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贡40岁患癌英语教师拒绝化疗 只想重返课堂(图)

下周一,就到了自贡(微博)市各中小学校开学上课的日子了。然而对于尚在成都接受癌症治疗的自贡市荣县双古中学教师朱波来说,却感觉有些失落。从朱波个人来讲,他希望能回到学校,给孩子们上课,“宁愿轰轰烈烈倒在讲台上,也不愿默默无闻死在手术台上”,但对于朱波的家人来说,更希望他能留在成都治病。

下周一,朱波能否重返课堂为学生们上开学第一课,家里人还在作进一步商议,最终会根据其身体状况来决定。

偶感风寒竟查出肝癌晚期

要不是年前的一次风寒,朱波怎么也不会料到,自己已经是肝癌晚期。

朱波,现年40岁,现任荣县双古中学初中一年级2班班主任,初中一年级两个班的英语老师。2016年12月20日,朱波在荣县人民医院就诊被查出肝脏占位性病变,后经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微博 微信)确诊为肝癌晚期,并扩散肺部。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朱波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医院的这一纸诊断书,就像是一声晴天霹雳,“瞬间击垮了我的梦想”。

2017年的春节,当很多人在享受阖家团圆之际,朱波的心情却是复杂的。“我有一个10岁的女儿,以后还能不能陪她过年?我身体现在这样,下学期开学能不能赶到课堂?”朱波说,自从被确诊癌症后,他就开了药在家接受保守治疗。医生给他的建议是尽早做化疗放疗,但朱波表示拒绝。

朱波的妻子覃文琼说,之所以拒绝化疗放疗,第一个原因是费用高,朱波不想因此成为家人的负担。另外一个原因是,朱波热爱教育,热爱他的学生们,他倒在讲台上,也不愿死在病床上。

元旦节假期后,荣县双古中学的学生们正在加紧复习,学期的最后两个星期,朱波没有请假养病,而是坚持回到学校,为学生复习英语。“他说在家保守治疗可以和学生家人在一起,在医院化疗更痛苦。带病讲课的时候,我就在教室门口端着药喂他吃。”覃文琼称。

热衷教学不知不觉病魔缠身

朱波出生农村,1992年,他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被县城一师范类学校录取。三年的学习生涯,教他学会了教书育人;三年的城市生活,让他更加想念家乡的水土。

“农村孩子读书出来很不容易,他说想用学到的知识带更多人走出大山,所以选择回老家做老师。”妻子秦文琼告诉记者,自己曾经经常吃学生们的醋。因为,朱波当老师,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监督学生做早操,中午吃饭都不放心要看一眼。不管学生犯了什么错,他都是耐心教导,连食堂师傅都问他为什么每天都是最后一个去吃饭。学生们也都知道,老师早饭总是不好好吃,啃着苹果就跑去教室了,一直到上午10点才开始吃早饭......这些曾令她有些嫉妒的回忆,现在却成了覃文琼想到便要流泪的伤痛。

2007年,朱波从距家较近的复兴中学调职前往离家约20公里外的荣县双古中学。“家里没钱时,他就走一个多小时的路去学校,后来家里添了一辆自行车,他就骑车去学校。2009年,家里买了一辆两轮摩托车,一天晚上返校途中,摩托车突然发生故障,还有几公里的山路,黑漆漆的夜里,他就硬推着车去了学校。”覃文琼告诉记者,再后来,夫妻俩买下建在学校里的一间40多平米的二手住房,这才没有了来回的奔波。

本以为一家三口可以过上平淡而幸福的日子了,谁曾想到,突如其来的疾病,打垮了这个并不大的家。如今,随着病情的恶化,朱波每天需要吃200多元的抗癌药,一个月下来,药费6000余元,加上其他的中药费用,上万元的开支远远超过了他每月3000余元的月工资。

开学在即希望重返校园上课

“这么多年,我送了几千名学生走出大山,其实,我还想再送几届学生,想再多点时间站在讲台上,也想再陪伴我的孩子过几个生日。”朱波说,2016年他迎来一群初一新生,刚教完一学期的英语课程,不想就这么结束了。

13日下午,不听家人的百般劝阻,精神稍微好转的朱波又说出了想要回自贡教书的心愿,但遭到了家人们的反对。妻子覃文琼说,朱波已经不止一次提出这个要求了,家人都反对,毕竟身体很虚弱。

