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元现心酸开学信:我不能读书了 要照顾弟弟(图)

15日上午,山里的天气有些阴冷。广元(微博)市苍溪县月山乡亮垭村,15岁的小笒抱着几件换洗衣服,脸上挂着泪痕,站在村口土路上,与父亲候国鹏陷入长久的沉默。

已经开学两天了,全班40个同学陆续到校报名,小笒是唯一的缺席者。她渴望回到学校读书,但家里不同意:父亲和继母年后马上就将前往新疆打工,家中8岁的弟弟需要有人照顾。

15日一早,班主任王鸿洋和数学老师杨平一起来到小笒家里家访,反复沟通无果,两位老师无奈离开。走在山间路上,王鸿洋声音哽咽:真的想不通,娃娃那么想读书,成绩那么好,上学期还考了第二名。

送走两位老师,父女俩站在路口长久地沉默。

候国鹏低低地叹气:各家都有各家的难处啊。3月份,他将和妻子去新疆打工,8岁的儿子又无法带到新疆去。所以,照顾弟弟的任务,只能落在15岁的小笒身上了。

【高一女生开学来信:老师,我不能来读书了,要在家照顾弟弟】

寒假来临前,15岁的小笒找到王鸿洋,断断续续,欲言又止。顿了半天,她告诉王鸿洋:“王老师,下学期我就不来上学了”。

王鸿洋有些吃惊,“这孩子平时学习认真,又很听话,期末全班第二名,咋就突然不读书了呢。”

几番追问之下,小笒道出实情:春节后父母要去外地打工,奶奶身体不太好,家里还有个弟弟。爸爸妈妈一走,自己得留在家里照顾弟弟。

1月7日,班里开期末家长会,王鸿洋找到了小笒的父亲候国鹏。刚参加工作不久的他担心自己一个人不能说服候国鹏,他还特意找上有24年教龄的数学老师杨平,希望能一起做通候国鹏的思想工作。

两位老师实在想不通候国鹏为什么不让孩子读书了。

小笒就读于广元苍溪职业技术中学,建筑专业。王鸿洋承认,读职中的孩子文化基础相对是要差一些,但只要认真肯学,以后还是非常有希望找到一份对口的工作,甚至是非常有希望考大学继续深造的。且小笒在班里成绩优秀,“是很有机会考上本科院校的”。

王鸿洋劝候国鹏:一个女孩子,如果不读书了,回去做什么呢?先把弟弟带大,然后像你们一样父母这辈一样,没有文化,到处辛苦打工?

几番劝说,候国鹏没有再坚持,答应王鸿洋:只要女儿愿意读,那就继续让她读。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解决了。但放假没几天,杨平收到小笒发来的QQ消息,称新学期还是不来上学了。理由更是让杨平心酸:以前父亲一个人打工,要养活一家五口,很辛苦。春节后,妈妈(注:继母)也要出去打工挣钱。家里就剩下奶奶和姐弟俩,而奶奶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所以她得留在家里,照顾弟弟,也照顾奶奶。

杨平赶紧告知了王鸿洋。听着小笒一五一十地陈述不来上学的理由,王鸿洋心里堵得慌:“很想大喊,但也不知道冲谁喊”。

杨平心里也很难过,但也有些无奈:高中不属于义务教育阶段了,家长实在不让孩子读书,我们也没什么办法。

想来想去,大概在1月10多号时,他在当地论坛发了个帖子,“孩子想读书,但家里喊她辍学照顾上一年级的弟弟,谁有办法帮帮她?”杨平说,自己发帖的意思,就是自己很无奈,但是又不想放弃(这个事情),希望能引起大家关注,看看有没有办法帮助一下15岁的小笒。

