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一市民私自拉网捕鸟 一只斑鸠能卖20元(图)

查处

因涉嫌捕捉“三有动物”,森林公安民警现场没收了两张捕鸟网,并对捕鸟人批评教育

伤害

这里是成都市郊的“绿色走廊”,专家称拉网捕鸟的行为,必然会对珍稀鸟类的种群产生影响

10月21日上午,成都青羊区(微博)蔡桥村的一块菜地周围,不少鸟儿觊觎着地里的种子,但始终叽叽喳喳不敢下嘴。因为它们知道,它们有太多伙伴一头扎进面前的两张大网上,挣扎、惨叫……这一幕重复了不知多少次了。

近几天,竖网在此的农夫陆先生也有些纳闷,最近一周都没有捕到活物了。那只没来得及从网上取下的鸟都快腐烂了、那些活捉的斑鸠都已经肥壮了。

一张约60米长、5米高的巨网和另一张约25米长的巨网呈“T”字形竖立在此,陆先生说已有一年左右。他已经忘了具体数量,只记得认得出来的有斑鸠、麻雀、啄木鸟……甚至猫头鹰都难逃他的巨网,但因“长得奇怪、喂了几天又不进食”,只能放生了。

昨日,因涉嫌捕捉“三有动物”(指有益的和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成都市森林公安民警现场没收了陆先生安在菜地的两张捕鸟网,并对其进行了批评教育。

·农夫张网·

一年来,捕了多少鸟已经记不清

又到了候鸟迁徙的季节,不少鸟类北来南往途经成都上空,也有本地的鸟在为冬天觅食。为了捕捉这些野生鸟类,在成都青羊区蔡桥村8组,陆先生在菜地中张网以待。因为肉眼难以发现,如果鸟儿一头扎进网中,就再也挣脱不出来。

5米高60米长巨网 还挂着鸟的腐尸

21日,华西都市报(微博)记者来到了蔡桥村8组,这条坑坑洼洼的公路两旁植被茂密,一路上都能听到叽叽喳喳的鸟叫声。陆先生的菜地和房屋就在公路的两侧,约半亩的菜地中,呈线性立着几根竹竿。如果细看,才能发现这些竹竿连着两张巨网,一张高度均约5米,约60米长、另一张约25米长,每个网格只有5厘米空隙,大到斑鸠、白鹭,小到麻雀只要撞上,都很难脱身。两张网呈T字形排列,拦住了鸟儿的去路。

靠近公路一侧,一只鸟倒挂在网中,现在已经腐烂。“这都是一周之前网住的了,没来得及取下来。”陆先生说,都好几天没有网到了。

斑鸠20元一只 也常会炖来“进补”

就在记者观察这两张巨网时,陆先生正好路过。记者借机问道:“有活的不?”陆先生回答说,“咋没得哦,你来看嘛,我家里有五菱鸟(音),还有斑鸠。”

他招呼记者来到他家后院。很快,他提着一个鸟笼子走了出来,“看嘛,五菱鸟,10块钱卖给你,斑鸠20块钱。”陆先生说,可以喂到耍,也可以吃。

陆先生说,他捕来的很多鸟儿,除了零零散散的卖了一些,很多成了他们一家的美食,“这不,我里面的笼子里还有斑鸠,平时我老婆都炖来进补。”

陆先生所说的斑鸠就关在一个木制的笼子里,笼子的顶部压着砖头。见人靠近,4只黑色斑鸠在笼子里开始扑腾。“这是好久之前抓到的了,都养肥了。”陆先生推销说,20元一只,你可以买走,很滋补的。

防止鸟儿逃脱 塑料袋层层包裹

买下一只五菱鸟、一只斑鸠,正当担心没有笼子不好带走时,陆先生却说“这不是问题”。他顺手扯出一个塑料袋,在角上开了一个拇指粗细的小洞留给鸟儿透气,然后用塑料袋将鸟儿一裹,两手一绕就将塑料袋打了一个结。一只仅露头在外的鸟儿就交到了记者手中。顿时,鸟儿张开小嘴不停嘶叫。

离开蔡桥村后,记者来到野外将两只鸟放生。刚打开塑料袋,斑鸠就展翅飞走。而另一只被裹得严严实实的鸟儿则明显没了精神,等打开塑料袋时,鸟儿却久久无法站立,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过了约10分钟后,回过神来的鸟儿才开始站起来慢慢走动,适应一段时间后,才勉强展翅飞了几米,并消失在草丛中。

逮过猫头鹰看起来不好吃

放了

凭借这两张大网,陆先生捕捉了多少野生鸟类?他告诉记者,巨网已经立了一年,早已忘了具体数量,“一天最多可以抓到五六只活鸟,但这样的机会不多。”陆先生说,虽然数量不记得了,但他大概记得一些能够认识的鸟类,有麻雀、斑鸠、画眉、啄木鸟……

“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只猫头鹰。”陆先生说,之前,他早上到巨网下查看时,发现了一只猫头鹰被卡在了网中。“因为长得奇怪,不敢吃,关了几天又不肯进食”,陆先生只能把猫头鹰放生了。

通过查询得知,猫头鹰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一旦出售、收购、运输、携带国家或者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的,均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警方收网·

家人认错,称为保护种子拉网捕鸟

22日下午,成都市森林公安局两位民警接到举报后,赶到了位于青羊区文家街道蔡桥村陆先生住处,警方在现场发现3只斑鸠,没收两张巨网。

捕鸟是因为它们吃我家种子

民警走访询问,发现陆先生不在家中,通过邻居指引,发现了陆先生菜地中的捕鸟大网。记者看到,这里是城市化即将触及的结合部边缘,不远处就是高楼大厦,但这里是连片的树林和菜地,这张捕鸟大网就张在菜地中,过路人凭肉眼几乎很难发现网的存在,但靠近看能清楚看到上面残留的鸟毛。