同样,双古中学党支部书记邹云鹏告诉记者,本月18、19日两天就该报名了,20日正式上课,校方暂时还未收到朱波的请假。

“学校希望朱波老师能安心养病,待病情好转后再重新回到教学岗位。”邹云鹏说,寒假期间,校方也先后两次征求其是否将工作转交他人的意见。朱波均表示“暂不转交”,并渴望能回到课堂上继续上课。对此,学校也尊重他的选择。如果朱波的身体条件无法继续上课,校方会安排其他老师为其代课。

13日下午2时许,成都商报记者来到朱波家,他的母亲李桂花正坐在院子里洗衣服,谈及朱波的病情,李桂花不禁地流下了泪水。她说,作为母亲,很希望能帮到儿子,可是就自己的情况,心有余而力不足,只盼望儿子能早日康复。

朱波的岳父覃烈照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朱波知晓自己的病情后,情绪上有些沮丧,但没几天,他似乎有些好转。但让家人担心的是,朱波拒绝化疗,他想靠自己乐观、积极向上的心态,通过保守治疗战胜疾病。对于朱波希望坚持回校上课的想法,覃烈照说,从家人的角度,他是不赞成的,因为,朱波目前最要紧的是治疗。但是,从朱波的角度来考虑,他热爱教育、热爱学生,也许跟学生们在一起,他会更开心。因此,覃烈照表示,会尊重朱波的选择。

暂未收到请假条希望他病情好转回校上课

双古中学位于自贡市荣县双古镇,是一所偏远山村中学,在校学生420余人,教职工54人。邹云鹏眼中,朱波是一名任劳任怨、德才兼备的教师。“连续两届,他都担任年级组长、班主任,并负责两个班的英语课教学。”邹云鹏说,作为学校的骨干教师和后备干部人选,朱波以校为家,绝大部分时间都与学生们在一起。

邹云鹏介绍,学校是一所寄宿制学校,为了让学生们德智体全面发展,朱波把个人的教学工作排得很满。每天早上6点30分,朱波会准时来到操场,带领学生们做操、跑步;7点10分,早餐;7点40分以前,他就到了教室,等待学生们前来早自习;上午,有课上课,没课备课;下午1点,他会到教室里午休,顺带接受学生们的提问;下午5点15分放学后,他又会带着学生们到操场上进行体育锻炼,或打球或做操跑步或拔河;晚上6点50分,他陪着学生们晚自习,解答疑难问题。

邹云鹏回忆,平日里,朱波不抽烟、不喝酒,爱好运动,身体并无异常。然而去年10月底,朱波出现咳嗽症状,痰中带有血丝。他起初还不以为然,以为是感冒,可一直未见好转,谁知竟是肝癌晚期。“这么年轻就得了重病,我们都不敢接受这个事实,也安慰他积极治疗。”邹云鹏说,令全校师生感动的是,元旦节假期结束,朱波继续回到了课堂上,给学生们上课。当时,他的身体状况、精神面貌还算好,不知道的人,根本看不出他患有癌症。

为了让朱波有更多时间休养治疗,学校曾两次向朱波提出,可以把年级组长、班主任的工作暂时转交其他老师代理并同意其休假,但均被朱波婉拒。“我宁愿轰轰烈烈倒在讲台上,也不愿默默无闻死在手术台上”,这是朱波在电话中告诉邹云鹏的一句话,让邹云鹏尤为感动和敬佩。从元旦节后到1月20日,两周的课程和考试,朱波没有耽误一天时间,而且还参与了考试结束后的改卷工作。

本月18、19日两天就该报名了,20日正式上课,截至目前,校方暂未收到朱波的请假。“作为学校,我们希望朱波老师能安心养病,待病情好转后再重新回到教学岗位。”邹云鹏说,寒假期间,校方也先后两次征求其是否将工作转交他人的意见。朱波均表示“暂不转交”,并渴望能回到课堂上继续上课。对此,学校也尊重他的选择。如果朱波的身体条件无法继续上课,校方会安排其他老师为其代课。

下周一,朱波能否重返课堂为学生们上开学第一课,家里人还在作进一步商议,最终会根据其身体状况来决定。

学生眼中的他:大家公认的好老师

对于朱波老师的印象,学生张玲玉说,朱波老师是同学们心目中公认的好老师,他不仅关心大家的学习,还非常关心大家的成长。朱波老师教英语与其他一些老师不同,他更重视英语口语的练习。正因如此,如今的张玲玉已是成都某英语培训机构的员工。得知朱波患病的消息,张玲玉和其他几名同学牵头,在同学群以及微信朋友圈里组织了募捐,并鼓励老师能向他曾经鼓励学生们那样,勇敢地与病魔战斗,渡过难关。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袁伟 戴佳佳 受访者供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cdqq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