但帖子发出后,一些网友不中肯的评论,让他觉得事情不是自己想的这样,所以几天后,他又把帖子删了。

【不欢而散的家访】

2月13日开学当天,果然,王鸿洋没有见到小笒,他打电话再次向候国鹏询问,候国鹏在电话里表示,要跟妻子商量一下。

2月14日,全班40个孩子,39个都已经到了,唯独小笒依然没有来到学校报名。王鸿洋和杨平跟学校领导请示后,决定一起去小笒的家里看看。

2月15日上午,王鸿洋和杨平驱车两个小时,到了离县城60公里左右的亮垭村,在小笒的家里,他们从上午10点多坐到下午2点钟。

一开始,候国鹏告诉两位老师,“一个女娃娃,读到初中就差不多了……再说,读个职中也没什么用”。得知侯国鹏的想法,王鸿洋和杨平就紧紧围绕读书的好处以及不读书可能面临的问题,来劝候国鹏。

之后,候国鹏提到家里的困窘,王鸿洋马上把学校里能够给予的资助一一详细罗列。

聊了几个小时,看到老师的真诚和承诺,候国鹏有些松了口,答应再去和在烟峰场照顾小儿子的妻子商量一下。两位老师也很高兴,马上向学校作了汇报。

小笒也赶紧收拾好了读书需要的行李,背包里塞不下的一堆衣服,小笒干脆直接抱在了手上。

但说到走的时候,候国鹏又迟疑起来,“看得出来,他并不愿意要去与妻子商量”。王鸿洋心里感觉有些不妙。

果然,候国鹏临时变卦。

再次回忆整个过程,王鸿洋还是难以完全平静:“我本来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但这天真的让我很生气。”

家访就这样陷入了僵局,看着沉默的父亲和快要发火的老师,小笒也不说话,自顾自抱着衣服走出家门,边走边流泪。

王鸿洋和杨平有些担心,一路跟着孩子走,走了差不多两公里,候国鹏骑着摩托车跟了上来,他喊小笒停下,小笒没停,他停下摩托,拽了一把女儿。

小笒不回家,也不说话,只是哭,父女俩都僵持在村口的土路上。有附近村民上前询问劝说,候国鹏欲言又止,只是不断重复,“各家有各家的难处。”

王鸿洋和杨平也一起站在路旁,该说的话都说过了,已经不知道再如何与候国鹏沟通。

【帮扶计划已经有了】

在和家长沟通过程中,候国鹏曾经提及家里没钱,但在两位老师看来,这不是最要紧的问题。

“事实上,像小笒这样的贫困家庭学生,学校都有相应的帮扶举措。”王鸿洋给成都商报记者举了其他贫困家庭学生的例子:学校可以减免部分学杂费,也会发放贫困助学金,以及安排学生在伙食团帮忙做事,“有些学生除了不花一分钱读书,相当于学校还给他发一点零花钱。”

对于小笒,王鸿洋早就想好了帮扶计划。他已经跟学校食堂联系过,可以让小笒在食堂打工,帮忙舀一下菜,然后就可以免费在食堂吃饭,至于其他费用,他会找学校想办法。“如果学校力量不够,相信还会有社会力量可以帮助娃娃一把。”

对此,苍溪职中伏校长也向成都商报记者证实,如果小笒回到学校,学校将尽力给予她相应的照顾。

“离开村口的时候,我都不敢回头看她。”王鸿洋了解到,此前,小笒曾向亲生母亲求助过,但得到的答复是“她管不到”。“所以,她只有把回到学校的愿望寄托在了我们老师身上,可是我却让她失望了。”

王鸿洋回到学校后,小笒给他发了一条短信:“难道就这样了?”

