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读上世纪“气功热”与当下“王林现象”

专家解读上世纪“气功热”与当下“王林现象”

经不起质疑的“大师”为何能受到热捧?专家解读上世纪“气功热”与当下“王林现象”

近日,“大师王林”的曝光引发社会各界强烈关注。然而,王林并不是唯一的“大师”。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张宏堡、严新、田瑞生等“大师”辈出。早报自7月30日起,推出一系列揭秘四川“伪大师”的报道,寻访遗留在四川境内的“大师”痕迹,还原“气功大师”及他们曾经掀起过的“气功热”。

那么,上世纪的“气功热”和如今的“王林现象”有何联系?“大师”效应的产生,究竟有何社会历史根源?相关专家进行了深度分析。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那场“特异功能”论战

否定派代表:

人文学者叶圣陶

观点:

特异功能是 “伪科学”,在现代化建设中出现这些言论很“丢脸”

探索派代表:

自然科学家钱学森

观点:

人类对自然界和人体的认识还存在未知领域,不能妄下结论,应继续探索

那场“气功热”—— 从学界“论战”到民间“练功”

资料显示,1981年中国中医气功科学研究会成立,时任科协主席的钱学森在成立大会上演讲,普通民众开始视“气功”为一种时髦运动。

提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场“气功热”,武汉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罗教讲称自己是“过来人”,“当时在学界就有一场关于特异功能的论战”,出于学术研究的需要,罗教讲关注了论战的全过程。

罗教讲回忆,最开始是四川的一篇关于“耳朵识字”的人体特异功能报道,最终掀起了国内学界关于“特异功能”的大论战。论战分两派,一派以叶圣陶等人文学者为代表,他们认为所谓特异功能是“伪科学”;另一派以钱学森等自然科学家为代表,认为人类对自然界和人体的认识还存在未知领域,不能贸然对“特异功能”下结论,而应继续探索。

“钱学森就是在那时提出了‘人体科学’的概念。”罗教讲说,两派论战还蔓延到了报纸上,当时中国科学院还就此组织了多场研讨会,“争论很激烈哦”。

提到四川当年的“气功热”,巴蜀文化学者袁庭栋首先想到了青城山(微博)。“张宏堡在那边的基地吸引了很多人。”袁庭栋介绍,在成都市内多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在练“气功”,“就跟现在打太极拳一样,只不过大家都是在自己家里练。”在袁庭栋的记忆里,成都的“气功热”没有导致恶性事件发生,“过去哪种功都没有在成都出过大事。”

“大师热”溯源—— “气功”自古有却没称“大师”

袁庭栋表示,在中国古代“气功”就是存在的,是古人强身健体的一种手段,但在古代从未出现过所谓的“气功大师”。

罗教讲指出,“神秘文化”的存在,与当代科学的发展水平有关。“科学还有不能说清楚的,这些神秘文化就自然还有存在的土壤。”省社科院社会学专家胡光伟认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时,人们对“气功大师”的热捧,源于他们对自身健康的“非安全感”,“气功宣扬一些低成本的治病养生方法,这与医疗措施相比像是一种捷径,更能得到普通群众的迎合。”袁庭栋分析,改革开放后,一些新奇事物的涌入,导致国内价值观混乱,“气功大师”的欺诈行为就此产生,“而民众的科学素养不够,也使得他们易受骗术迷惑。”

几位专家都认为,专门结交达官贵人的“大师王林”的出现,与达官贵人自身的心理有关。罗教讲分析,中国现在正处于一个社会转型期,“转型社会就是风险社会,权势之人有更多对命运的不确定感,他们经营生活的风险更大,安全感缺乏需要寻找心理依靠。”胡光伟指出,达官贵人的“非安全感”是因为没有坚定的信仰,精神空虚所致,“应该对他们加强信仰教育。”

王林“空盆来蛇”,张宏堡“点沙成金”,这些“大师”又是如何让人们信服的呢?对此,胡光伟指出,所谓的“特异功能”,其实与变魔术、变戏法无异,“人类对自然界与自身的认识都有限,还有很多目前无法做出科学解释的事情。“气功大师”正是利用了人们对这一部分未知世界的好奇心来迷惑人。”

袁庭栋也表示,“大师”多是在一些特定场合针对特定的人展示特异功能的,往往很难再现,如果让这些大师到科学院的实验室去表演,他们就会露出马脚。 天府早报(微博)记者龙桥波

记者手记

天府早报记者黄云:

他叫出义云高小名的那刻我感受到他们友谊的真实

“王林大师”热点事件效应下,大邑(微博)静惠山“义云高大师馆”再次被拉回公众视野。本周二的探访,我们将一段尘封往事再次揭开。除了古味犹存的“大师馆”庭院还能一窥 “大师”当年的风光和讲究,对话“故人”,似乎更让人感慨。

义云高的人际网中,两个“故人”尤为重要——发迹地大邑旧友魏文刚和扬名地新都立传人庄增述。时隔多年,两人都已步入花甲,而谈起义云高,两人表现大相径庭:一人从容,一人抵触。

落座时,魏文刚点了支烟,这是他的习惯,并表现出一丝兴奋和诧异。不是第一次讲当年旧事,回忆已经被整理过,但反而很坦然。说起与义云高割袍断义的往事,也带着感慨之意,像是说起某位失联多年的普通老友。只有当魏文刚无意间喊出义云高的小名“义古古”时,一种原来当年他们真的如此亲密过的感觉才变得真实起来。几十年一晃而过,当年的魏文刚经历了义云高最真实的时段。结识、学艺、疏远、神话、潜逃……随着义云高由实变虚,魏文刚选择了远离。再回首,这种远离中是否夹杂着无奈,也许只有魏文刚心知。

天府早报记者陈俊:

口口相传的“目击”故事成就能点沙成金的“大师”

7月29日,第一次去探访“国际生命科学院”遗址时,我和同事都没想到,那个坐在路边手拿蒲扇的老人,就是20年前这里的内外顾问。

周观云,这位74岁的老人跟我们讲了很多“大师”张宏堡的离奇故事:他的手指被石头砸裂,在张宏堡的指示下,只包了一块白纱布的手指3天后自动愈合;再凶的狗,被张宏堡用手一指,立刻乖得像只绵羊;张宏堡用手在河滩上一指,那里立刻淘出了金子……每说一件,周观云都会睁大眼睛,用一种千真万确的神情看向我,大声说:“这都是我亲自看到的!”

但另一方面,每当我想向村民求证关于张宏堡更多的细节时,总会得到这样的回答:“要见到他太难了。”“他很少亲自发功。”在当地,真正见过张宏堡的人其实很少,但那些玄之又玄的故事,却依然在周观云这样的老人口中流传着。

云遮雾绕的神秘,特异功能的玄说,听见一些,却又看不真切,“大师”的神通,就是这样在“目击者”的口传中不断发酵出来的吧?不论张宏堡,还是王林。而我最终也就认为,周观云老人“亲眼看到”的,也不外是障眼法之类的把戏,不论张宏堡的“点沙成金”,还是王林的“空盆来蛇”。

特别提醒>>>

“深读”第二期隆重推出

揭秘四川“伪大师”

历时一周,天府早报记者寻访了遗留在四川境内的“伪大师”痕迹,再次呈现那些在四川活跃过的“气功大师”以及他们掀起过的“气功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四川财政

  • 成都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 微新都

  • 青川杨鹏

  • 高原牦牛

  • 木小羽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_quan]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