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老两口因钱不见起矛盾 妇人将夫打死后柜中找到钱

七旬老汉放在枕头底下的5000多元卖猪钱不翼而飞,老两口为此引发家庭纠纷。后来,钱找到了,但是老汉死了,老妇坐牢了……

2016年12月6日,天刚蒙蒙亮,位于大山深处的甘洛县新茶乡多福村从沉睡中醒来。村民小木准备到邻村办事,路过本村村民呷某的房屋附近时,见身穿黑色衣服、现年70岁的呷某老汉面部朝下,死在自家房屋门前高坎下的通村公路排水沟里。

小木被吓得后退了一步,顿生疑惑。村民闻讯而来,组长、村主任也先后来到现场。人命关天,村主任摸出手机打电话向县公安局田坝派出所报警。

火塘边 老妇吐露罪恶

2016年12月6日8时30分,甘洛县公安局田坝派出所所长余锡跃接到报警后,带领民警阿根木加和阿木热堵迅速前往现场。民警经仔细观察现场,发现在房屋门前的地面上,在从门口到高坎的地方有拖痕,怀疑他杀。此时,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刑侦大队队长木溜什布已带着刑侦技术人员从县城赶往多福村的途中。

余锡跃让阿根木加守着现场,他和阿木热堵两人进入房中,向死者呷某的老伴尔某了解情况。此时,尔某独自一人在家中客厅火塘边烤火,十分从容淡定。“我们是民警,向你了解一下有关情况,你要如实回答。”余锡跃一面出示《警官证》,一面自我介绍。面对民警的询问了解,尔某显得若无其事,她用一把铁火钳拨了一下火塘中的柴火,火苗映红了她那饱经沧桑而又从容淡定的脸庞。她回答:“好,你们问嘛。”“你知不知道你的老公呷某死在门前水沟里?”“知道。”“你知不知道他是如何死的。”“不知道。”“那地上的拖痕又是咋回事呢?”尔某面对余锡跃的询问不开腔,沉默了一会,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哭了一阵,尔某带着哭腔说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不骗你们了,他是被我打死的……”接着,尔某断断续续地讲述了打死呷某的犯罪经过。

钱丢了 老两口生嫌隙

尔某生于1943年6月,一直在家务农,小学文化,系甘洛县人,曾有短暂婚史,后来再婚,与呷某组建了家庭。

2016年12月1日,尔某家卖了两头猪,一共得了5000多元钱,由呷某保管。第二天早上,呷某觉得这么多钱放在家里不安全,怕遭偷,准备把卖猪的钱拿出来带到县城存银行。可是,头一天放在枕头下边的钱却不见了。

呷某一时慌了手脚,反复把枕头下边查看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没把卖猪的钱找到,又像便衣警察一样把房前屋后、屋里屋外反反复复查看了十多遍,没有发现异常情况。苦苦找了一上午,卖猪的钱依然没找着。常言道:家贼难防。呷某怀疑尔某把钱偷了。

中午时分,呷某质问尔某:“卖猪的5000多元钱呢?”“昨天卖了猪,我亲手交给你了。连买猪的贩子、帮着称猪的邻居都亲眼看到了的。”尔某不假思索地回答。“钱,你是亲手交给我了,我现在是问你把我放在家里的钱拿到哪里去了?”呷某见老伴儿对答如流,更加愤怒。“老头子,你不要乱冤枉人哈,你是不是把钱放在哪里忘记了地方,你好生找一下。”“我又不是三岁娃娃,这么多钱,怎么会忘记放钱的地方?我已经找了一个上午,这屋里只有我们老两口,只有我和你有钥匙,没有外人来过,门窗没被撬动过,门锁无损坏的痕迹,除了你把钱拿了,不会有别人!钱,肯定是你拿走了!”尔某再三说明自己没拿过钱,但呷某一口咬定尔某把钱拿了,要她把钱交出来。为此,两人天天为这5000多元钱吵架。

争吵后 老妇痛下杀手

12月5日,尔某家请人帮忙杀过年猪。一大早,呷某就开始喝酒。到了5时许,尔某就喊周围的邻居来家中作客吃饭。晚上7时许,邻居吃完饭后就走了。呷某又为了卖猪所得的5000多元钱跟尔某吵架,强烈要求尔某把卖猪的钱拿出来。

在争吵的过程中,呷某多次挑衅殴打尔某。晚上11时许,呷某在其家中客厅的沙发上打瞌睡时,尔某趁其不备从卧室中拿出一把铁锤击打了呷某头部两下,呷某倒地后,尔某又继续用铁锤击打呷某背部及四肢。在呷某失去反抗后,尔某拿绳子捆住呷某的双腿后,将呷某拖拽至院坝边缘,推下公路边上的排水沟里,致使呷某死亡。

呷某死亡后,其家人在办完丧事,清理遗物时,在家中粮柜里找到了卖猪所得的5000多元钱。

12月6日,犯罪嫌疑人尔某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12月15日,经甘洛县检察院批准,尔某被执行逮捕。目前,案件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四川法制报 王方泽 木乃以堵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cdqq47]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