看到这条信息,王鸿洋不敢回,也不知道怎么回。他知道小笒心里难过,可是帮不了这个孩子,他心里更难过。

16日上午,杨平上了两节课后,再次致电成都商报记者,向记者征询,如果把小笒的情况写成一份材料,报给县市相关部门,看能不能还有其他途径来解决,他说,“昨晚一夜没睡好,只要学生想读书,我就不想放弃。”

王鸿洋也不想放弃,“一个15岁的孩子,她就应该在课堂上读书。所以我实在想不通,家长为啥不让娃娃读书。”

【为什么不让孩子读书】

16日中午,成都商报记者再次来到侯国鹏的家,女儿去了集市上,母亲在地里劳动,他一个人在厨房的土灶前烧火煮猪食。

为什么不让孩子读书了,这是他最近以来被问得最多的问题。

给土灶里加了一把柴,侯国鹏说,最近自己也压力很大。“村里头的邻居背后也在说我,说我这个当爸的怎么能这样,但娃娃读不成书,我的心里也不好受。”

他起身来,带着记者到三间土屋里走了一圈。三间土屋里,除了简单破旧的家具,全部空空如也。

正巧母亲干活回来,母子俩坐在土屋里,红着眼睛讲述起家里这些年遭受的变故:2015年5月份,和侯国鹏一起在新疆打工的父亲脑溢血犯病,医治总共花了13万多。病还没断根,父亲就提前出院,“实在没钱了”。2016年5月,父亲下地干活,摔下地边的悬崖,当即送医治疗,花去四五万元,但并没有挽救回父亲的生命。连番变故之后,本来就困难的家庭,很快就背下了将近10万元的债务。前不久,母亲又检查出腿上长出一块肿瘤,正计划做手术,“还不知道要多少钱”。

侯国鹏在新疆做木工,一年能挣三万元,新疆天气冷,只做得了七个月的活。面对一家五口的开支,他说省吃俭用挣一年,依然入不敷出。所以他计划今年把妻子也带出去一起打工,但妻子如果出去,8岁的小儿子就无人照顾,而母亲的病也让他担心,他只有把15岁的女儿留在家里,“不然呢,总不可能一大家人全部出去吧”。

中午12点过,小笒和继母郑红美从集市上一起回来,虽然头一天还跟父亲冷战,但隔了一夜,小笒回到家里,笑着跟父亲打了个招呼。

谈及小笒的读书问题,郑红美强调,自己不是如有些邻居所指责的“只顾亲生的,不管非亲生的”,其次,她说,自己并不是反对孩子读书,而是现实不允许。

郑红美说,本来自己也没打算出去打工,但家里捉衿见肘的境况也是现实,“就靠他爸爸一个人打工挣钱,完全没法生活。”

侯国鹏看着一旁不说话的女儿,声音低了下来:“我也觉得对不起女儿,她9月份才满16岁。”但他又不知道还能怎么办?孩子读书,一年怎么也要用好几千元,而妻子也不能去工作,“一家人就只能越来越恼火。”

小笒一直没说话。跟记者单独走出屋外后,小笒告诉记者,自己心里还是非常想上学,但父亲的辛苦她也都看在眼里,她说,自己能理解父亲的难处。

可不读书,以后怎么办呢?小笒摇头,咬着嘴唇看地上:“不知道……”

【对话老师:贫穷,或许并不是阻碍读书的唯一难题】

对于小笒面临的问题,教学多年的杨平也有些想不到办法。他说,以前也遇到过学生辍学,但他都没有这样难过和纠结,因为多数辍学是孩子自己不愿意读书,家长和老师都无法说服孩子。但这次,是孩子非常想读书,“一个15岁的女孩,因为要承担家境贫困的责任,而不得不放弃自己读书的梦想,这实在让我觉得是一种巨大的无奈和无力。”

在彻底了解了侯国鹏的想法后,一度很愤怒的王鸿洋,在尝试慢慢理解侯国鹏的选择:“贫穷只是问题之一,但不是唯一原因,而且最难解决的,显然也不是贫穷问题”。

但理解归理解,他依然不甘心:“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孩子牺牲另一个孩子?”。他向记者描述起小笒在学校里的样子:爱学习,成绩好,懂礼貌,见了谁都笑嘻嘻的。而且,在职中,有她这样的成绩,完全有机会考上重本院校。“难道这个15岁小女孩的未来,就只能这样无解了吗?”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杨灵摄影报道 编辑杨渝彤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rryh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