梦的诗歌言说在现实与故土之间搭建了一个隐喻的天桥!”

该篇章由谢伟朗读《瀑布》,赵弥古琴表演诵读了《接骨木》,姜明朗诵《密林》,龚静染朗诵《被梦境附体的九眼桥》,王卉朗诵《湖畔》,华艺术国学班朗诵《三苏祠》。在《三苏祠》中,他这样写道,“一块方砖的路,铺排不出/宋词的意境;一池洗笔的水/写不出《寒食帖》原来的墨韵/只有这三棵树,还保持着三苏祠/站立的姿势。在迎来送往中/不知今夕是何年?/料峭春风吹醒四月的窗格一门三树。站立的树,站立的祠/是父是子。长满星星的天空下/那些静默的亭台楼榭词意隽永。”

听到此,读者发现,赵晓梦的诗歌题材多集中在自然风物、故土亲情、历史人文等题材,语言风格大气端庄,意象晶莹,哲思通透。

第三篇章主题为“一棵还乡的接骨木”,著名诗人李海洲、成都凸凹、周航三位则现场来了一段“铿铿三人说晓梦”,李海洲调侃生活中和赵晓梦的相处,引发观众席大笑,他还称赵晓梦为“新乡愁诗人”,他说:“我更喜欢赵晓梦过去读书时候写的作品,但已经回不去了,要回去就只能依托如今写的诗作。”著名作家、诗人成都凸凹称,“他是用他内心的乡土、内心的农耕、他的乡愁,来对抗、稀释、平衡他现实中的城市的烦躁、急切和肮脏。”

该篇章由杨宗鸿朗诵《小街》,谢伟朗诵《玉米地》,江枫朗诵《原谅我》,来自88.2成都故事广播的陆毅、夏天、骁川、寒阳、胡北等5位专业人士朗诵长诗《母亲的屋顶》,将活动推向高潮。

在都市工作中,在无数个早晨步行上班的路上,在夜晚书房看书的间隙,赵晓梦会将时间留给诗歌。离开故乡在城市生活久了,便会产生“乡愁”,他在诗歌中不断回望故乡,也因此被称为“还乡诗人”。赵晓梦说,“故乡”对他而言早已不是地理意义上的合川龙洞那个嘉陵江边的小乡村,它们早已幻化为他笔下奔跑的群山、蓝色的天空、低飞的白鹭、拉长的影子、折叠的光阴,“一如我深扎泥土的内心。”

所以,在《玉米地》里,赵晓梦写下这样的诗句,对家乡的忧思痛彻可感,“让卑微的灵魂不至于死无葬身之地/让我伸向大地的手,不再颗粒无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cdqq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