民警现场取证后,立即联系陆先生家人,陆先生的女儿很快承认了捕鸟网是自家张的,对民警的突然“造访”有点紧张,马上称:“我们错了,马上就去把网扯了。”随后,她带着剪刀前往菜地,将支撑竹竿拔掉,将网剪扯拆除。民警的到来惊动了不少住户,大家都围在菜地旁,有人小声议论:“支网都犯法了啊?还是小心点好哦。”在民警的监督下,捕鸟网被拆除,民警现场对陆家进行了批评教育,并告知不能再支网,下次再被发现就将面临处罚。

民警对其批评教育的时候,陆家女儿态度诚恳,并随即拆除了捕鸟网,但在拆除过程中,她还是陈述了架网的理由,表达自己的委屈。

为什么要张网,她解释说,并不是为了捕保护鸟类,也不是为了卖钱,其实捕的都是害鸟。“刚点了菜种子,麻雀斑鸠这些鸟都要来啄种子、叶子,赶都赶不赢,所以才弄一个网挡它们。”她还强调架网时间不长,就数月的时间,为了保护菜地,才想出这个办法,毕竟平时人不可能随时蹲在菜地看守。等种子长起来,民警即使不来他们也会把网拆了。

但民警告诉她,这么大一张网架在那里,而且明显是在连贯的绿色走廊上,各种鸟类都从这飞过,怎么能保证捕不到保护鸟类呢?何况他们经过询问,这一片其他住户也有不少菜地,但架捕鸟网的却只有陆先生。这一问,让陆先生的女儿答不上来了。“以前不懂法,现在经过民警的教育就清楚了。”她说。成都一年来缴获41张捕鸟网

候鸟迁徙季 网断越冬路

现在正是候鸟迁徙的季节,每年候鸟飞过成都平原,都是极为壮美的画面。然而,这群为了寻找温暖而到南方过冬的小家伙,不仅要经受缺少食物、体力消耗的考验,还要躲避人类的捕杀。在一些不法分子的眼里,它们则是餐桌上稀缺的“野味”。据成都市森林公安统计,去年10月至今共缴获捕鸟网41张。

记者从鸟类保护者那里了解到,像蔡桥村这样的地方,虽然是主城区区域,但城市化开发刚触及这里,是城市边缘地带,农民住房已经大多迁走,但高楼公寓还未盖,闲置土地让树和草慢慢恢复,形成了很多“绿色走廊”和块状绿地,这些很多成了鸟类迁徙和休息的场所。

虽然陆先生这种是个别行为,但知名鸟类保护者沈尤还是表达了担忧。“事实上,整个成都平原都是鸟类迁徙通道,在这个季节竖网,更容易让一些珍稀候鸟受到伤害。”他认为,陆先生辩解的张网为了防止鸟吃种子,这个理由在农村也是常见的,以前农户一般都是用稻草人,稻草人驱赶不会伤害鸟,但效果没有拿网来捕明显,捕网对鸟的伤害很大。特别是那些珍稀的鸟类,迁徙周期长,损耗也比较大,如果人为的风险增加,像这种在“绿色走廊”地带长期捕网的行为,必然会对珍稀鸟类的种群产生影响,所以他希望居民不要支这种网,也希望公安部门加大查处力度。

立即评

关乎鸟儿更关人事

□叶红

一张捕鸟网,捕到的其实是贪欲和短视。在与城市咫尺的边缘地带,竟然还有人明目张胆地张网捕鸟,让人瞠目。究其原因,利益驱动是很大的一个因素,一张网花费无几,却乐得每天白白得到许多“天赐”美味,从而被利心蒙了眼。

令人沉重的是,去年10月至今,成都森林公安共缴获捕鸟网41张,说明此事并非个案,而是相当有代表性。

有人会质疑,区区几只鸟干卿何事?鸟事不小,关乎环境,关乎生态,关乎每个人。

自然环境日益脆弱,倒逼我们提升生态意识,而保护鸟类是其中无法绕过的一个重要链条。尤其我们处于鸟类迁徙绿色走廊地带,更应自觉的承担起这份责任。

法律及公众的生态保护意识,是更大的一张天网,这起事件,就是有人举报从而得到及时处理,避免了更多小生灵受到伤害。而构建这样一张天网,仍须加大动物保护宣传等基础工作。

延伸阅读

烹食野生动物容易感染疾病

不少人认为野味有营养价值,但专业人士并不这样认为。

中华医学会会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曾提醒,野生动物传播病毒的危险性极高。成都市林业局野保处的相关负责人也告诉记者,事实上,野味和人工饲养的野生动物不同,一般未注射过疫苗,也没有经过检疫,一旦食用,可能存在一些不可控的潜在风险。“有些是连高温都杀不死的,风险很大。”

同时,很多野生动物是某些细菌、病毒和寄生虫的中间宿主,一旦进入人体后,会引起严重的疾病。野生动物与人的共患性疾病有100多种,一旦野生动物身上带有这些病毒,肉又没有煮熟,人吃下去后很容易感染上述疾病。

成都市食药监部门表示将严查野味上餐桌的现象,如市民发现有餐饮店、农家乐有私自将野味上桌的情况,欢迎拨打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热线12331进行举报。

华西都市报记者 吴柳锋李逢春 摄影 吕甲 实习生 杨浩然杨乔玮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ysheng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