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患病大爷成都某高校捡废品 学生爱心相助(图)

80岁的涂大爷是外省人士,4年前来到成都理工大学收废品,刚来大学之初他认识了学生会长小齐。看着老人一人生活孤单,加之老人身体有恙,学生会成员们便琢磨着给他捐款,但倔强的涂大爷拒绝了大家的好意,他说,这帮大学生读书一年学费也不便宜,所以他不能要学生们的钱。

那该怎么帮助涂大爷呢?学生们另辟蹊径,想到了这样的办法来帮助老人……

怕耽误子女大爷来成都养病

涂大爷今年刚好80岁,他来成都已有20载,如今住在成都理工大学东区荒废已久的一处小屋内。他常常白天睡觉晚上工作,别人问他为什么,他说晚上人少,回收校园里的废品效率比较高;别人问他子女在哪里,他说自己有家,但生了病不想耽误子女因此不愿回乡。

20年前,从机械厂退休后的涂大爷还住在河北儿子家中,他从儿子那里了解到,成都是一个风景秀丽、环境宜人的城市。适逢此时,他因肾炎动了一次手术不久后因并发症发作,身体隐隐感到不适。“又听说成都有全国著名的华西医院(微博 微信),那里的气候还可以帮助我养病。于是我带着退休前从厂里留下的机器独自来到成都,希望来这边开个店做做生意,挣了钱再去医院看病。但后来我发现,没人买我的机器。便重新开始做起了机械工作。”涂大爷对自己的手艺十分自信,他在成都做机械工十多年,因此当他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小伙凭着旺盛体力做出的工活渐渐超过自己时,一向倔强的他如此反击:“他们只是干得快一些,质量肯定没我好的。我只是年纪大了些,手脚没那么灵活了。”

不过,前几年,涂大爷身上显现的并发症愈发严重了。“当时我租住在附近的农家,有一阵连着十几天尿血。”租房子的农家人看到后,请老人快去医院检查,涂大爷也因此搬了出来。此后,他一边去医院看病,一边又在市场上买了十几块简易房木板,在理工大学附近搭了房子,后又因违规搭建不得已拆除了房子。“我其实是有钱的,但我90%的钱都用在了治病上,医生说我泌尿系统紊乱,肺部还有些萎缩,很难治愈。我也是有家的,我老家还有房子,但那边很冷,我的肺不好,回去要遭殃。”尽管子女三番五次前来哀求涂大爷回家,他都以此拒绝了。

偶遇热心学生会会长 却拒绝学生的捐款

4年前,还是学生会会长的大三学生齐良钊,在校园里遇到了卖力推废品车的涂大爷。他上前搭了把手。在齐良钊的印象中,初遇这个头发花白、努力将车推上坡的老人的情景历历在目。“老人一直在学校里回收废品,我们一来二去就互相认识了,也知道了大爷的一些情况,老人家里的事情,我没有过多询问。后来,我和学生会成员们商量,决定扶持一下他,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大家出谋划策打算为涂大爷捐款,但涂大爷拒绝了大家的捐款,希望大家有可以回收的废品送给他就够了。

2日下午,记者来到成都理工大学东区,在一处废置的院落内,找到了正在收集旧物的涂大爷。老人说自己是1937年生人,14岁时参军,后回到老家从事机械修理工作,一干就是整整三十年。言语之间,记者发现老人精神奕奕,口齿清晰,时不时夹杂着几句川话。他称呼齐良钊为小齐,小齐忙着工作先行离开,嘱咐涂大爷有事给他打电话,老人咧着嘴开心地笑:“要的要的!”

说起学生意欲捐款的事情,涂大爷说道:“这些大学生一年的学费也不便宜,都是家里父母辛苦负担。而且除了学费,他们还要吃饭,万一谈了朋友(谈了恋爱)呢?那也不得要钱啊。所以他们的(钱)我肯定是不能要的。还不如给我些旧书旧物,我拿去卖。”老人的院落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旧物,塑料瓶、报纸、硬纸板及书,“你看,这旧书,塑料瓶,这个有颜色的铝瓶子,都是能卖钱的呢。”

送旧物红薯义卖 学生这样帮助大爷

涂大爷坚持自己的想法不接受学生们的直接捐助,这让学生们为了难,该如何才能帮助老人呢?最终,学生们还是想到了方法。

翻看手机相册,2013年的照片中可以看到,齐良钊找了一些学生会成员们进行“红薯义卖”活动。“我们给大爷找了块地,他在那里种了红薯、茄子等蔬菜。那年,红薯要成熟了,我们几个男生下地帮他采摘、洗干净,准备义卖。为了有更多人买,大家给红薯表面做了彩绘。”如今,尽管齐良钊卸任多年,但学院历届学生会都延续了涂大爷的“红薯义卖”。“后来几届学弟学妹比我们聪明,他们把红薯烤熟了拿去卖。大家随意花多少钱买红薯,把钱放进旁边的箱子,就可以拿一个红薯回去。”最近的一次义卖,齐良钊拿出50元,拿走了2个红薯。

学院学生会的“红薯义卖”,让学校更多的学生认识了涂大爷。记者与其闲聊之时,他拿出了口袋里的一张饭卡,这是学生送给涂大爷的。“你看,卡的背面还有她的名字。年前,这个姑娘把饭卡塞给了我,说自己在家煮饭不需要饭卡了,让我去食堂吃。”前不久,涂大爷看饭卡里的钱不够了,他自己又充值了几百块钱,还打电话给送卡的学生,让对方取回。“她问我卡上的钱用完了吗?我说还有。她有些生气,问我为什么不用,我赶紧解释说已经用掉了,只是我又充了钱。”涂大爷说,现在隔三差五就有学生给他送来台灯、旧书、衣服和棉被,他现在睡的床、穿的衣服好多都是学生送他的。

子女求大爷回家 倔强大爷就想留在成都

涂大爷说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但他并不愿意回家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子女不够孝顺,“我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他们对我很好,我坚持在成都的时候,起先(开始)他们一直来找我,要带我回家,但我不乐意。结果他们就找了小齐,让小齐来劝我。其实,我不回去的原因很复杂,第一个就是我受不了北方的冷天气,回去我肺病肯定要犯,成都气候很适合我生活;其次就是我的病。医生都说我的病治不好了,老家的医疗资源不发达,我回去干嘛呢?除了这些原因,还有就是我的家里人。我几个子女也不容易,经济条件不是很好。当然,最重要的是,我现在在成都生活得很好,很自在,还有那么多学生很照顾我。”

春节前夕,涂大爷的大女儿联系到齐良钊,希望小齐能帮助她说服老人回家,依旧无果。“我们现在条件好些了,让他快点回家吧。我们过来找他他不听劝,或许能听小齐的话。”言语间,大女儿有些啜泣,尽管和自己的父亲一直有着电话联系,但大女儿对父亲还是十分不舍。

涂大爷的老伴很早便去世了,记者问及是否想念子女,老人略显语塞,眼角有些湿润,许久后笑着答道:“我们一直打电话的,主要是不想让他们担心。我的孙子也上大学了,出息了……”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丨戴佳佳受访者供图部分人名为化名

编辑丨江亚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rry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